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联盟之魔王系统 > 第二百二十八章 这局咋赢?
    中路的爆炸,搞的夜叉很烦恼,明明实力远超对面ad,却打的这么憋屈。

    让他回忆起了去年进世界赛失败的感觉,明明已经全力以赴。

    却还是被无数喷子轰炸,压制对线,团战输出,走位躲技能。

    几乎每局都高出对面ad一万起步的输出数据,还是被喷,一人吃三路,团战零输出。

    团队毒瘤,吃队友经济,抢打野野怪,除了补刀多毫无作用。

    终究,胜负和实力才是证明一个人唯一的东西,哪怕你表现再好,没有冠军就是证明不了你最强。

    真是,现实呢!

    夜叉的大嘴,就算被辛德拉抓了一次,补刀依然老鼠高十刀。

    这是他多年的训练,这是他无以伦比的天赋。

    小学就开始玩魔兽的rpg地图,好几个同类3v3的游戏都轻松拿下服务器排名第一。

    到了英雄联盟,他也是去年在韩服前五十里仅有的几个非韩国人。

    在不少韩国人故意演他的情况下,还是冲到了韩服前二十,怎么就不行呢。

    就一定赢不了么?

    看着那一身豪华装备的辛德拉,夜叉真的不服。

    他要用大嘴,去抓一次辛德拉!

    非常冒险的一次绕后,大嘴进落日战队的野区,绕后单挑辛德拉,这个操作说出去,真的没人敢信。

    但是夜叉敢,这也是他不断创造奇迹的原因,碰到绝境,就只有靠赌博。

    陷入劣势,不去搏一下,一定是慢性死亡,只有有勇气的人,才可以创造奇迹。

    陈牧看见大嘴的时候,也是吃了一惊,这是过来送死么?

    还是后面有人!

    陈牧不得不小心提防,大嘴用大招的毒液进行预判消耗。

    陈牧不断利用的逆向思维,进行反跑,技能虽然躲掉了。

    但是大嘴的距离也拉进了,还有有了闪现的露露,也跟了过来。

    “给我盾和加速!”夜叉喊到。

    露露毫不吝啬,闪现给w技能和e,大嘴瞬间跑的飞快,输出也变得更高。

    而由于大招还在cd,只能甩个q看看能不能用大嘴身上的皮克斯减速伤害一下辛德拉了。

    e技能淤泥封住辛德拉的走位,开始狂点辛德拉。

    陈牧先用q技能消耗,再抓起黑暗法球,一个球砸下去,给大嘴减速。

    要是e技能弱者退散被大嘴躲了,自己就很可能要死了呀。

    陈牧血量掉的飞快,但是没有着急交闪现,这个大嘴是可以杀的。

    qe眩晕!

    夜叉的瞳孔收缩,这一刻他等了很久,英雄联盟的技能施法,一旦出手,是无法主动用s键取消的。

    所以,只要反应够快,就可以利用闪现躲掉!

    闪现!

    夜叉的大嘴穿过qe,继续输出,陈牧扭开一个减少抗性的q技能,直接给大嘴挂上点燃,大招轰出。

    这个大招的威力巨大,开启屏障的大嘴都被打的只剩丝血。

    慎这个时候,大招传送大嘴,保住了大嘴的血量,不被点燃烫死。

    这次你还不死?

    所有人都认为,辛德拉基本必死无疑了。

    陈牧走位的途中再补一个q技能命中大嘴,打掉一些护盾。

    并且闪现拉开距离,躲掉一个致命毒液。

    然后依靠拉开的距离,拖延时间。

    毕竟大嘴大招的cd,比大部分小技能都短的多,ap大嘴就是靠r输出的。

    走位等待q技能cd,慎的大招陈牧记忆的非常清楚。

    是一个强力的护盾,一级二百五,二级五百五,三级八百五,持续时间五秒ap加成1.35。

    这个护盾是白色护盾,抵挡一切伤害类型,包括真实伤害,所以是属于一个超级强力的护盾。

    三秒后慎还会直接落地,也就是说,落地后,两秒钟,慎的大招护盾就会消失。

    陈牧控制暗黑元首,一个扭头躲掉慎的嘲讽,然后一边跑,一边心中默念两秒,在接近两秒护盾还没消失前。

    使用出了q技能!

    直接一个黑暗法球在护盾刚刚消失的瞬间出现打出伤害,

    完美的击杀了以为护盾还在的大嘴,大嘴输出时候的走位,并没有想到,要走位去躲辛德拉q技能,因为这个技能放在他前面,绕开输出距离就不够了。

    哪怕是职业选手,游戏大部分也是凭感觉的,没有几个会记住慎护盾的持续时间。

    而像陈牧这种,连每一级加成都背下来的人,全世界应该都没有多少。

    并且在被追杀的过程中,还在思考具体的反杀时间,陈牧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种险象环生的局面,内心居然没有一点紧张。

    大脑还是在非常冷静的思考,完全没有那种血液直冲大脑的感觉。

    这个护盾消失前零点几秒的q,让夜叉完全没有去想到,要走位躲掉这个技能。

    而变成灵魂的大嘴,拼命的朝着辛德拉跑来,却没有足够的距离。

    只能自爆成一滩液体,剩下的靠慎追杀。

    慎一个q命中辛德拉,但是却始终摸不到最后一下。

    辛德拉最后一个qe,再次晕住慎,带着不足一百点的血量,逃到了队友的身边。

    “我的天呐,这样都没死,还反杀了?”山药已经彻底变成陈牧的粉丝了,六场比赛,打出了如此多的精彩操作。

    似乎所有人都在他面前,低了一个段位的感觉。

    就像他自己,打排位的时候,钻三排到了一次最强王者带妹上分。

    整场比赛就被这个王者秀的团团转,对线压刀压等级,打野来了还能杀了他再走。

    多次丝血逃生,秀的他头皮发麻,而王者悠然自得,一局杀了十八个。

    现在看陈牧打比赛,居然有那种rank大神打小号的感觉。

    其他人九个人都跟不上他的节奏,一直在刀尖上跳舞,却始终不死。

    夜叉叹了口气,自己领先对方下路的程度,似乎没有这个牧晨领先自己中单的多。

    现在这个局面,怕是希望渺茫了,对方的老鼠,只要装备成型,就是可以在一个根本摸不到的位置疯狂输出。

    自己不作死的话,瞎子踢都踢不到人群中。

    辛德拉已经五个人头了,经济应该领先大嘴超过一千五百块。

    这局,可怎么赢啊?

    夜叉陷入了深深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