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郡主之步步为赢 > 第247章 你做得很好
    庞飞雄站在驿站门口,看着突然摆出的亲王仪仗,有点惊讶。

    谭纪煊出行向来就很低调,就是打败匈奴凯旋归来的时候也是跟随大军一起,没有摆亲王仪仗。

    在他的印象当中,谭纪煊就没有摆过亲王仪仗。

    今天这是怎么了?

    谭纪煊受什么刺激了?

    庞飞雄满脑子都是疑惑,所以在看到谭纪煊出来时,就开口问了出来:“我可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威武的仪仗,你怎么突然摆上仪仗了?”

    谭纪煊反问道:“不能摆吗?”

    “也不是说不能摆,就是觉得奇怪。”

    “少见多怪。”

    庞飞雄:“……”

    可不就是少见,就觉得奇怪嘛。

    吴巡抚和赵志贤都出来送别谭纪煊。

    谭纪煊淡淡地和他们说了几句话。

    庞飞雄客套地对他笑道:“怎么突然就决定回京了?不多玩两天?”

    谭纪煊淡淡地看着他,回道:“这不正好如你所愿。”

    庞飞雄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他今日是招惹他了?怎么今日和他说话这么困难?

    未免又被他呛住话,他干脆跟谭纪煊话别:“废话不多说,你自己一路上小心,我们京城再聚。”

    “嗯。”谭纪煊淡淡应了一声,翻身上马。

    “出发。”

    于是,浩浩荡荡的一群人离开了这个小小的驿站。

    伴随着他们的离去,不少人悄然松了口气。

    云莱城知府府衙。

    庞飞雄坐在首位,赵夫人扶着肚子就要行礼。

    “哥哥。”

    庞飞雄连忙上前虚扶:“你挺着大肚子,就不要多礼了。”

    赵志贤顺势扶着赵夫人直起身子。

    庞飞雄和煦地看着她说道:“这两天你也辛苦了,先下去休息吧。

    “我和言之说说话。”

    言之是赵志贤的表字,私底下,庞飞雄都是这么称呼他的。

    赵夫人依言退了下去。

    “你也别站着,坐吧。”

    于是,赵志贤坐在了他的下首。

    庞飞雄神色突然变得严肃,他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赵志贤回道:“我将药撒在了包袱上,我的人亲眼看见煜宁郡主接触到了包袱。

    “所以我敢肯定煜宁郡主已经陷入了昏迷,这两天,她也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

    “今日淮北王出发回京城,郡主也是由丫环背上马车的。

    “可笑的是,淮北王将郡主打扮成侍卫,再由假扮成侍卫的丫环背上马车,他以为这样就没有人能认出郡主了。”

    庞飞雄并不觉得这一点可笑,只能说明谭纪煊很谨慎。

    他又问道:“善后处理好了吗?不要留下证据。”

    “世子放心,药我已经销毁了。

    “郡主碰到的那块包袱布我也已经烧了。

    “侍卫将包袱带回来之后,我就换了一块一模一样的包袱布,所以淮北王并没有发现。”

    “嗯,你做得很好,我会向圣上禀报你的功劳的。”

    “多谢兄长。”

    ……

    暗九悄然靠近暗五,问道:“老五,你说王爷为什么突然要用仪仗队啊?

    “他从前很排斥的。”

    暗五其实一早就在想这个问题了,当时他也很纳闷。

    不过后来在路上看见几个鬼鬼祟祟的山贼就突然明白了。

    他眼含得意地看向暗九:“当然是为了震慑途中的山贼。

    “看见是淮北王的仪仗队还敢来抢劫,这不明摆着找死吗?”

    暗九恍然大悟:“噢,原来是这样啊。

    “原来王爷是为了在路上不受打扰,将郡主快一点送回京城啊。”

    暗五赞赏地看了他一眼。

    中途休息的时候,尹伊跑到谭纪煊面前:“王爷,我想见一见穆妹妹。”

    “她这些日子身体不舒服,不便见客。”

    谭纪煊一句话就将她打发走了。

    尹伊走了,谢二又来了。

    不过这次他很识相地没有要求见穆煜宁,而是询问道:“小师妹现在情况如何?”

    谭纪煊淡漠而又简短地回答:“还没醒。”

    谢二再问的时候,谭纪煊就已经不再回答。

    于是他失落地回到自己的马上。

    为了照顾穆煜宁的身体,谭纪煊吩咐吉祥和姚白时时刻刻盯着她的身体,一旦她的身体出现什么异常情况,他就放慢前行的速度。

    好在穆煜宁的身体没有出现异常,在快马加鞭行了三天之后,他们终于回到了京城。

    鹿神医在青柳胡同,所以谭纪煊第一时间将穆煜宁送到了青柳胡同。

    鹿神医不能动弹,所以靠在了床头。

    吉祥和姚白扶着穆煜宁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将她的手放在床沿上。

    “她这是怎么了?”

    鹿神医一边问着一边将手指搭在穆煜宁的手腕上。

    暗五回道:“她应该是中了一种奇怪的毒…”

    “王爷。”

    一名侍卫走进来禀告道:“王爷,太皇太后召您即刻进宫。”

    他顿了一下,又道:“太皇太后还吩咐…让您将郡主一起带进宫。”

    暗五担忧地看向了谭纪煊。

    这该不会是太皇太后听见了风声来怪罪王爷的吧?

    谭纪煊什么话都没说,起身就往外走去,也没吩咐人将穆煜宁带上。

    暗五想了想,还是留了下来。

    侍卫跟了上去:“王爷,您不将郡主带进宫,太皇太后会怪罪您的。”

    谭纪煊淡淡道:“没事,本王自会向太皇太后解释。”

    他这样说,侍卫也不好再啰嗦,跟着他往皇宫而去。

    慈寿宫。

    “煜宁呢?”

    太皇太后见只有谭纪煊一人,便冷声问道。

    谭纪煊解释道:“郡主出了点意外,暂时还不能进宫…”

    “意外,什么意外?煜宁她怎么了?”太皇太后惊得站起身,急切地问道。

    于是,谭纪煊将路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讲给了她听。

    太皇太后听完之后,却劈头盖脸地将谭纪煊骂了一顿。

    末了,她吩咐左右道:“摆驾,哀家要出宫去看煜宁。”

    姚嬷嬷上前想阻拦太皇太后,却被她的一记眼光给吓得将话咽了回去,赶紧出去准备了。

    太皇太后又看向谭纪煊:“这笔账哀家先给你记着,回来再找你算账。”

    ……

    谭纪煊出了慈寿宫,又被皇上叫去了御书房。

    皇上见到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问道:“听说你刚才因为穆煜宁的事被太皇太后臭骂了一顿?”

    谭纪煊低下头:“太皇太后骂的对,是臣没有保护好郡主。”

    皇上安抚他:“你受累了。”

    过了半晌,他突然扬起唇角,对谭纪煊说道:“你做得很好。”

    他这句话说得莫名其妙,但谭纪煊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深意。

    他指的是穆煜宁中毒的事。

    谭纪煊垂下眼眸,掩去他的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