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联盟之魔王系统 > 第一百零八章 敖氏兄弟的父母
    陈牧在五排中,不断的指导,有同时兼任教练和分析师的意思。

    下路的对线能力相当不错,不过想要在全国赛上有所发挥,还远远不够。

    很多人都会发现,自己明明线上巨大优势,但是总是赢不了,最后就会把责任归咎于队友不给力。

    其实,光线上打出优势,仅仅是游戏的第一步而已。

    陈牧指导下路进行眼位的安排,真假眼的分配。

    常规眼和不常规眼,进攻眼和防守眼,等等。

    这些都在陈牧睡觉时,系统指导过,陈牧拿出来照搬。

    优势的时候,眼位应该富有侵略性,做到敌方野区的路口,能看到野怪的位置。

    知道对方打野的动向,会带来巨大的优势,劣势则应该防守,这些东西相当复杂,要根据场上动态,英雄不同,做出临场反应,不是那么简单的。

    陈牧看过韩国的比赛,他们目前的打法非常非常有规律和严格。

    有好几场都是,具体到几分几秒,会去某个地方做眼,连续出现三次在同一秒种,把真眼插在固定的位置。

    这说明,他们是严格训练过的,每个人都像部队的军人一样,步伐整齐到用尺子量都是在同一条线。

    还有补塔刀的时候,为了给ad补刀最多的兵,辅助要进行垫刀,看起来是高分段都会。

    但是职业比赛上的顶尖下路,居然可以做到,提前知道下一发塔会攻击哪个小兵,然后辅助就会提前进行垫刀,把小兵打到配合塔造成ad一下就可以收掉的血量。

    这些细节,陈牧也是一边研究一遍教给队友,帮助他们提升。

    全国赛,会有三十二支各省最强网吧队,以华夏人口的规模,怕是冒出来两千七八百分的人都毫不奇怪。

    想到五个水平跟常浩差不多的人,居然第二轮就被三比零,想想也是怪可怕的。

    这时候,网吧门口,来了一对夫妻,男女都是典型的农村夫妻,看起来可能是四十多,也可能是五十多,衣服上带着一些机油的污浊,头发比较乱,没有打理,男子的背有几分佝偻,皮肤十分黝黑。

    到了网吧,中年男子直接问前台:“姑娘啊,我问一下,有没有见过一对双胞胎兄弟,长的有那么一点黑,个子高高瘦瘦的。”

    前台小妹肯定有印象啊,双胞胎总是容易被人记住,但是也有些犹豫,如果是家长老师的话,可能对生意有影响。

    所以有几分欲言又止。

    “姑娘啊儿,我俩是厂里请假出来的,早上到现在一滴水都没喝,就是为了找这俩孩子,你要是看见了,就告诉我们一声。”中年男子声音带着恳切,眼神充满了忧伤和疲惫。

    小妹心软,就说道:“他们在那个包厢里。”

    “谢谢,谢谢,谢谢!”连说了三声,还深深的鞠了个躬。

    小妹只能叹口气,这些事儿也管不了了。

    敖文敖轩两人在包厢里,陈牧的指导下,对视野的理解,又高了不少。

    这时候,包厢门响了起来。

    石更过去开门,打开一看,两个个子不高的中年夫妻站在门口。

    “你们是?”石更刚想问。

    两人抬头看见两个孩子的背影,一眼就认出来了,绝对不会错的。

    还没回话,就直接喊到:“文儿,轩儿!”

    听到这个声音,敖文敖轩都是身子一震,鼠标键盘都停了下来。

    缓缓回头,居然是在外地打工的父母,他们怎么来了?

    两人不复刚才的谈笑,说话都变得结巴。

    “爸……妈……”敖文说道。

    “你们还真的在这里,知道我们找了你们多久吗!”敖文敖轩的父亲非常愤怒。

    陈牧看了一眼,没有说话,别人的家事他也不好参与。

    “我…我…”敖轩也不敢还嘴,他们干的事儿,确实有点过份了。

    “逃课!不住校,所有课你们两个都睡觉,老师电话打了过来,我俩立刻跟厂长请假,坐了八小时火车回来,你们两个就是这样读书的么!”双胞胎的老父亲,近乎是咆哮着说出来的。

    陈牧沉默,他可以理解这对父母,远在千里之外打工挣钱,而孩子却天天翻墙上网打游戏。

    也许这对父母,没有钱,也没有文化,但是他们不想自己的孩子也一样,高中毕业后,跟他们进同一个工厂,接受一天十二个小时的劳动。

    “爸,你听我说,这事儿有原因的。”敖文说。

    “有原因!两个人一起逃课,不管有什么理由,都给我回家,回农村去,书也不要读了你们就在家里种田!喂猪!上山砍柴,这辈子,就这么混吧!”敖氏兄弟的父亲,气的浑身发抖。

    俩兄弟的母亲,另外一位中年妇女拉着他的手,劝道:“消消气啊,你就听孩子说两句嘛。”

    感觉要是她不拦着,自家老公恐怕直接动手打人了。

    “对啊,你听我说完嘛,我们是去打比赛了,去挣钱了。”敖文说道。

    结果老父亲更火大了:“你们还学会说谎了!”

    四下一看,门后有根塑料的扫把,立刻拿起来,就要往两人身上砸。

    这下可不秒,常浩石更赶紧拦住,刘伟则是在一旁劝说:“我们是真的去打比赛了,我可以作证。”

    敖文也立刻想到了解决办法,赶紧喊道:“弟弟,把钱拿出来,快点。”

    “哦…哦!”敖轩立刻拿起背上的包,手忙脚乱的打开拉链,一把一把的钱往外拿。

    敖氏兄弟的父亲,一下子就愣住了,举着的扫把,高高的立着。

    中年妇女也愣住了,钱一叠接一叠,红红的,晃的她眼睛花。

    在外赚钱不容易,每一笔钱都要细心的数上四五遍,对于多少钱有多少厚度心里清楚的不行。

    这里的钱,已经超过一万块了,还在不断的往外拿,绝对超过两万了。

    敖文敖轩两兄弟,一共拿到了两万八千块的奖金,除去花掉的一些,这里还有两万五左右。

    他们买了一千多的鞋子,衣服,还吃了不少美食,两万五堆在这里,画面依然很震撼。

    因为两夫妻,去年工作一整年,也只存了三万块回家,还想着存够十万家里盖个楼房,不用在住老式的平方了,现在两个小孩儿,拿出两万五,对他们的心理是无比的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