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联盟之魔王系统 > 第二百九十六章 最好打快点
    这一局基本上没有悬念,领先一万经济在落日战队现在的水平之下,就是完美战队也翻不了盘。

    但是黑马战队依然很顽强,凯南做出金身后,打了出了一波不错的团。

    拖到了凯南闪现转好,大龙buff消失,黑马顽强的坚持到了三十分钟。

    最后一波绕后的时候,凯南基本是有去无回,只为打出所有的伤害和控制。

    进场,大招,w开出以后,直接金身,没有再给小炮推走的机会。

    但是装备等级的差距,不是一个亮眼的操作就有用的,后续伤害,不够秒掉队伍的输出核心。

    皇子做了军团,风女开了大招。

    所有人都在风女这博爱的温暖之风下,回到了安全的血量,螳螂全力打出了他所有的输出,但是依然无法秒掉拥有护盾,屏障,奶,加吸血的小炮。

    团战的豹女,作用并不大,放放夹子减少抗性,标几枪打点伤害,给队友补下血。

    小炮在豹女的加攻速,风女的加攻击下,一身的神装,无尽电刀轻语饮血红叉。

    几个暴击一条人命,红字的伤害让黑马战队绝望,小炮太肥了。

    螳螂没有五连跳,反而是小炮杀人刷新,三连跳带走三条命。

    大招的伤害,都不如一下暴击来的高,因为小炮大是一个超高ap加成的技能。

    路人局经常有出ap的小炮,w加r秒人,但是出ad的小炮,暴击伤害过千,团战大招就是一个保护自己不被切的技能。

    并不需要拿来打伤害,基础伤害为五百,ap加成一点五。

    没有ap装的情况下,伤害是远远比不上无尽两点五倍的一下暴击的。

    最后比分十五比七,落日战队大优势获得了胜利,这局p经过考量,给到了ad位的敖文。

    最后输出跟豹女一样,但是在危难时刻给出的大招,获得了很高的评价。

    而且,牧晨的p实在太多了,二十一场比赛里,他拿了十七个,观众都考看习惯了。

    是他,是他又是他,我们的朋友,牧晨啊。

    搞的裁判都给其他队员的表现额外加分了,但是这个评价出来,观众又很不满意。

    人标合一的操作,可是世界上第一次有人在比赛里打出来,这个手速,不值得p么?

    对于p的争论,还是非常热烈的,因为现在牧晨的粉丝实在非常多,一个新人,打出了多次上全球各大集锦的操作。

    这是一件多么吸粉的事儿,而且打法如此的有观赏性,常规赛单杀之王。

    观众就是喜欢这种个人英雄主义强的选手,多次以一己之力拯救世界。

    而陈牧自己还真没关心过p是谁的,打比赛的核心是为了赢,所有操作都是为了完成这个目的。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作用,谁拿p不重要,重要的是p是在落日战队,给到别的战队的时候,就意味着这局输了。

    落日战队一比零,拿下第一局的胜利,休息一会儿,会再迎来第二场比赛。

    休息室里,队员们全都有点饿,因为陈牧比赛前不吃饭,问他原因说是略微饥饿的状态下,头脑会更清醒。

    而吃了饭的话,血液会供应给胃部,提供消化的帮助。

    这个说法出来,只是想告诉一下队友,自己不吃饭的理由。

    但是常浩二话不说,就要有样学样,不打完比赛也不吃饭。

    然后就全队都不吃了,陈牧有点尴尬的说:“你们不用学我啊,这是我的个人习惯而已,你们饿了就吃点东西吧,那不是有泡面么?”

    陈牧指着休息室的桌子上说,这是石更买好的,怕这些人饿极了没东西吃。

    “不行,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不吃东西,确实状态比较好,你行我也行,p不能让你一个人拿光了。”常浩说道。

    “对,我们是一个队,怎么能只有你一个人不吃,这不公平完全属于开挂行为,原来打的好的秘诀是不吃饭啊。”敖文说道。

    解明安吞了吞口水,喝了点水,指望能抗住,他们不吃,我也不吃,谁怕谁啊。

    顺便还能减肥,有什么不好的,解明安自我安慰道。

    但是现在,不能说话,节省体力,好特么饿啊。

    这个比赛,是晚上六点开始,bo5如果打满五局,保守估计,也得到九点。

    刘伟问道:“你们真的不吃么,以前吃东西的时候,也没怎么输啊,你们至于么?”

    “不用说了,常规赛没有全胜,就说明还有提升空间,上次打不过林,肯定就是因为我吃了东西,下次再碰到他,就让他见识一下,什么叫完全体的耗子。”常浩说道。

    “完全体的耗子,难道能进化成仓鼠?”陈牧问。

    “就是个说法,想吃饭,咱们就尽快二十他们吧,要是打满五局,我估计我真的要饿扁了。”常浩说。

    陈牧看着这群死撑的人,还是挺欣慰的,没有逼迫他们,每个人都是自觉的想要把状态调整到最好。

    对于胜利,每个人都抱着不同的目的,却有着同样的渴望。

    解明安陈牧聊过,他打过五次dota的全国总决赛,全部是亚军,带着遗憾离开的,在刘伟石更的鼓励下,重新想走到冠军的舞台上。

    而敖文敖轩,就是为了生活,已经决定退学他俩,身后是万丈深渊,打好职业,出人头地,是改变命运的最大机会。

    他们不确定,未来会不会再有让他们可以不平凡的机会了。

    常浩,一个妥妥的富二代,他是为了找到价值,混吃等死的二代日子,不是他想要的,一个找寻人生意义的逗比。

    而自己,则是肩负着更重要的东西,比所有人都重要,所以才把一切对赢有利的东西,都作用起来。

    以前的bo2,最多也就打两个小时,饿一会儿也没事,现在可是有可能打四五个小时的。

    吃饭的时间是下午两点半,算是比较晚了,但是到了七点,一样开始消化的差不多了。

    现在只是一点点饿,等到了第四五局,可就非常明显了。

    碰到bo5,时间还确实挺长呢,如果可以的话,那就尽量三比零吧。

    陈牧想着,早点拿下他们,好带着这群家伙,去吃饭啊。

    时间到,五人起身,朝着四强,走向了赛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