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联盟之魔王系统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啥是奥尔良
    第二天一早,刘伟就和石更一起出发走人了。

    说是要带一个强力上单回来,本来比赛结束,陈牧也应该回去了。

    不过任务在身,而且难得来趟中海,就多呆几天。

    给老妈打了个电话,嘘寒问暖一番后,就告知,冠军已经拿到,再呆几天就回家。

    两万块钱一会儿就打到卡上,然后就通过网银转了两万元整过去。

    这笔奖金,昨晚进行了细致入微的分配。

    石更表示:“我只不过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肯定不能拿平均,五千就可以了。”

    最后推让了一番,拿了一万。

    剩下的十九万五人平分,一人拿了三万八。

    各个腰包都瞬间鼓了起来,整个人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上五楼都不费劲了。

    陈母看到手机短信,真是乐开了花,对着陈父说道:“我儿子是真有本事,像我。”

    “明明像我,不是我遗传的智商,能有这成就?”陈父开始抢功。

    “钱转的是我的账户,哎呀,儿子还是孝顺啊。”陈母说道。

    “呵,等亦妃长大了,钱肯定转我的账户。”陈父说。

    “为什么?”

    “因为她小时候老被你打,我可没打过她。”陈父说。

    “怪不得牧儿不转你,他小时候也天天被你打。”

    “严父出孝子懂么,不是我教育的好,能年年考第一?”

    两人疯狂斗嘴,各种抢功,指责对方不对。

    “呵,男人。”陈母最后来一句就去做饭了。

    “呵,女人。”陈父也是回书房看书练字。

    陈学兵心里还是满足的,儿子总算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向成长了。

    他这个名字,来自陈牧爷爷的厚望,老爷子被军人救过命,从此对军人无比崇拜和尊敬。

    生了陈学兵后,就是一直把他往当兵方向培养。

    奈何陈学兵只喜欢读书写字,不喜欢军队的刀枪棍棒。

    一度跟陈牧爷爷闹僵,不去当兵,甚至自己一边勤工俭学,吃过期面包也要读大学。

    最后达成所愿的成了大学讲师,也成了十里八村羡慕的人物,那时候,陈学兵就想着,自己的儿子一定要读书,一定会比自己更出色。

    如今果然达成所愿,居然数学已经好到可以两万的奖金了。

    自己的教育,还是成功的呀。

    身心舒畅,写的字都变得通顺起来,笔走龙蛇,大气磅礴。

    ……

    中海这里,高楼大厦林立,已经是世界级的大都市了。

    全国人均收入最高的城市,也是最低基本工资最高的城市。

    不少不错学校毕业的年轻人,各种诉苦,月薪五六千过不下去,月薪一两万毫无质量之类的。

    地铁等地方,各种安检,华夏的安全,现在已经受到全球的认可。

    大部分老外都认为,华夏这种半夜两三点还能出门烧烤啤酒小龙虾的国家,真是非常的不错。

    而且物价又很低,相对于欧美人的收入来说。

    曾经有一个美国人,用一百万美元换成华夏币,在中国一年花了几十万,过的舒舒服服的。

    然后回家的时候,又把剩下的钱换回美元,结果居然一分没少,还是一百万。

    真是太幸福了呀。

    陈牧三人没有坐常浩的大奔驰,而是选择地铁,因为中海的车,一堵起来,没完没了。

    到处游玩,还不如地铁来的方便。

    本着只逛不买的原则,在各大商场看了无数的奢侈品后。

    陈牧觉得,贫穷又一次限制了自己的想象。

    看到一家卖钢笔的柜台,很是富丽堂皇,放在玻璃橱窗内的钢笔,熠熠生辉。

    下面还配着一个电动的小转台,缓缓旋转,可以不动就看清三百六十度全貌。

    想着要不看看,合适就买一只送给老爸,毕竟千辛万苦小赚一笔,多少该享受一下。

    结果看完标价人都傻了,最好看的那支,十八万八千百八十八。

    中等的四万多,五万多,最便宜的六千三。

    ……

    “最贵的英雄,只能买最便宜的钢笔,我觉得我还是回去念书吧,打lol太没前途了,钢笔都买不起。”陈牧说。

    “一般新出来的英雄,卖七千八,其实还是有前途的。”常浩说。

    “……得了,不看这些东西了,看的难受,还是去吃饭吧。”陈牧说,吃个饭还不至于让陈牧感受到穷人的自卑。

    “今天吃披萨好了。”敖文建议道。

    “可以可以,天天看电视上那广告,怎么也得尝一尝。”敖轩说道。

    陈牧感慨,酒香也怕巷子深啊,这些外国快餐太会营销和宣传了。

    披萨还未必有老婆饼好吃,就是靠着无限的广告轰炸,让无数小孩儿趋之若鹜。

    加上精良的装修风格和环境,看着非常有档次,所以一个烧饼大的披萨,可以卖上百。

    而成本,比烧饼真贵不了太多。

    广告的价值就在这里,会不断的潜移默化影响普通人的心理。

    比如最著名的一个例子。

    冬天皮肤干燥,陈亦妃就会对陈牧说:“去擦点大宝吧。”

    而不是说,去擦点乳液。

    很多品牌,不知不觉成了某种代名词。

    到了披萨店,因为个人口味不同,所以准备点两份不同口味的披萨。

    陈牧要多加芝士的,常浩说要加孜然,被告知没有。

    “点奥尔良口味的吧,芝士多。”敖轩说道。

    “再来一份海鲜味的吧,有蟹柳。”敖文提议。

    最后就点了一份奥尔良口味芝士披萨,和一份加勒比海鲜披萨。

    陈牧每次看到这个奥尔良口味的时候,就一阵好奇。

    到底什么叫奥尔良口味?

    为什么这些人点奥尔良口味点的这么熟练?

    “那个……什么叫奥尔良口味?”陈牧问敖文,他实在很想知道答案。

    “……”敖文特么的哪里知道,就是感觉到处有这么个说法,本能的觉得应该味道不错吧。

    “这个……可能…我还真不知道。”敖文干脆承认了。

    “其实就是甜,香,辣的一种腌料,肯德基的招牌口味,后来被各种复制改良,最近的广告都变成了新奥尔良了。”常浩说道。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陈牧问。

    “因为我家租出去的店铺,有一家就是开快餐店的啊。”常浩说道。

    果然…富有赐予了你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