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联盟之魔王系统 > 第六十章 从不投降
    陈牧的补刀那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末日使者那种四十五攻击力的都能补的游刃有余,一刀不漏,别说喝了酒随便近百的酒桶了。

    打野盲僧一到三就来了趟中路,可是一个摸眼近身q却被一个扭身躲掉,还被炸了一个桶。

    把血量打低一些,野区碰到皇子,赢得概率就小一些,陈牧躲技能不忘帮队友建立优势。

    常浩打过的比赛至少也上百场了,当初他们的队伍,只输两个小分拿下的省赛冠军,跟陈牧打上两局才发现,果然有些强大的选手,压根没被发现啊,他的细节总比自己多,考虑的总是更深,发条都压不住他的补刀,真的好强。

    打野无法抓到陈牧,也不想太浪费时间,有e有闪现,本来就杀不死,盲僧还怕对方复制常浩的技巧带进塔里反杀呢。

    只想消耗血量帮中路压制都做不到,盲僧有种深深的无力感,常浩直接说自己猥琐发育,让盲僧多抓上路。

    而陈牧已经开始计算杀死发条的连招和伤害了,到六级后,酒桶q技能是三级魔法伤害两百点,ap加成1.0,w一级,增加三十点攻击力和恢复魔法值,e技能比较特殊八十点伤害双加成。

    古拉格斯向前冲锋,撞到第一个目标后将对目标周围的敌方单位造成伤害并加上他的66%攻击力的伤害。伤害将均分给被撞到的目标。被冲击的单位的移动速度,将被降低35%。效果持续2.5秒。

    也就是说喝了酒的状态,伤害会更高,喝酒后可以多六十多点的伤害。

    陈牧快速心算所有技能的伤害,以及发条的魔抗物抗减伤,加上点燃的真伤和天赋的伤害提高。

    对了,还不能忘记发条带的e技能护盾和稳健的屏障。

    发条始终保持满血,对于酒桶了解极深的他,确定自己现在是安全的,对方最多把自己打成残血。

    对线一直到六级,身上钱已经很多了,常浩开始推线,准备回家出装备。

    兵线被压到一塔前,因为皇子出现在下路,抓了一波没有成功,发条感觉很安全,准备推完就走。

    机会来了!

    保持满血的发条,又看到了打野位置,放松了警惕,陈牧一个q把小兵全部炸成残血。

    少了一个q,发条走位更嚣张了,还想消耗一下陈牧。

    突然一个大招爆破酒桶,直接丢出,反应不过来的发条并没有交出闪现,直接被炸进塔内,这时候塔正好打死最后一个残血,开始攻击发条!

    陈牧补上一个肉弹冲击,减速发条,并且开始利用高攻击力平a。

    发条只能df二连,反身qr拉住酒桶,试图逃生,陈牧微笑着套上了点燃,然后被绞进发条球中。

    单杀!

    这波操作在台下人眼中就是发条失误了,而常浩自己知道,对方居然算到了塔的伤害和小兵死亡的瞬间,如果炸回来小兵没死,那么屏障加闪现加e的发条一定可以逃生,而他如果晚一点丢大,小兵已经死了的话,自己一定会后退。

    可怕,太可怕了,对面的中单酒桶,比自己强了不止一星半点!

    常浩深呼吸一口气,拿起桌上的矿泉水喝了一口,不能放弃,基地没爆炸,一切皆有可能,自己刚才只要反应快一点,用闪现躲大就不会死了,保持冷静!

    继续发育,发条的后期,存在着逆袭的机会。

    陈牧的酒桶已经小圣杯加法穿鞋了,正在做大圣杯的路上,又是做了一圈眼,两万块离自己这么近,怎么能给对面抓我的机会?

    这次眼位做在对方的f4和河道,抓到对面打野位置,对于整个局势都是巨大的帮助。

    现在的酒桶一个q炸中,发条就难以承受了,法穿鞋的存在,可是直接无视了大部分英雄一半的魔抗啊,一般的英雄也就三十点初始,加上九点的符文,有些蓝色不带魔抗的,碰到法穿鞋更是瑟瑟发抖,减伤不超过百分之二十,三百的基础伤害就能炸掉二百四以上的血量。

    发条这把不会再做水银鞋了,一定要靠伤害翻盘后期,常浩想着,更加稳健的用q补刀,尽量躲避q。

    但是补刀依然在继续扩大,别人酒桶一个q直接清远程兵,想拿蓝拿蓝,想支援支援,发条又被拴在了中路。

    酒桶拿蓝的时候,发条赶紧ping信号,让下路猥琐,如果中路兵线推过去的同时,人又消失,这是最好的抓人机会,因为回来以后,损失的小兵最少。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陈牧是直接用e技能穿墙过的小龙坑,然后一个大把塔下的男枪炸了出来,队友接上技能秒杀。

    一个大拿完助攻就走,毫不留恋,继续回中暴打发条,想趁机发育,可能么?

    下路杀完后,就拿了小龙,这种稳定经济,可是碾压对手的关键。

    游戏进行到中期,紫色方优势巨大,经济领先超过四千,光是中路就领先了一个一千六的无用大棒,高达八十法强的优势,让发条根本不敢接近酒桶大招范围,自然要漏更多的刀。

    但是并不是这样就安全了,当兵线压制到塔下,发条如果不上来清兵,塔就没了,想通过走位躲桶,一个w加速,躲开直线过来的滚动酒桶,本以为安全了,等下一个桶好之前,这个血量应该死不了。

    但是陈牧的大招毫不犹豫的炸了过来,发条直接被炸飞,还好这个血量炸不死,还送回了安全的……

    “卧槽,炸回桶子上了!”台下观众看到发条还没落地就死于非命,简直难以置信,这对酒桶的理解得多深,想炸回哪儿就炸回哪儿?

    “我在欧洲的比赛上看过这个操作,冰王打进世界赛的那场比赛,就用这个操作炸死了对方的ad。”一位看比赛经验丰富的观众说道。

    “职业选手的操作?我反正在路人还没见过,至少我一千八的分段没有。”有人接话。

    这波单杀实在太亮了,简直开发了所有人对于酒桶的了解,原来还可以这么玩。

    单杀第二次!

    对手已经要开始守高地了,这个酒桶太肥了,走位刷兵的节奏完美,二十分钟两百一十刀,还有五个人头在手。

    常浩感到了深深的无奈,全胜打到市网吧的决赛,难道就要止步于此?

    “浩哥,要不投了吧?”有人说道,一个q半血,这游戏咋玩啊,cd又那么短。

    “闭嘴,我常浩比赛里从没投过,现在不会,将来更不会!”常浩继续控制发条清兵,眼神坚定。

    队友也只能咬牙坚持,大腿都被打爆了,胜算实在渺茫。

    “撤退,我们打大龙。”陈牧说。

    主要还没完成任务,暂时不能一波带走,还要再单吃一次发条才行,这个常浩可比当初的刘飞强的多,非常稳健,常规方式是很难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