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联盟之魔王系统 > 第四百一十二章 为弟弟报仇2
    “单杀,又是单杀!传送卡萨丁单杀点燃妖姬,你告诉我,凭什么?”枫叶千算万算,算不到一个卡萨丁能把妖姬单杀了。

    还是这么前期的时候,更恐怖的是,带传送的卡萨丁,单杀了带点燃的妖姬。

    真是三观尽碎啊,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用点燃你凭什么杀有四段位移加闪现的妖姬啊。

    太可怕了!

    虽然是自己这边的队伍和选手,都忍不住说出了一句,到底凭什么?

    “大概……这就是牧晨吧。”梧桐也是一阵语塞,这个单杀真是亮瞎了狗眼。

    你说,冰王凭什么补那么多刀,夜叉凭什么把把压人,牧晨又什么把把单杀呢。

    有些人就是天生要强,有些人就是注定要凉,剑王只怪他生错了时代。

    跟牧晨同时代的中单,似乎不是一件幸运的事儿,光环完全被淹没了。

    剑王在欧洲叱咤风云,把无数老牌中单杀的塔下挂机,闪电熊的孔雀和被北美ts的戴维斯也明显输上一筹。

    只是现在完全成了牧晨的背景板,卡萨丁前期就拿到人头是什么概念,意味着成型期至少减少五分钟。

    装备豪华的卡萨丁,简直是后排的噩梦,不管是妖姬还是飞机,碰到一个丁丁长脸上的人,都只能避之不及。

    推完线以后,陈牧就做出了饭盒,向着自己的时光之力近发。

    卡萨丁恐怖之处就在于,作为一个刺客型的法师,还特别的肉。

    百分之十五的魔法伤害减少不说,还要出时光金身,进了人群打上一套还能金身骗技能,然后又r出来。

    除了发育起来有难度,其他方面的卡萨丁简直是bug英雄,仅仅是因为有更bug的一些英雄制衡,不然比赛里恐怕也是无解的存在。

    闪现没有卡萨丁几秒cd的大招距离远,真的是很恐怖的存在。

    现在补出了一些血量装,妖姬更没法对线了,陈牧已经可以rq强行消耗,而妖姬只能默默忍受卡萨丁的凌辱。

    因为等级装备的差距,妖姬一套伤害根本不疼,打完人家一升级又回上来了,你妖姬只能回家补。

    皇子前期一直没找到抓卡萨丁的机会,有大的就更没法抓了,尤其是这个卡萨丁还出了名的爱买眼。

    这是非常骚的操作,合成装备后剩下的钱,基本都换了眼,真假眼一堆,还不知道他插哪儿了。

    以前的比赛里,牧晨那么凶还不被抓,跟他这个习惯关系太大,有一局中路买的眼居然超过三十个。

    简直丧心病狂,但是他这个习惯,让辅助的压力也比较小,视野的重担分去了一些。

    皇子经常蹲在眼睛上,或者路过眼位,然后被卡萨丁各种演技拖延时间。

    等回到野区,就是丢一组小野。

    常浩这个人,跟陈牧的配合太强势,一直让打野抓中,不帮他分担点压力怎么行。

    所谓要马儿跑,就得让马儿吃草,浩哥不肥,哪有力气抓人呢?

    中野如果同时领先,意味着如果反蹲到,基本就是必赢。

    英雄属性在这里,前期领先一级,简直是小孩儿打架,高一个年级的战斗力。

    何况是二对二,皇子到六后,都不想来中了,有大招的卡萨丁,狗链子也栓不住,框也框不死啊。

    还是抓其他路机会大一些,头疼啊!

    皇子现在真的头疼,队内稳定大腿,欧洲刺客之王,现在已经三把被吊锤了。

    自己这个打野,原来一直保持联动,带动整场节奏,现在却变得毫无战斗力。

    他都不知道怎么玩了,这游戏真难!

