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联盟之魔王系统 > 第五十九章 中路的火药味
    “我去,两千五百分的楚州第一中单被匹配选手打爆了?”基地爆炸让观众以为看花了眼,这没道理吧。

    “兄弟,你是不是傻,一看这人就是个逼王啊,明显是个大高手,估计拿小号报名的。”旁边的人自以为看穿了一切,自信的分析道。

    “有道理,扮猪吃老虎,套路啊,套路,那么他到底是多少分的人呢?”听完分析后,这位仁兄继续请教。

    “大于两千五!”旁边的认真的说。

    “……”这特么用你说,完全是废话!

    常浩脸色阴沉,自己的招牌酒桶居然被发条完爆,秒掉adc都被四打五,退出游戏一看数据,发条伤害全场最高,也不知道这鸟人哪里偷的伤害。

    队友则是互相责怪,有人怪琴女为了杀男枪浪费大招,有人怪追的太深入。

    而陈牧这边,几个队友则是嘴巴张成o字,陈牧居然把省赛冠军中单打爆了,还是从对线到团战,到走位意识的全方面碾压,我的乖乖,这岂不是说明陈牧比省冠军还要厉害?

    而陈牧则是一脸淡定,这个时候,一定要装,越淡定队友就越佩服你,以后指挥起来就方便了。

    显得深不可测才行,队伍有个一言九鼎的指挥者,显然比一团乱麻的自由操作来的好赢一些,尤其是这个指挥者游戏理解远比其他人深的情况下。

    第二局马上开始,常浩用心思考,他感觉对手的发条给了他很大的启发,r闪现的操作,灵活的运球,伤害的精准把握。

    发条是每一个中单必须刻苦练习的英雄,因为特殊的英雄机制,球的存在,只要活着就有输出和保护,把人拉到一起的大招又是一个可以逆天改命的神级技能,这次世界总决赛就有很多发条表演了逆风翻盘的神大。

    原因在于,逆风劣势的情况下,伤害比对面少,而aoe又很难打中许多人,发条的大招完美,可以让无数aoe跟上,从而打出几倍的伤害。

    华夏队被淘汰的一场比赛,就是发条逆风一拉四,落后八千经济赢下团战,直接把一只华夏队打入淘汰深渊。

    常浩看着这个经典英雄,心中想着,我的发条应该不比他差,这一局,要找回尊严!

    一选发条!

    月色战队的选择让众人吃惊,这特么是要找回场子啊,楚州第一中单还是有骨气,要打回来!

    陈牧考虑,要不要用男刀进行制裁的时候,系统声音响起了。

    “大魔王的教育,身为大魔王,只有教对手玩,哪有被人教?任务要求,使用酒桶古拉加斯单杀发条魔灵奥莉安娜三次以上,完成五百积分失败扣除。”

    “……”选个英雄也有挑衅的意思么?这是不服自己的发条比他强,要证明自己咯?

    陈牧总觉得这样不好,明明自己想低调,选酒桶就成了打脸啊,我可以用发条打爆你酒桶,又可以用酒桶打爆你发条,想想人家也没跳舞嘲讽,这样子真是不好意思,但是系统的任务有积分,只能委屈你了。

    “伟哥,帮我选酒桶古拉加斯。”陈牧默默的说道。

    “……为什么你能想到这个称呼,我已经很低调了!”刘伟表示压力大,基本不说话也能抓出来取个外号?

    然后点下了酒桶确定!

    人群一阵骚动,这下好看了呀,刚才还有人说发条远程消耗,天克酒桶,想为楚州第一正名,输在英雄上而已,现在人家反手就是酒桶打你发条,这波看你怎么说,要是又吊打,岂不是教你做人?

    “这个匹配中单,太特么狂了吧,一点面子都不给前辈留?”有人气愤。

    “我就喜欢这种狂的,人家又不是放话嘲讽,实力说话,英雄放那还不让选了?”有人欣赏。

    这世界,很多东西都可以从两个角度看,喜欢的,别人眼里的缺点也是优点,讨厌的,别人眼里的长处也能找到理由抨击。

    理念的不同,让观众分成了两队,有人就是喜欢陈牧这种挑战强者的,有人则是嗤之以鼻,认定陈牧要被发条教育,准备到时候一输就嘲讽几句。

    台上的人可不知道观众的想法,他们眼前只有胜者为王,冠军是两万的奖金,亚军却只有五千,这四倍的差距可是天和地,没有人想放弃。

    两边阵容确定,陈牧这边紫色方上单肾,打野皇子,中单酒桶,下路女警琴女。

    蓝色方上单鳄鱼,打野盲僧,中路发条,下路男枪日女。

    两边都守住自己野区入口,防止对方套路开局,毕竟对于比赛来说,路人的开局是不适合的,如果跟路人一样把把下路buff开,野区的时间要被人抓的死死的,对方身为两千五百分中单,又是省赛冠军,计算buff时间是基本操作。

    陈牧的酒桶跟常浩的不同,两边小兵对a以后,就直接丢了个滚动酒桶,等到五秒后自动爆炸,刚好补到三个残血近战。

    这是一个小技巧,酒桶技能从施法后开始计算cd,一级桶十一秒,持续到五秒后爆炸,就只要再等六秒就有第二个q。

    这样就可以不靠近兵线也能补刀,完美躲避发条的强势消耗。

    “……”常浩从这个小细节就知道,对方的酒桶,肯定也是经过精心研究的,这个细节要学习的,自己上一把如果也是如此,就不会一级被打那么多血了。

    但是他这个把握也太准了,难道就不怕早一丢丢爆炸,导致三个死血兵一个都吃不到么?

    这个细节也就陈牧这种数学怪物能精准把握,这不是凭感觉的,是精准算过并且记住的,具体到几秒,三个小兵会自然对a成残血,一秒的误差都不会有。

    陈牧的对线细节可谓是超越了常浩许多,走过来就是直接一个普通攻击补刀,立刻回头,不需要停留s一下,让发条的消耗伤害最低,光是被动欢乐时光就可以恢复。

    让发条完全无法复制陈牧上一把的对线优势。

    这让常浩感觉深深的无力,难道差距真的这么大?

    酒桶补刀,压了发条三刀!

    “666,说发条对线强无敌的呢,怎么发条打酒桶也被压了。”支持陈牧这种狂人的人,性格也是爱挑事儿,一看到优势就出来放话。

    “急什么,发条后期团战可是猛的很,压个三刀也出来吹?”其他人立刻反击,很莫名其妙的就成了对立面,果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网吧老板在人群中穿着随意,听着两边迷之火药味而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