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联盟之魔王系统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高大上的理由(第九更)
    离年末的期终考试越来越近了,陈亦妃也开始减少直播了,成绩再不进步,天天晚回家,早晚要暴露。

    喜欢砸钱要联系方式的西门大官人很受伤,都特么刷了五万块了,连个微信都不给,也太过分了吧。

    作为一个主播,你的良知呢,就这么对待金主的么?

    其实陈亦妃是事出有因,乐乐的姐姐,现在深陷苦海。

    有个男生,刷了将近五十万给她刷礼物。

    乐乐的姐姐很感动,当时就觉得遇到真爱了,见面之后,发现聊的也还行。

    结果认识一个月不到就闪电结婚了,婚后第二天就知道了真相。

    这男生是通过十八种网贷平台借的钱刷的礼物,然后两人证都领了,也没办法了。

    然后就继续出来直播,两人一起还债。

    陈亦妃知道这个故事后,一脸的呆滞,社会是真的险恶!

    做直播还是不要有不劳而获的想法,老实直播,不加任何粉丝,有人看就看,没人看,就算了。

    反正陈牧现在自称能赚钱,交给他就好了。

    然后还对西门大官人回私信,没有微信,没有企鹅,没有任何社交软件。

    一个与社会脱节的小仙女。

    嗯,好好唱歌聊天打游戏就好了。

    结果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人气还越来越高。

    粉丝还义务做了童话镇的曲子,私信发给陈亦妃。

    配合音乐唱后,人气越来越高了。

    比起那些直接在屏幕上打字,一个火箭加微信的,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西门大官人从未如此强烈的挫败感,五万块没有砸出来一个微信,却把人气给提高到一两万了。

    各个都知道这是土豪,西门身边的朋友一起吃饭的时候,都看见他看女主播直播,就问道:“这妹子长的还行,但是身材平平无奇啊,何必这么着迷?”

    平平两个字还咬的特别重,严重不喜欢这种没长大的小女生。

    “你懂什么?上个月那个女主播记得不,出了名的大,然后忘关摄像头脱衣服,我的天,跟背上长了两颗痔一样,假的都是假的!”西门反驳道。

    “那也就是个好看的皮囊啊,值得你花五万么?”朋友又问。

    “好看的皮囊万里挑一,有趣的灵魂二百多斤,换你,你选哪个?”西门问道。

    “……”

    得,劝不住。

    但是陈亦妃直播越来越少了,在复习期末考试。

    寒假的时候该怎么直播呢?这是个问题啊!

    陈牧也在烦恼,全国大赛在中海打,怎么才能有理由离家一个礼拜啊?

    虽然是寒假……

    但是还是说不过去啊,没有理由的话,这中海去不了啊。

    两个人一起在思考。

    因为只要做成了,收入相当于爸妈小一年的工资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高中生都赚的比大学讲师多。

    互联网时代造就了一批新时代的成功者,很多网红开网店月入几十上百万,他们属于站在风口上的人。

    这并不是什么不好的现象,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的机遇,几十年买张几块钱的猴票你就能发财。

    改革开放敢去做生意,敢下海的现在也是无比的成功者。

    广场舞的兴起,都能让无数舞蹈老师获得大量的收入和名声。

    每个人都应该坚持自己喜欢的东西,也许有一天,风口来了的时候,把握住就成为了别人羡慕的成功者。

    陈牧准备集思广益,四个队友一起出主意。

    “……”五个人都一脸懵逼,寒假了,不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么?

    “我的家庭情况特殊,平时一个星期就五块钱,怎么动不动离开家一个星期?”陈牧说。

    “学霸的家庭果然与众不同,我一个月不回家都没事。”常浩说。

    “为什么?”陈牧问。

    “因为他们也不在家啊!”常浩说。

    “……”

    “是啊,我们也是,小学三年级我爸妈就出去打工了,当了好多年寄宿生了。

    寒假什么的,去年我们好像打了好多天游戏才回去。”敖文说。

    陈牧扶着额头,这一群人,是真的不一样啊。

    “要不,你就说你去赚四万块?”常浩出主意。

    “不行,要是高考后也许行,但是现在这个时间点,容易出大事,他们观念很传统的。

    一旦知道了,我会死的很惨。”陈牧说。

    “啧啧,居然有挣钱还遮遮掩掩的,果然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敖文说。

    常浩也是叹气:“电子竞技就是不受认可啊,他们年代的人都认为,精神鸦片,玩物丧志。”

    “这个问题我根本不担心,等到玩游戏的那一代人,掌握了话语权,电子竞技也就会正名了。

    以前,交谊舞被认为是伤风败俗的活动,摇滚被认为是不良青年小混混的音乐。

    但是几十年过去了,他们都成了情怀,成了经典,成了那个年代的回忆。

    甚至当年的周董,在上一代眼里都是咬字不清连唱什么都不知道的歌手,现在呢,亚洲天王,一代人的回忆。”陈牧说道。

    “有道理啊,不愧是学霸,看的真是透彻!

    我以后就这么跟我爸说。”常浩说。

    “这都是很多年后的事儿了,先把眼前的事儿给我解决了呗?”陈牧说。

    常浩转了转眼珠,一拍脑袋!

    “我有办法了,可以搞奥数比赛啊,那你爸妈应该就同意了吧。”常浩说。

    “啊?哪来的奥数比赛?”陈牧问。

    “我们做假啊,找复印店弄个海报,做的高端大气一点,然后设计一个不存在的奥数比赛,时间要一周,地点在中海,冠军有一两万奖金,而且车费住宿报销。

    你爸妈会不会就答应让你去了?”常浩说道。

    “……”陈牧一想,

    似乎,

    可行啊!

    “虽然都是比赛赚钱,但是只要换一个壳,立马就不一样了,就像网上点外卖,就说是o2o,立马就高大上了,就这么决定了!”陈牧说,“浩哥,交给你了!”

    “不是,我就出个主意,事儿也得我做?”常浩说。

    “对啊,除了你谁知道怎么做海报?”陈牧问。

    “……”常浩四处一看,全都在假装四处看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