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联盟之魔王系统 > 第一百零二章 一战成名
    龙女开着大,移动速度非常快,陈牧的血量,不足一百,只要一个技能就会死。

    当龙女的e出手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瑞文该被终结了,但是陈牧迟迟没有使用的闪现,突然出手,一道金光闪过,出现在龙女的侧面。

    eqawaqa,两点五秒的护盾,足够瑞文光速qa加上w的整套技能了。

    饮血加振奋的高额回血,四下普通攻击,足足回了两百多。

    接着龙女反击,却没有吸血,琴女伤害极低,对于振奋的瑞文造成不了任何伤害。

    更可怕的事情出现了,仅仅过了一点一秒,瑞文又有e了,这个盾让龙女绝望。

    带着愤怒和不甘心,黑加吉的龙女,倒在了瑞文的断剑之上。

    “大招都结束了还这么猛?”老c长大了嘴。

    满血的琴女基本就是瑞文的血库,伤害还没有一刀回的多,陈牧开始了追杀模式。

    一路追回高地,琴女的大招cd都好了,一个大招晕住,还是没有逃生,瑞文一打三,三杀!

    这时候,老c的屏幕已经被6所轰炸,这波残血强拆水晶,杀男刀,反杀龙女再追死琴女的操作把观众都炸了出来。

    “老c什么时候倒立?”

    “这瑞文我服了,怪不得人家能97胜率呢。”

    “我的天老爷,教练我要学瑞文。”

    继续清兵吸血,陈牧开始拆门牙。

    满级大招cd是多少?

    二十四秒而已,当ez试图阻止瑞文的时候,瑞文大招已经cd。

    qeqw晕住,大招开启a一刀后,直接甩大,自信回头,ez眩晕结束后一个e技能跳走,却根本逃不出疾风斩的范围,被直接半血刮死。

    开着大的瑞文,攻击力已经到达四百五十点,没有人敢靠近这样一个变态的大瑞文。

    刚刚复活的男刀也只能眼睁睁看着瑞文拆掉门牙。

    盲僧跟男枪已经赶到,鳄鱼跟婕拉在水晶挂机,也阻止不了这场游戏的胜利。

    十七杀瑞文,拯救世界,3v7完成了一场史诗级的翻盘。

    老c在退出的界面里问道:“瑞文是哪个职业战队的成员么?”

    陈牧看了一眼,打字回复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路人而已。”

    “流弊,路人哥吊打老c。”

    “高手在民间,路人扫地僧啊。”

    ……

    观众看到这个回答,真是瞬间爆炸,从此称呼陈牧为路人哥。

    这场结束后,常浩说道:“陈牧,我觉得你可以去打顶级联赛!”

    “还差的选呢,职业比赛不是操作好就够的。”陈牧没有谦虚,最近看了一些世界顶级联赛的比赛,里面相当多的配合和特殊的战术,确实不是会秀操作就够的。

    这场退出后,不知道为什么,好友申请格外的多,弹出的消息简直爆炸。

    密密麻麻。

    “我们刚才好像拍到游戏主播了,你的表现太亮,估计引起不少观众加好友吧。”常浩说道。

    “哦?这个分段已经有游戏主播了么。”陈牧说。

    “有啊,哪个分段都有,不过低分段人太多,遇到机会太低,两千以上的还行,两千五以上就很多了,最近这两年游戏直播和做游戏视频的挺多的。”常浩说。

    “嗯,我先回家了,你玩吧。”说完就撤了。

    只是陈牧这个“我的相貌平平无奇”的id,瞬间火了起来,这场比赛被大量的观众录制。

    还有做游戏视频的自媒体闻风而动,纷纷找老c要这场游戏的录像。

    而且不少查了账号数据的人更是惊呆,三十多场排位居然没有用过重复的英雄。

    只输一场打到一千九百六十八分,实在可怕,唯一输的一局有三个黑加吉。

    那场演员演的太明显了,补刀,等级,无一不告诉世人,这是在演。

    特么盲僧都被他拿来打过中,这实在太有爆点了。

    也就是说一个英雄池深不见底的男人,几乎全胜上两千分。

    当天晚上就有大量自媒体的小编报道新闻,游戏录像上传各大软件后,点击率也是一路飙升,三打七的战斗,实在是太燃了。

    对于一个人拯救世界的话题,永远是最能引起话题性的。

    陈牧这个账号,可以说是一战成名了。

    陈牧回家的时候,陈亦妃也快要结束自己的直播了。

    陈亦妃已经做了快两个月的直播了,时间不稳定,内容很水,单纯的打游戏,时不时说两句话。

    因为面对陌生人,陈亦妃还是很害羞的,基本不太讲话,但是就这样,关注人数也破五千了。

    一直播,半小时就有一千多人,忠诚度很高。

    直播不到三天,就有人送价值两百的飞机,五天就有人送五百元的火箭。

    火箭由于有消息提示,所以时不时吸引一些人来,不知不觉,陈亦妃就混到了五千关注。

    还有好几个土豪每天日常刷火箭,陈亦妃发现后,心里也是比较纠结,感觉自己啥也没做收这么多钱貌似不太合适。

    同桌乐乐是一直不断的鼓励她,你又没要求别人刷,都是纯自愿的,担心什么?

    后来问了陈牧,感觉说的很有道理,免费的直播和主播是不存在的,要么利用人气做广告,要么就是靠礼物钱。

    没有变现手段,直播这个行业都会不复存在。

    思想通了以后,陈亦妃就觉得,自己要多提供有趣的内容,不然靠着一个摄像头,实在有种靠脸吃饭的感觉。

    别人都希望自己能靠脸吃饭,但是陈亦妃不喜欢,因为再美的人,都有年华老去的时候,四十岁到顶了,红粉骷髅没有任何意义。

    拿到第一次直播礼物钱的时候,陈亦妃实在惊讶,自己打打人机匹配,到了现在打打一千来分的排位,居然分到了五千块。

    要知道,楚州的平均工资不过是两千多点,也就是一个普通家庭夫妻的共同收入。

    这钱挣得,未免太容易了。

    直播平台多次联系陈亦妃签约,但是陈亦妃表示,不能接受一个月九十小时的时间,甚至六十个小时都不能保证,所以拒绝了。

    拿到工资后,陈亦妃买了一台洗衣机,想让老妈轻松一点,通过同学家长的通信营业厅,撒了个谎,成了冲话费送的洗衣机。

    老妈亲自确认后,也是笑的很开心,陈亦妃觉得自己做的这些都是值得的,还要更努力才行。

    好消息是,陈牧居然也能自己赚钱了,还赚了一万多,陈亦妃觉得,自己已经不需要控分了。

    每次考试,都故意随机做选择题,搞的老师天天找她谈话,为什么简单的题目不会做,复杂的反而做出来了。

    现在可是再也不用受那些麻烦了,一两年的时间,赚个大学的学费,应该没问题吧。

    伸了个懒腰,从乐乐家离开前,又是对乐乐说:“乐乐,这个直播有你的功劳,你也应该拿些钱的。”

    “不用了,我爸妈在帝都工作,每个月给我寄几千块,我又不缺钱,你能陪我玩就很好啦,将来我们也要考同一个大学哟。”乐乐说。

    “嗯嗯!”陈亦妃很是感动,人生能交一个这样的好朋友,都是难得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