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云疏 >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曲靖现在的样子,她是不知道应该要怎么描述的,只是知道,他现在的这个纠结的样子,看着,便是让人觉得十分的有趣。

    林云蘅看曲靖不说话,自己便也不再说话了。

    只顾着看着曲靖这个样子憋着,又是一句话都不说的样子,只想着要笑。

    林云蘅看着曲靖这个样子,虽然不知道他的心里面,到底想的是什么,但是,林云蘅看曲靖这个样子,也是知道的,现在,还是着急不来的。

    曲靖现在,应该是有什么话想要跟自己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曲靖却又像是在顾忌着什么,想说而又未说。

    这个让林云蘅很是困惑。

    “这是哪儿?”

    最后,曲靖实在是受不了林云蘅这样子的盯着她看了,到了最后,自己便是忍不住的问了出来了。

    “这个地方嘛,你应该来过的啊!”

    林云蘅却是没有正面的回答曲靖这个问题,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曲靖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林云蘅。

    这地方,他怎么可能来过?

    这个地方,这么的美丽,这么的漂亮,但凡他要是来过的话,也不至于现在还在这儿啊!

    至少,也不会刚醒过来,就会很是不明白的看着林云蘅的啊!

    曲靖一脸不信的看着林云蘅,就差直接的将这个话给说出来了。

    这个,他实在是不知道应该要怎么说比较合适。

    毕竟,真的,讲道理,他是真的没有来到过这个地方。

    他要是真的来过的话,也就不至于刚刚的那个蠢样子问林云蘅,这是怎么的一回事儿了。

    这——

    曲靖感觉自己现在,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懵,并且,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要怎么的处理。

    他要怎么跟云蘅说出自己的担心?

    这种事情,到底要怎么的说、怎么的表达,才算得上是合适?

    曲靖在自己的心里面,其实,并没有一个定论。

    这种事情,搁在谁身上,都是不知道应该要怎么的说的。

    这——

    诶……

    这可真的是一件非常愁人的事情啊!

    曲靖感叹了一声,最后,什么话也没有说。

    这种事情,暂时的,还不知道要怎么的说比较合适。

    毕竟,这样的事情,他怎么的说,都会有一种里外不是人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是奇妙,真的是把握不好方向,不知道具体的应该要怎么的说比较好。

    曲靖叹了口气。

    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一个秘密,自己到底是要隐瞒到什么时候,才能是一个头啊!

    为什么现在,萧疏要这么的跟着云蘅呢?

    这事情,他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的说才好啊!

    万一,要是云蘅不相信他的说辞,转眼,就将这个事情告诉了萧疏,那么,这个事情,他要怎么的立足?

    立足于何处啊!

    这个事情,他不管是怎么的说,都是没理的啊!

    而且,他是以什么样子的身份,去和林云蘅说这件事情?

    若是说是师兄的话,那么,这是不是管的有那么一点点的宽了呢?

    没道理这个样子的啊!

    这么的宽,这些事情,不应该是他管着的啊!

    林云蘅饶有兴趣的看着曲靖。

    现在,曲靖一定是不知道,他现在的表情,是多么的有趣。

    曲靖现在的样子,她是不知道应该要怎么描述的,只是知道,他现在的这个纠结的样子,看着,便是让人觉得十分的有趣。

    林云蘅看曲靖不说话,自己便也不再说话了。

    只顾着看着曲靖这个样子憋着,又是一句话都不说的样子,只想着要笑。

    林云蘅看着曲靖这个样子,虽然不知道他的心里面,到底想的是什么,但是,林云蘅看曲靖这个样子,也是知道的,现在,还是着急不来的。

    曲靖现在,应该是有什么话想要跟自己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曲靖却又像是在顾忌着什么,想说而又未说。

    这个让林云蘅很是困惑。

    “这是哪儿?”

    最后,曲靖实在是受不了林云蘅这样子的盯着她看了,到了最后,自己便是忍不住的问了出来了。

    “这个地方嘛,你应该来过的啊!”

    林云蘅却是没有正面的回答曲靖这个问题,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曲靖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林云蘅。

    这地方,他怎么可能来过?

    这个地方,这么的美丽,这么的漂亮,但凡他要是来过的话,也不至于现在还在这儿啊!

    至少,也不会刚醒过来,就会很是不明白的看着林云蘅的啊!

    曲靖一脸不信的看着林云蘅,就差直接的将这个话给说出来了。

    这个,他实在是不知道应该要怎么说比较合适。

    毕竟,真的,讲道理,他是真的没有来到过这个地方。

    他要是真的来过的话,也就不至于刚刚的那个蠢样子问林云蘅,这是怎么的一回事儿了。

    这——

    曲靖感觉自己现在,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懵,并且,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要怎么的处理。

    他要怎么跟云蘅说出自己的担心?

