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两界搬运工 >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天元大帝不过如此!1
    一尊金色帝王身影站在白杨身后,身穿九龙袍,头戴平天冠,看不清面容,左手背负在身后,右手放在身前,手中似乎拿着什么,微微仰头看天。

    这个身影看上去并不是很高大,而且还只是一个虚影,但他站在那里,就仿佛整个世界的中心,世间任何一切在他面前都黯然失色!

    他身上有一股莫名的气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哪怕只是一个身影,任何人都无法去直视他,在他面前,自己会自卑,会显得渺小,面对他,心头会产生一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那是天元大帝,不,准确的所只是天元大帝的一个身影,连分身都算不上,充其量只是一缕气息。

    但就是这样,天元大帝的一缕气息化作身影,就帮白杨挡住了来自翼尊的一击!

    天元大帝强吗?

    答案是肯定的,很强!

    任何人提到天元大帝都会给出这个答案,但他到底有多强却没有任何人有一个明确的概念,他只是一缕气息就挡住了翼尊的一击就足以说明他有多么可怕。

    而且他还只是天帝层次,这才是最关键的!

    以天帝层次的修为,单凭一缕气息就挡住了翼尊的一击,这就是天元大帝,这就是镇压星空万族数千元的天元大帝,这就是旷古烁今用天元给自己命名的天元大帝!

    此时天元大帝的身影正在变淡,在慢慢消失。

    在这个过程中,整个大荒城都处于一种绝对的寂静状态,天元大帝那并不伟岸的身躯变成了唯一,变成了永恒,掩盖了一切锋芒。

    这个过程并不长,不过只是一两个呼吸而已,天元大帝的身影彻底消失,当他的身影消失后,大荒城恢复过来了,方式定格的时间重新开始流逝。

    失去了天元大帝身影的庇护,白杨和单秋林再度暴露在翼尊面前。

    面对翼尊这个超脱生死桎梏的无上强者,白杨心头纵然有千般怒火万般杀意也无可奈何,境界带来的绝对差距让他感到无力,仿佛蝼蚁面对神龙,自己在对方面前,根本就是随意就能被捏死的弱小存在。

    之前,他和单秋林就快要接近生命之泉百里之内的时候,翼尊突然出手,让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面对那让他绝望的利爪,自身任何手段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近乎本能的祭出了天元大帝的那张圣旨,这才得以活命。

    翼尊,至尊境强者,超脱生死桎梏得大逍遥大自在的无上大能,差距太大了,不是那个境界,别说动手,连正面对话的资格都没有。

    心头自语,白杨脑海快速思索如何应对当下困境,然而一圈下来,他发现,自己除了闪身跑路回地球那边之外,面对翼尊,正面抗衡的话,自己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

    半蹲在地上的单秋林缓缓起身,他面若寒霜低声问:“老白,有没有什么办法杀掉他?”

    单秋林是不屈的,他这个人就如同手中的剑一样,一往无前,哪怕面对翼尊这个绝世大能他也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

    山西口气,白杨沉声道:“我哪怕手段尽出,所有底牌用尽,能杀掉他的几率不到两成,而且只有一次机会!”

    面对白杨的回答,单秋林沉默了,没办法,翼尊太强了,强到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个境界能正面抗衡的。

    单秋林没有怀疑白杨有一次两成机会杀掉翼尊的能力,但几率太小,而且机会只有一次,根本不值得冒险。

    此时此刻,单秋林心中没有苦笑,没有不甘,不如别人就是不如别人,怪不了谁,自己实力不够而已,找任何借口都没有意义。

    他告诉自己,如果这次能不死,他日一定亲手取下翼尊的脑袋!

