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联盟之魔王系统 > 第三百七十六章 骑士精神
    上路酒桶的日子也不好过,等级是英雄联盟前期最重要的东西,多少高手宁可被打野抓死,也要把兵吃了,就是知道等级的重要性。

    而显然二级就被锤死的酒桶,打个慎都跟儿子见了爸爸一样,被各种e脸强行消耗。

    打的分外难受,职业比赛最怕出现前期的对线单杀,因为那会让被杀的一方,直接陷入僵局。

    六级打四级,随便换个钻石玩家都可以暴打职业选手,如果打野不抓,他也不想着越塔越兵线的话。

    酒桶在上路好歹还能吃经验,中路真是吃经验都不给。

    鳄鱼也是一直被压着血线在打,这个瑞文对e技能的理解太深了,无伤连招运用的分外纯熟。

    让很多观众看的如痴如醉,怎么人家打职业选手都能各种完美消耗不掉血,自己打个白银都费劲?

    除了伤害以外,还有更多的,就是不被反打,太多人只会进攻,伤害打的很足,但是却被对手反打一套,掉血更多。

    陈牧的技能衔接和伤害规避,都是卡的非常精妙的,哪怕打敌人只有一下普攻伤害,但是自己不掉血,就是赚的。

    欧洲的上单玩的并不出色,他们主要也是靠双c打伤害,上单一般都偏蓝领。

    曾经抗压抗到六分钟零补刀的传奇上路,也是出现在欧洲,职业比赛能出现的夸张事情,比rank还要恐怖。

    陈牧因为杀过一次酒桶,再加上线上兵全吃,所以到六的速度要比鳄鱼快的多。

    “我还有十五秒到六,浩哥提前过来一下,现在我没闪现,他也卡不准我的到六时间,肯定会放松警惕,你只要e中了就能杀,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

    他会闪现,你直接预判闪现的位置e。”陈牧说道,每一步都提前算好,连对手的闪现什么时候交都帮打野算计到了。

    常浩简直是过来捡人头的,对于陈牧能知道自己多少秒后到六,常浩早就见怪不怪,他还能顺便知道自己刷几波野升级呢,这种妖孽,听指挥就完事儿了。

    陈牧的瑞文,到六直接erw晕住鳄鱼,0.75秒的时间,是不足以让蜘蛛补上结茧的,鳄鱼有交出闪现的机会。

    果然在看到鳄鱼朝着他走开的时候,狂按闪现,因为这个蜘蛛脸朝着自己,抬手动作都出来了,不闪现根本来不及逃生。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让观众大呼666,常浩的蜘蛛,直接预判到了鳄鱼,这个鳄鱼闪现撞在了蛛网之上。

    被捆在了原地,鳄鱼就是仗着瑞文闪现还没那么快好,才敢在五级半的瑞文面前补刀。

    现在被蜘蛛控制住,那就没了,大瑞文跟上来,打出光速qa,在鳄鱼还试图用e技能逃生后,二段疾风斩直接斩杀。

    瑞文直接获得两个人头,这种情况下,这局的瑞文,已经快要进入无法阻挡的模式了。

    回家出到暴风大剑,现在的瑞文,一打二毫无压力。

    看到这种优势情况,解说也放松了下来,可以大胆的说一些骚话,让观众欢乐一下了。

    “哎呀,剑王啊,采访说要把牧晨打挂机,现在自己被打的换线了,怎么说?”枫叶开始黑起了这个剑王,谁让他一副看不起华夏lol的样子,现在被打脸了,就活该拉出来鞭尸。

    “你给人家留点面子好不好,我帮他找一个理由,英雄被康特了,有没有,你牧晨后手选英雄,太脏了,实在是太脏了。”梧桐表面一副帮剑王说话的样子,语气却根本不像,选英雄要是能成为崩盘的理由,这游戏就不用打了,直接看阵容定胜负就好了。

    但是上路出现了一个机会,寡妇成功绕过了解明安的真眼,成功的抓到了慎。

    配合酒桶的减速点燃,一路追到一塔下,最后酒桶用出第二个q成功拿到了人头。

    “你真是救了我一命,没有这个人头,我这把真是一点作用发挥出不出来。”剑王对着打野说道。

    “赶紧补发育吧,鳄鱼中路也没法打了,你还是补点伤害,回中路用技能清兵吧。”寡妇说道。

    这波抓上,也不是纯赚,常浩的蜘蛛立刻开小龙,一条人命换条龙,其实也不亏。

    几分钟后,酒桶再次回到中路补线,梧桐立刻高兴的说道:“哎,你看,剑王又回来了。”

    “啊,还是不服气啊,就是要跟你牧晨刚正面,我相信剑王还是有机会把牧晨杀的塔下挂机的。”枫叶还是不停的再黑,装备等级英雄技能,酒桶根本没有任何点可以对瑞文产生威胁。

    “这叫战术,先避其锋芒,等发育的有一战之力的时候再回来,赛前说的话,就算做不到,也不能逃避,一定要对线,这就是欧洲的骑士精神,你可以杀我,但是你不能让我当逃兵。”梧桐说道。

    严谨在旁边真是笑得花枝乱颤,这两人黑的太厉害了,刚说完,酒桶就又被陈牧打了半套伤害。

    留了第三段q,因为酒桶已经进塔,陈牧在骗大,只有酒桶交出大招才能杀。

    酒桶就如同陈牧安排好的演员一样,居然真的觉得可以炸回塔下杀掉这个瑞文。

    一个大招炸回来,立刻补上eq,打掉了瑞文一半血,塔的伤害也开始攻击瑞文。

    但是这个酒桶太天真了,他还是简单的以为,塔下的自己很安全,你以为你在塔下,我就不敢打你?

    瑞文开出大招,一个平a接第三段q,挂上点燃,最后a一刀,后撤出塔,反身二段疾风斩,因为二段疾风斩血量越低伤害越高,所以陈牧故意等点燃烧一会儿。

    最后再残血离开,完成对酒桶的第二次单杀。

    “哇,这个瑞文真的是不给活路啊,直接顶塔杀了,这还怎么玩儿,剑王到底做错了什么?”枫叶愤怒的说道,仿佛在谴责牧晨的残忍。

    “剑王没做错什么,他也就说错了一点话,可能被牧晨听到了,所以这把格外的卖力。”梧桐说道。

    “讲道理,赛前说点垃圾话,嘲讽一下,也很正常嘛,牧晨就不能给国际友人一点面子么?”枫叶继续假装谴责,实际是换着法的吹,华夏出这样一个中单,不吹留着过年么?

    吊打欧洲第一,这把说吊打,真的一点都不过份,现在酒桶再次死亡,直接落后瑞文三级了,根本想象不到接下来怎么玩。

    估计打野的蜘蛛都可以追着酒桶打,属于彻底崩盘状态,堪称狮虎杯目前为止,被打的最惨的一个中单,连外卡的时光都靠着被动保持着等级不落后太多,剑王居然被打的比外卡还惨,真的是剑王打职业以来,被虐的最没脾气的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