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联盟之魔王系统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爱是一道光
    其实陈牧还是挺想陈亦妃好好学习的,做主播跟打职业类似,都有点青春饭的味道。

    除非陈亦妃有林子颖的天赋,自从唱完十七岁那年的雨季后,这货就一直保持着保持着十七岁的脸。

    陈牧小时候看的他的电影,才七八岁,跟施小龙合作的时候,小龙才四岁,现在两人站在一起,为什么陈牧觉得,小龙显得更老一些?

    还有林子玲,也是一个德行,八十年代就出道了,现在都二十一世纪的二十年代了。

    这些明星都是吃了驻颜丹的吧?

    不过好在知道陈亦妃其实成绩非常好,目前应该在接近985院校的水平线,高三刻苦一下,应该问题不大。

    未来怎么样,其实还是要本人自己选择,很多人都喜欢给挚爱的子女亲人安排自己认为好的生活。

    但是其实也许他并不想要,陈牧觉得,自己赚到足够的钱给她自己去选择就好了,哪怕直播做不下去了,也可以追求其他的梦想。

    人能有自己喜欢的事儿,并且为之奋斗,真的是需要经济实力的。

    像陈牧其实想过当个美术生,去画一部龙珠一样的漫画,主角就设定成光头,可以省去画发型。

    一周画个七话,然后就可以休息六个礼拜了,绝对不要像富坚老贼一样,断更跑去打麻将就好。

    但是学画画就非常贵,一年两三万的基本水平,工作又难找,所以一般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可以放心的选择。

    其他人还是得选择收入高工作好找的,梦想与现实,真的是要选择的,传说当年的大画家梵高饿的面包都吃不起,死后画才成名,价值破亿,但是那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陈亦妃也一样是幸运的,天生的好皮肤,不用美颜都比很多网红主播要白,大眼睛长睫毛。

    纯素颜吊打百分之九十的女主播,还自带唱歌技能,不红都没道理。

    打开直播间一看,陈亦妃正在和观众聊天。

    最近陈亦妃也在想办法减少压力啊,一天唱十几首歌,嗓子早晚要坏。

    游戏里,她再坑都有匹配到的水友用生命carry,就为了听歌,一晚上能输一局就不错了。

    所以得保护嗓子,想办法多聊天,口才的重要性,这里就凸显出来了。

    放上一大杯水,跟观众聊一些情感问题,聊着聊着就发现,这现代社会,这么多奇葩的故事?

    面前就有一个,陈亦妃看完他的故事,真是五味陈杂,明明自己恋爱都没谈过,居然要帮别人解决被绿的问题。

    感觉还是唱一首绿光送给他比较简单,爱是一道光,绿的你发慌?

    一个男生诉苦道:“菲菲菲,我现在很苦恼,进房间的时候,女朋友居然在跟别的男生视频,而且居然不让我出现在镜头里,你说,我是不是被绿了?”

    陈亦妃皱着眉头,这没绿也快了吧,虽然没谈过恋爱,但是看过上百部偶像剧啊,这个情况,问题很大啊。

    但是这么说,肯定不合适啊,万一乱说,导致别人分手了怎么办。

    眨了眨长长的睫毛,陈亦妃眼珠一转说道:“其实,也不一定是被绿了,你怎么知道,对面那个是不是比你早呢,万一是他先的,那你就不是被绿了,而是绿别人了。

    这样一想,是不是觉得,刺激多了,心里也舒服多了,毕竟,对面那个,只能对着摄像头看一看,而你,却是已经同居了呀,这可就不是一个档次了啊。

    有时候,世界不是缺少快乐,是你缺少发现快乐的眼睛,换个角度看,是不是完全不一样了?”

    陈牧听完……

    竟然无言以对!

    这个小妮子,脑筋转的很快嘛,直播鬼才,早晚红遍直播圈。

    这个逻辑,陈牧自己都想不到。

    果然,直播间的免费付费礼物刷的飞起,就这一会儿,随便都破千了。

    这就跟古代的说书先生一样,看表演听故事,听的开心满意,就赏两个茶钱。

    只不过那时候平台小,只能面对几十人,现在有了网络,放大了万倍。

    直播间数万人在线,表现的好,自然观众乐意送点礼物,以示鼓励。

    不过一般人并不能吃这碗饭,最基础的,直播电脑的配置和网络就得三万左右,不然效果太差谁来看?

    住的地方也不能太差,因为如果旁边马路各种鸣笛,楼上邻居电钻装修,咋玩?

    所以成为一个主播,最少得投入几万块,之后才能看你有没有本事做起来。

    任何行业,都遵循一个二八原则,百分之二十的人,会拥有百分之八十的观众。

    这一点,不论是直播,视频,动画,电影企业,都是如此,连国家都是。

    前几名的大国加上,后面二百个加一起都比不上。

    世界前十的富豪加一起,比倒数三十亿人的财富都多。

    一将功成万骨枯,做直播,风险还是挺大的。

    既然陈亦妃直播,能不影响学习,又恰好能成为二八原则里的二,那就由她去吧。

    陈亦妃知道落日战队已经六连胜,心情也是一样的好。

    最后结束直播前,又唱了一遍起风了,祝愿陈牧能成为华夏第一的职业选手吧。

    陈牧一边欣赏着这首来自系统的赠品音乐,一边点进了重新开始的一局韩服排位。

    “系统,你觉得直播这个行业,将来能成为一个正经工作么?”陈牧问。

    “职业选手也不算正经工作,你不也来了?”系统说道。

    “我……”陈牧很想说,职业选手怎么就不算正经工作了。

    但是,没办法,自己站在自己的角度,确实很正经,但是从社会的立场看。

    十个人在台上,对着电脑打游戏,又算什么正经工作?

    赚钱多,也只是lpl的这一百不到的人而已,因为资本的进入,lpl工资变成了八千最低,而次级联赛那些,最低的据说只有三千不到。

    更别说更低的tga之类的了。

    如果打不上来,就慢慢沉寂在下面,没人会记得他们,能说出次级联赛队伍名的,十个lol玩家估计能找到一个。

    而更低的tga,怕是一百个玩家里,都没一个能说出几只队伍名的。

    就像去了tga的天蝎战队,网络上完全已经把这个队忘记了,三个礼拜,没有一条天蝎战队的帖子,这就是职业选手的现状。

    也许,未来的某一天,陈牧希望自己,能让人们知道,职业选手其实真的是一份正经工作!

    每天夜以继日的训练,学习背诵每个版本更新的全部改动,并且研究用于实战。

    陈牧觉得,会有那么一天的,电子竞技,职业选手,终究会有一天登上大雅之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