    只要给他时间成长,他一定能取下翼尊的脑袋,他是如此自信,可是还有那个成长的机会吗?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也不过只是发生在一两个呼吸间的事情而已。

    白杨两人仰头看向翼尊,脸上的冷意毫不掩饰,对方既然出手想杀了自己,掩饰心态能够改变事实?何不干脆表现出来至少还显得硬气一点。

    虽然这点所谓的硬气在翼尊面前没有任何意义,不过在别人看来哪怕死也要死得好看点不是。

    立于虚空,翼尊低头看着下方的白杨两人,脸上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波动,似乎白杨两人的生与死他根本就没有在乎一样。

    “传闻天元大帝的女儿天心公主倾心于你,你有机会成为天元大帝的女婿,他居然亲自手书一道圣旨给你,看来你还真的有那么一丝可能成为他的东床快婿”

    看着白杨,翼尊淡淡的说了这句话,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没有再出手,更是没有关注,根本就没有在意白杨的喜怒哀乐,将其当成了透明。

    一击没有能杀死白杨,不管白杨用什么办法活了下来,在白杨不主动作死的前提下,翼尊都不可能第二次出手了,他还没有那么不要脸。

    之前他随手一击想要杀死白杨两人,就仿佛一个人走在路上看到了地上的两只蚂蚁轻轻一脚踩过去了一样,并非真正的在意白杨两人的生死,单纯的想那么做而已,那样做了也就做了,结果与否对他来说根本没有意义。

    对于一个人来说,能不能踩死一只蚂蚁有什么意义?

    对方将自己当做空气一样无视,白杨也没有去作死,沉默下来,站在距离生命之泉不远的地方静待事情的发展。

    翼尊亲自来了,八成是冲着生命之泉来的,如今在这里他的实力最强,整个大荒城内除了大荒道主的残念之外,所有的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如果他要拿生命之泉,如何才能从他手中得到?

    难难难,难于上青天!

    此时此刻,整个大荒城内,各族强者虽然依旧在和荒奴战斗,可却几乎没有了争夺生命之泉的心思,都在暗中观望翼尊的态度,若他发话,绝对没有人会留下来自讨没趣。

    各族强者观望中,翼尊并未去拿生命之泉,也没有去招惹大荒道主的残念,而是身躯一转,看向了天心公主宝宝所在的方向。

    宝宝此时处于昏迷之中,睫毛颤抖几乎要醒来。

    面对翼尊的视线,雨化云眼皮一跳,将宝宝护在身后仰头微微弯腰恭敬道:“翼尊前辈有何指教?”

    翼尊根本就没有看雨化云,而是脸上展露出一丝饶有兴致的笑容看着宝宝说:“天元大帝的女儿,而且是唯一的女儿,呵呵,因为他天元大帝的缘故,我有羽族类多少生灵惨死,真不知道他的女儿死了他会是什么心情……”

    脸色狂变,雨化云顾不得其他,脸色难看的看着翼尊沉声道:“翼尊前辈,你应该明白杀了天心公主大帝会多么震怒!”

    从翼尊的话语间,雨化云听出了他想杀死宝宝的心态,雨化云自知不是一尊一根手指头的对手,只能抬出天元大帝来震慑对方。

    然而雨化云却是高估了天元大帝在翼尊心中的分量,他无视雨化云的威胁继续淡淡道:“天心公主死了天元大帝有多么震怒?我也很好奇,既然好奇那就见识一下好了,想来很快就应该能看到!”

    “白杨呢,白杨在哪里……”就在此时,宝宝彻底醒了,醒来的她没有第一时间检查自己的伤势,而是四处寻找白杨的踪影。

    她连自身都顾不了却在担心白杨,真心没有人知道宝宝对白杨的感情深刻到了什么地步。

    情到深处爱你胜过爱自己,这句话此时在宝宝身上得到了充分的应证。

    宝宝身边的雨化云此时哪儿还顾得了这些,当即脸色惊恐大吼道:“罗将军带公主走,其他人随我一起上,能抵挡翼尊多久就挡多久!”

    话音还未落下,雨化云身影冲天而起,手中出现了一柄手指头宽的三菱雪亮细剑,身影鬼魅般的向着翼尊冲了过去!

    他那一剑太快太快,快到仿佛无视时间和空间的界限,没有惊天锋芒,唯有剑身之上那一抹阴柔的绝杀气息。

    同样是用剑,但雨化云的这一剑,比之单秋林在这之前展露出来的最强一剑还要锋锐十倍。也快十倍,更加凌厉十倍!