    剑王真的是被打的一点傲气都没了,教练说的是对的,自己水平不够,现在对面的这个男人,超过自己一个大段的水平。

    如果说最强王者之上还有段位,那么一定是给他准备的,有些人是王者,真的是因为段位最高只有王者啊。

    用妖姬打卡萨丁,并不算好打,但是被单杀是万万不应该的。

    对方不管是一秒七键的手速,还是精确到差个位数就会无法击杀的血量计算,都远远超过了同为中单的自己。

    下一把,看来真的只能用刷子了,毕竟答应教练了。

    接下来的时间,妖姬变得更加猥琐,装备没有选择暴躁的冥火,而是先做了稳健的圣杯。

    决定利用自己的aoe清兵,如果一点魔抗不出,会被卡萨丁消耗的线都呆不住。

    妖姬这个英雄,血量太低了,成长血量也低,联盟四大脆皮之一。

    卡萨丁这种躲不掉的q技能,几下就会被打到半血,到时候又是被他为所欲为。

    打卡萨丁适合打的英雄也多,毕竟英雄联盟相生相克。

    除了男刺客以外,还有女战士,像瑞文,剑姬,刀妹都是打的卡萨丁没法补刀的英雄。

    剑王也是看过lpl的,尤其是牧晨的比赛,那是自然是要恶补的功课,那四级顶塔强杀卡萨丁的剑姬,至今还记忆犹新。

    堪称英雄联盟巅峰操作之一,只不过自己是先手选的妖姬,不然对方如果先手卡萨丁,说不定剑王就拿出中单剑姬来刚正面了。

    毕竟一秒五刀光速qa这些东西,只要出现了,职业选手都能练会。

    包括回旋踢,常浩的盲僧就已经修炼大成,抓上路的扎克的时候。

    常浩就难得的打出了一波精彩操作,q小兵摸眼回旋踢,把试图蓄力e走的扎克一脚踢回兰博脸上。

    烤的扎克越来越小,最后碎成一地碎块儿。

    四块儿泡泡糖一样的肉,蠕动着想汇合起来,重新变回扎克。

    然而面对兰博这种aoe,加上盲僧的拍地板,扎克根本没有复活的可能。

    他恨不得卡萨丁是他们这边的,可以给上自己一个传送,让自己重获新生。

    台下的lion笑了笑,现在会回旋踢的人可真多啊,只是自己的盲僧,不仅仅只停留在回旋踢的阶段。

    早就已经升华了不知道多少,开发完回旋踢,不能止步不前,盲僧这个英雄上限之高,简直无穷无尽,没人能到他的极限。

    而lion则认为,自己是最接近极限的人,回旋踢以后,他又开发了许多新的东西,至今没有用出来。

    因为大部分情况,不需要用到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就可以赢,而且他盲僧真正强的,除了操作以外,还有节奏感,伤害计算,刷野速度,大局观意识。

    这些东西,远比操作重要的多,像lion就知道,华夏有个打野,盲僧的操作从来不用那些花里胡哨的技巧。

    都是简单的蹲人,普通的技能释放,盲僧的胜率就可以达到百分之八十五。

    这就说明打野意识的重要性了!

    比赛仍在继续,上路盲僧出现以后,皇子本能的想通过抓下路来止损。

    从线上直接进草丛抓人,避开视野,发动进攻。

    对于一个打野而言,视野的研究是最基础的东西,你必须知道,你站在那个位置,对方的兵线和英雄看不见你。

    如果出现那种出现在兵线视野范围的打野,简直不知道是怎么进的职业。

    这次eq非常精准而且快速,挑飞琴女,直接目标就是辅助。

    而琴女只能立刻闪现反身大,希望脱离危险,而皇子又非常机智的猜到了这个操作。

    在琴女交出闪现后,就直接跟闪现,不过是有意识的闪现到侧面的位置。

    再盖大,希望通过抓琴女来减少上路死亡的损失。

    但是这时候突然亮起的tp,让局势瞬间变得奇妙起来。

    特么的卡萨丁的传送好了,这可咋整?

    虽然现在带传送的少,但是都知道,只要三秒钟,就会落下来一个全场等级最高,还有七百码大招追击能力的卡萨丁。

    这时候,没有思考的时间,只有先杀琴女再说,不然这波可能什么都拿不到,还要白白送掉一个皇子。

    琴女已经给皇子上了虚弱,不跟上队友输出,怕是连琴女都杀不掉。

    欧洲下路立刻赶紧把伤害打完,然后后撤逃离。

    琴女已死,现在能逃几个算几个。

    但是敖文哪里能放过他们,杀弟之仇,岂能隔夜?

    有仇当场就得报。

    “弟弟,我来为你报仇!”敖文一边说,一边疯狂输出,不断的攻击着皇子。

    陈牧知道,皇子逃不掉,也不能反杀ez,所以目标是后面两个。

    大招没有犹豫的直接奔向飞机,已经用了w追琴女,飞机已经没有位移技能了。

    追杀他没有人任何问题,一套立刻就逼出了闪现加屏障,df二连交的无比果断。

    婕拉试图捆住卡萨丁,但是自己又立刻成了攻击目标,当你抓人的时候,能逼闪现,未必不是赚的。

    继续打伤害,又是一套打残了婕拉,再次让婕拉也交出了闪现。

    然后身后的皇子被ez收掉,陈牧说道:“给你报仇的机会,往这附近大,应该能杀婕拉,站在没视野的地方。”

    说着ping了一下地图,大致是换位思考后,预判的位置。

    敖文专心追皇子,对于婕拉的位置,未必有自己了解的清楚。

    ez的大招,cd是非常难以捉摸的,因为q中任何敌方单位都减少大招一秒cd。

    所以ez是否有大,得看q的命中率,敖文立刻后撤一步到视野盲区。

    一个大招精准的r向陈牧ping的位置。

    不到三秒,果然传来了婕拉死亡的消息和金币。

    “弟弟,我终于为你报仇了,你的在天之灵也可以安息了。”敖文假模假样的叹气道。

    “要不是在打比赛,我当场就把这键盘砸你脸上!”敖轩没好气的说。

    这两人打的越来越有自信,恢复了以前的逗趣行为。

    互相损对面,反正也不会真生气,落日的队内氛围,一直相当不错。

    陈牧指的位置,精准率太高,敖文早有领教,当初在网吧联赛,陈牧就用过中单ez,抢小龙抢大龙,抢人头更是一绝。

    听他的,准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