    这种事情,到底要怎么的说、怎么的表达,才算得上是合适?

    曲靖在自己的心里面,其实,并没有一个定论。

    这种事情,搁在谁身上,都是不知道应该要怎么的说的。

    这——

    诶……

    这可真的是一件非常愁人的事情啊!

    曲靖感叹了一声,最后,什么话也没有说。

    这种事情,暂时的,还不知道要怎么的说比较合适。

    毕竟,这样的事情,他怎么的说,都会有一种里外不是人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是奇妙,真的是把握不好方向,不知道具体的应该要怎么的说比较好。

    曲靖叹了口气。

    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一个秘密,自己到底是要隐瞒到什么时候,才能是一个头啊!

    为什么现在,萧疏要这么的跟着云蘅呢?

    这事情,他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的说才好啊!

    万一,要是云蘅不相信他的说辞,转眼,就将这个事情告诉了萧疏,那么,这个事情,他要怎么的立足?

    立足于何处啊!

    这个事情,他不管是怎么的说,都是没理的啊!

    而且,他是以什么样子的身份,去和林云蘅说这件事情?

    若是说是师兄的话,那么,这是不是管的有那么一点点的宽了呢?

    没道理这个样子的啊!

    这么的宽,这些事情,不应该是他管着的啊!

    林云蘅饶有兴趣的看着曲靖。

    现在,曲靖一定是不知道,他现在的表情,是多么的有趣。

    “所以,你现在,可以告诉这个没趣的我,这个到底是什么吗?”

    “这个啊,”林云蘅叹了口气,无奈的看着曲靖,她现在,是真的不知道说曲靖什么好了,“这个地方,是离贺家很近的一个地方了,只不过,这儿原本并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是,就在刚刚,被我改造成了这个样子了。”

    曲靖的满脑子里,全都是“是离贺家很近的一个地方”,至于后面,林云蘅说的,是她改造了的话,就完全的没有出现在曲靖的脑海里。

    这个地方,是不是就可以看到凝霜了?

    曲靖有些欣喜的想着,但是,这又不是什么特别值得说出来的话,他又不好意思就这么的问林云蘅。

    要怎么说呢?

    问出来的话,会不会就有那么一点点的尴尬呢?

    他要是就这么的问出来的话,那么,会不会也有那么一点点的尴尬呢?

    至少,林云蘅会不会想多了呢?

    他——

    诶……

    曲靖很是无奈的想着,完全的就不知道自己应该是要做什么。

    这个样子,实在是很无奈的啊!

    “你这是在想什么呢?犹犹豫豫的样子,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啊!”

    林云蘅在这个时候,突然说道,打破了这一瞬间的沉默。

    “我……”

    曲靖还是觉得,这个事情,他实在是有点儿不好意思说出口。

    林云蘅无奈的看着曲靖。

    什么时候,曲靖也要变成了这个样子了?

    这样的犹犹豫豫的,一点儿也不像是之前的他啊!

    之前的时候,他为了告诉自己,萧疏有些不对劲的时候,还特地的套路了一下萧疏的啊!

    “所以,你现在,可以告诉这个没趣的我,这个到底是什么吗?”

    “这个啊,”林云蘅叹了口气,无奈的看着曲靖,她现在,是真的不知道说曲靖什么好了,“这个地方,是离贺家很近的一个地方了,只不过,这儿原本并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是,就在刚刚,被我改造成了这个样子了。”

    曲靖的满脑子里,全都是“是离贺家很近的一个地方”,至于后面,林云蘅说的,是她改造了的话,就完全的没有出现在曲靖的脑海里。

    这个地方,是不是就可以看到凝霜了?

    曲靖有些欣喜的想着,但是,这又不是什么特别值得说出来的话,他又不好意思就这么的问林云蘅。

    要怎么说呢?

    问出来的话,会不会就有那么一点点的尴尬呢?

    他要是就这么的问出来的话,那么,会不会也有那么一点点的尴尬呢?

    至少,林云蘅会不会想多了呢?

    他——

    诶……

    曲靖很是无奈的想着,完全的就不知道自己应该是要做什么。

    这个样子,实在是很无奈的啊!

    “你这是在想什么呢?犹犹豫豫的样子,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啊!”

    林云蘅在这个时候,突然说道,打破了这一瞬间的沉默。

    “我……”

    曲靖还是觉得,这个事情,他实在是有点儿不好意思说出口。

    林云蘅无奈的看着曲靖。

    什么时候,曲靖也要变成了这个样子了?

    这样的犹犹豫豫的,一点儿也不像是之前的他啊!

    之前的时候,他为了告诉自己,萧疏有些不对劲的时候,还特地的套路了一下萧疏的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