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其他小说 > 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 > 第三百零一章 当反派不努力的时候,作为正派的我只能释以援手了

第三百零一章 当反派不努力的时候,作为正派的我只能释以援手了

    听着这么一群明明是大坏蛋的家伙还在纠结着应该在淮海这个大城市苦苦支撑下去生活,还是说转道回老家过日子。到底是应该倾尽所有的在淮海付一套房的首付在背上三十年的贷款,还是说安心的回老家买一套房子就此过日子。张桐都觉得和这帮在淮海苦苦挣扎不知道明日路该朝着哪里走的人相比,自己反而更像是一个大反派了。

    不过张桐知道这是错觉,因为他很明确的知道自己才是真正的好人。而这里面这些人才是坏人。

    谁说坏人就要过的挥金如土了?在电影小说等各类载体,尤其是现在一些快餐作品当中,坏蛋和黑社会的形象被描绘的非常富有。个个出门都是开三五十万的小钢跑,在大城市里住着挺大的房子,每天的工作就是出门打打架。打完了之后晚上就去各种酒吧歌厅夜店,然后叫上一堆朋友喝酒。人民币放在酒桌上一叠一叠的,找的公主喝一杯酒就给一叠钱。

    这种错误的黑社会情况会带坏很多孩子,让他们觉得黑社会很酷,当坏人很酷。

    但是实际上,大多数的坏蛋,或者说是黑社会,根本没有书中所描绘的那么美好,他们的日子可并不是那么悠闲自得,只要打架就能够活得异常潇洒。

    如果说只要能帮人打架砍几个人,就能活的富二代一样,那么为什么那么多会打架会杀人的家伙活得就和狗一样。

    实际上,真正的情况与书中以及电影里面所描绘的恰恰相反。这世上绝大多数的坏人,以及黑社会过的日子都非常的糟糕。

    其中大多数的人的日子说是吃了今天不知道有没有明天都不为过。

    有的人一年中个也许有一个月大概能挣两三万。甚至说运气好一次性能捞到十几万。但是这也就只是偶尔才会有的好事。并不是一种长久且稳定的收入。

    所以很多底层黑社会人员,说是过着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一点都不奇怪。

    即便是偶尔能拿到一点钱,大多数情况下也在赌桌上输光了,或者是花到了女人的肚皮上。

    所以真正的反派们活的一点都不轻松,一点也不潇洒,他们没有纸醉金迷。没有快意恩仇。绝大多数底层的坏蛋们,活的只是苦大仇深。以及不断的愤怒和嚎叫,然后将心中压抑的郁闷更加强烈反馈的报复到社会上。

    至于为什么那些人明明活的很惨还要当黑社会,还要当坏人呢?很简单,因为他们除了当坏人以外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干什么。至少做个坏人,他们能赚更多的钱。哪怕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他们也觉得要比受人管辖的进工厂工作要来得好。

    当然那一类人甚至连圣战组织都不会收。像圣战组织他们招收的反派和坏人们也是要准时上下班的,必要的时候还要打卡签到,证明自己有在工作。

    所以今天坐在这里能够抱怨淮海物价贵,房子贵的这群人,已经是在坏人群体中属于比较优秀的一群人了,至少在这里的人最低的一个月收入也已经过了2万,年收入算上年终奖等七七八八的话,最低的也有28万元一年。

    这样的收入,在整个淮海市当中也属于比较不错的了。虽然说是比上不足,但是比下有余还是非常够的。毕竟淮海市区的人均月收入也就是九千二百元。

    但是即便是这样,这群坏人们依旧是买不起淮海市的房子。以淮海市的高房价而言,管你是正派反派,超级英雄超级恶棍。只要没钱,来了都要跪倒在此放声哭泣。

    相比于这些放声哭泣在抱怨着淮海市区高房价的反派们来说。在淮海拥有着自己的房产店面的张桐反而更像是坏人了。

    现在张桐怀疑自己跳出去指责这些反派们不务正业不好好干坏事,如果自己真的这么说的话,是不是自己才更像反派,因为自己这样好像是教唆他人犯罪啊。

    但是这些家伙也确实是不争气。你们都是一群反派和坏人好吗!干嘛这么悲情,自己在那哭天抢地的。丢不丢坏人和反派的脸呐!

    看看你们的前辈,梁山伯的一群杀人放火的所谓好汉们也没你们这么丢人呢。

    这些人不断的在抱怨淮海的高房价的时候。一直在听着他们抱怨的张桐终于忍受不了了。哪怕是会被人当成反派他也要跳出来。

    “我说你们这些家伙也太没有上进心了啊!”张桐突然之间解除了自己的隐形,就这么大剌剌的出现在了正在开着批斗大会的坏蛋们面前,他指着在座的各位说道:“我说你们这些人不都是大坏蛋来的吗?”

    “怎么都混到要想办法合租甚至还要挖空心思弄廉租屋买经济适用房去了?你们反派的尊严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你们这样做让我这样的正派很为难啊!打击你们的乐趣瞬间少了一大半啊!”

    张桐的突然出现吓了大家一大跳。不少人都从沙发上真的蹦了起来,还有人已经开始戒备了。因为张桐说的那些话很可疑啊!什么叫做我们这些人是反派坏蛋?说的好像你很懂我们一样。

    而作为老大恶胡芦哥则按下了自己的小弟们,因为眼前的这人无声无息的出现,看上去不是一个善茬。之前他肯定潜伏在这很久了,听到了大家的谈话。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发现他,说明这人还是有点本领的。尤其是这家伙还穿着一身万磁王的cos服,这种人要么艺高人胆大,要么就是个死变态。

    所以胡芦哥先拱手:“这位兄弟是个什么意思。什么我们就是反派了,我可是听不懂你说什么。我们不过是一帮兄弟聚在这讨论淮海房价高的离谱,正常人都买不起淮海的房子,难道这也犯法吗?!”

    “切。”张桐翻了个白眼:“犯法不犯法我是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们太胸无大志了。”

    “嗯?”胡芦哥看了一眼张桐:“这位兄弟什么个意思?”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啊!”张桐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