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联盟之魔王系统 > 第三百七十四章 三级就是死期
    双方阵容确定,

    欧洲g-one战队蓝色方,

    上单鳄鱼,打野寡妇,中单酒桶,下路ez琴女。

    落日战队红色方,

    上单慎,打野蜘蛛,中单瑞文,下路女警末日。

    这场游戏刚开始,光是出门装就很刚,陈牧直接长剑加两红出门,没有选择稳妥的多兰盾一红。

    想杀人,多兰盾的伤害可是不够的,长剑没回复,挨打就只能吃红,对线上来说,不是一个很划算的装备。

    不过对线的是酒桶,那就不一样了,只要能躲掉足够多的桶子,就不用担心回复品的事儿。

    陈牧研究的很深,酒桶这个英雄,前中后期都不是瑞文的对手。

    除非打野能帮他抓成功,不然一级吊锤到十八级也没有任何问题。

    一见面,酒桶就是一个近身秒q,桶刚出来没有丝毫停顿就炸了一下,想打瑞文一个措手不及。

    但是陈牧反应极快,直接e技能躲掉,打酒桶先学e,可以抵挡掉很多伤害。

    中路的对线,又是受到了导播的青睐,这两个都是喜欢单杀的人,对线一个比一个凶,其他路都比较偏稳。

    而且中单瑞文也是首次出现在国际赛场,包括五大赛区在内,也只有牧晨一个人用过。

    因为lpl的季后赛打的晚,即使有不少人知道这个瑞文虐了一个劫,也没时间去练习,拿来作为劫的康特。

    玩瑞文这个英雄,很吃天赋,有些职业玩家都掌握不到瑞文的精髓,对线细节多,团战细节更加多。

    卡cd和对伤害的敏感,是一个瑞文的顶级高手所必须的才能。

    一级打酒桶,借助e技能的特性,就是可以大胆趁他补刀的时候摸一下。

    如果还手用q,就直接e技能挡掉,英雄特性在这里,酒桶真的是无可奈何。

    剑王撇了撇嘴,有点难受啊,这瑞文怎么打,一点经验都没啊。

    只知道瑞文前期伤害其实相当爆表,虽然数据有出入,不过可以假设每段折翼之舞是一下普通攻击。

    三段qa下来,就是打你六下普攻,酒桶一个q能跟六下平a比么?

    显然前期不可硬来,先发育,先发育!

    “这场比赛,中路非常有看点啊,导播也很懂,镜头一直在中路。”枫叶笑着说道。

    “哦?怎么说,是因为这两个选手都是各自赛区最擅长玩刺客的么?”梧桐问道。

    “不是,刚才比赛前,剑王做了采访,说要把牧晨杀到塔下挂机,这个英雄一出来,我就知道剑王要被打脸了。

    你一个酒桶怎么杀的瑞文塔下挂机嘛,讲道理,貌似除了鳄鱼,基本没有近战有安排瑞文的能力。

    我甚至建议剑王上中换一下线,也许反而好打一点。”枫叶说道。

    “这个确实,虽然瑞文也不好杀酒桶,但是光凭这个e技能的护盾,就足以不被酒桶单杀了,除非炸到塔下,像牧晨在lpl那样,把风神炸回来那一幕。”梧桐说道。

    这时候,瑞文已经成功抢二,直接二话不说,eqaqaqa,非常流畅的打了酒桶一套。

    护盾挡了不少小兵的伤害,这个英雄抗兵打人,可是一绝,酒桶显然误会了,以为自己跟普通ap对线一样。

    只要有小兵在附近,对方主动换血都会吃亏,显然这波是酒桶亏的比较多。

    赶紧喝上红药,回头q一下占回便宜,不然真是亏炸,对于瑞文这种带盾英雄,要保持的安全距离,远比普通英雄要多很多。

    陈牧只要消耗一点血量就可以了,两百就足够了。

    酒桶终于到二,赶紧学了一个w,喝上一口酒,减伤又加攻击力,补刀方便,打人还疼。

    是一个正常酒桶必学的神技,这个技能让陈牧眼前一亮,这不就是机会么,一个一般人注意不到的机会。

    两级学w的酒桶,就没有e技能的位移了啊。

    陈牧在默默计算经验,这个酒桶,对瑞文不够了解,这是陈牧发现的大问题。

    并不是每个职业玩家都能了解清楚每一个英雄的,联盟英雄已经过百,每个月又至少要进行一次改动,了解版本热门是必须的。

    至于全部,真心没必要,像掘墓者这个英雄,仿佛早就被联盟抛弃,平均六百局游戏才出现一次。

    概率之低,让这个英雄就是职业玩家也没必要去了解清楚,什么技能加成被动主动。

    能基本知道英雄技能就足够了,陈牧的瑞文只在比赛里出现过一次,知道中单瑞文威力的,真心不多。

    那么,剑王就要为自己的无知和自大,付出他应有的代价。

    陈牧卡了一个三级,这个三级卡的非常出人意料,是利用q技能折翼之舞的aoe伤害卡的等级。

    伤害打残血小兵,同时刮到了眼前五分之四血的酒桶身上。

    酒桶就差一个兵到三,准备a一下,一个q就正好到三,没想到短短两秒的时间差,就让瑞文抓到了机会。

    在攻击和折翼之舞的伤害衔接中,陈牧光速的点好了w镇魂怒吼,没有给酒桶任何反应的时间。

    第二段qa刚打出伤害,立刻w晕住,点地板取消后摇再a一刀,第三段跳起来击飞酒桶,挂上点燃,再a一下。

    这个时候的酒桶,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自己喝了酒的身体,即使带着减伤,也扛不住瑞文每刀都带被动的额外的伤害,直接打的酒桶只剩一百多血。

    本以为自己的位置离塔只有半步之遥,应该是安全的不行,但是对方就是毫不在意防御塔,刚好在塔的边缘打伤害。

    酒桶立刻交出闪现,进入塔中,看血量,应该还可以抢救一下。

    陈牧立刻跟闪,一刀摸下,看到酒桶身上跳出来的红字,就确定这个酒桶是个死人了。

    立刻回头e一下,再走位出塔的仇恨,然后心中默念倒数三秒。

    系统准时的传来:“first blood!”

    稳稳的一血钱到手,这时候的镜头转到剑王脸上,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什么鬼英雄,什么鬼伤害,没道理自己接近满血的状态,就这么死了啊,酒桶明明很肉,打那些辛德拉之类的英雄,都没有一点危险。

    为什么这个瑞文就能刚刚好把自己打死,所以他现在脸上的表情很丰富,五分钟前,他跟队友说,我这把会很稳,但是不到一杯水的时间,自己就挂了,现在的表情,真的是尴尬,再乐观的人都没法平静,这脸抽的也太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