    天元大帝身边的雨化云,此时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他无愧于站在天帝境巅峰的实力,面对翼尊依旧敢递出手中的利剑。

    在雨化云动手之际,来自天元帝国保护宝宝的数十个帝级强者没有丝毫迟疑的冲天而起杀向了翼尊。

    翼尊已经明确的表示出了想要杀死天心公主,所以他们哪怕是死,哪怕是死了也知道恐怕无法阻止翼尊想杀死天心公主,但他们依旧义无反顾的出手了。

    他们不是对天心公主忠心,而是对天元大帝忠心,大帝让他们保护天心公主,所以他们不惜用生命去填也要为天心公主争取一丝活命的机会!

    罗刚也没有婆婆妈妈的说什么,毫不犹豫的带着宝宝就准备离去,虚空被他全力一刀撕开一道裂缝,透过裂缝都已经能看到大荒城的城门了,只要出去,就有机会带着宝宝离开。

    然而一切都只是徒劳。

    翼尊连表情都没有变那么一丝,就仿佛看着一群蚂蚁在自己面前蹦跶,手臂轻轻一挥,虚空一股涟漪向着四方横扫。

    就这一下,冲向他包括雨化云在内的数十个天元帝国强者,除却雨化云之外其余全部变成飞灰泯灭!

    雨化云手中细剑粉碎,眼看就要被翼尊随时一击造成的涟漪杀死时,他身上一枚白色玉佩啪一声破碎,破碎的玉佩之处,一只金色的手掌探出,迎风暴涨,带着一股掌握诸天众生命运的气息出现,抹平了天地间的涟漪,同样也救了雨化云一命。

    但是,那只手掌的出现,威力也就于此了,与翼尊随手一击造成的涟漪同时消失。

    那只手掌的出现,周围各方都能感受到,上面的气息居然和之前保护白杨不死的天元大帝身影气息是一样的!

    也就是说,雨化云身上有一道天元大帝封印的力量作为他的保命手段,这才能在翼尊的一击之下活下来。

    翼尊一击,杀死了天元帝国的数十位帝级强者,还差点杀了雨化云,不但如此,尽管有天元大帝的手印阻拦,罗刚依旧没有能够带走宝宝。

    虚空被翼尊抹平,罗刚喷血带着宝宝跌落了出来,一脸绝望。

    翼尊太强了,连在他面前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天元大帝,也不过于此,杀了他的女儿,他再愤怒又如何?”翼尊看向重伤垂死的雨化云淡淡道,话语间充满了不屑。

    他完全有理由不屑,之前杀白杨,他只是随手一击,天元大帝的气息保住了白杨,此番他依旧是随手一击,还是天元大帝的手段保护了雨化云,所以,在翼尊看来,天元大帝也就这样了,留给别人的保命手段也就自己随手一击的本事。

    所以的所以,杀了天元大帝的女儿,他愤怒又如何?就这点本事还能拿自己怎么样?

    然而翼尊不知道的是,白杨手中的圣旨虽然是天元大帝亲自书写,但却没有留任何手段在上面,那只是本能的带着天元大帝的一丝气息而已,就帮白杨挡住了他的一击。

    翼尊更不知道的是,雨化云身上天元大帝留给他的保命手段,那还是天元大帝九千元前留给雨化云的,那时的天元大帝才刚刚踏足帝级不久而已,当初雨化云为天元大帝挡了一刀,天元大帝留给了雨化云一道保命手段,足足过了九千元雨化云都没用到,直到今天才被翼尊逼得用了出来!

    天元大帝书写的圣旨留下了一丝他的气息能代表天元大帝的实力?九千元前的他能代表现在的他?

    翼尊不死不灭不错,活得很久也不错,可是显然他并不太了解天元大帝!

    “公主殿下,陛下还有没有给你留下什么保命手段?快用出来吧,那翼尊疯了,居然想要杀你,属下等人无能,面对至尊强者,我们真心无能为力啊”

    罗刚从虚空中跌落出来,口喷鲜血看着宝宝焦急中带着苦涩说。

    醒来的宝宝根本没有急,她只是看着平安无事的白杨方向,脸色平静,眼中只有白杨的身影,淡淡说:“不用走,单单是翼尊想杀白大哥这一点,我发誓他必死无疑!他还想杀我?呵,他杀不了我,而且九天十地没有人能救得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