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天神学院 > 第三十六章再来一局
    绿帽丑男被释天帝挤兑得老脸一红,赶紧补救道:“这次肯定不是魔力苔藓,而是生物巢穴!”

    “哈~”释天帝马上撇撇嘴,冷笑道:“那是狗头人的生物巢穴?还是地精的生物巢穴啊?这样的破玩意儿我可不稀罕!”

    “哈哈~”众人再次大笑起来!

    绿帽丑男尴尬的无以复加,赶紧叫道:“都不是,是黑铁上位的生物巢穴,这样总行了吧?当然前提上,你得公平的,一对一的赢下这一场!”

    “哼!”释天帝冷哼一声道:“你以为朕怕了这个白痴?一对一就一对一,看朕怎么教训他?”

    “好大的口气!”野猪少年顿时勃然大怒道:“这次我一定要把你的丑怪洞穴人砍成八块!”

    “真有这自信,那就继续赌一把?”释天帝也不废话,指着地上的300青铜法则币道:“朕就压这些!”

    “哼~”野猪少年毫不示弱的道:“我跟了!”

    说完,野猪少年就又掏出300青铜法则币扔在地上。

    而其他人也立刻笑哈哈地开启了赌局,不过这次,和上回还是差不多,大多数人依旧压野猪少年获胜。

    原因很简单,历经了刚才的失败,野猪少年肯定会吸取教训。而且这次大家人数相等,释天帝连兵力上的优势都不占,几乎没有胜利的可能性。

    很快,在观众的嘈杂声中,场中的队伍就再次准备好。

    刚才死掉的骑士学徒已经全部被拉了下去,他们的铠甲和武器都变成了释天帝的战利品。

    这次双方依旧是相隔一百米对峙,非常单薄的一条单兵线。

    然后,作为裁判的绿帽丑男便大声喊道:“战斗开始!”

    野猪少年立刻对释天帝冷笑一声,然后不慌不忙地掏出一个绣着银线的卷轴,一边得意的冷笑,一边将其激发,同时说道:“禁魔力场!”

    下一刻,卷轴绽放光辉,一道无行的魔力丝线组成的魔法阵快速扩张,宛如一张无形的大网罩向战场。

    野猪少年感受着魔法阵的扩张,心中兴奋不已,只要魔法阵到位,就会瞬间启动,将魔法阵笼罩区域内的魔力元素全部驱散,从而制造出禁魔力场,到时候他的部队就几乎是无敌的。

    野猪少年甚至已经想到了打败释天帝之后,对方气急败坏的可怜样子,这美妙的场景,只是联想一下,就让他兴奋不已。

    然而,眼看着魔法阵就要扩张到位的时候,突然,一道蛮横的魔力冲击波,却从旁边急冲而来,就好像狂风扫蛛网,一下子就将未成形的魔法阵完全吹散!

    于是乎,施法失败,这张珍贵的高级魔法卷轴,就等于是白浪费了。

    野猪少年脸上的兴奋之色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便是愤怒狰狞,甚至是扭曲的脸。

    他忍不住怒火冲天的咆哮道:“该死的,是谁干的?”

    顺着魔力冲击波过来的方向,野猪少年扭脸一看,却发现释天帝正缓缓放下手臂,而他的面前,则飘着一张用废的魔法卷轴,显然刚才是他在捣鬼。

    “你~”野猪少年愤怒的指责道:“你在干什么?”

    “朕在施法呀?”释天帝笑眯眯的道:“每个人都有三次施法机会,难道朕就不能施展法术吗?”

    “可,可,可,你~”野猪少年支支吾吾,顿时说不出话来。

    而这个时候,绿帽丑男那张扭曲的丑脸也忍不住愤怒的吼道:“该死的,是魔法反制,这家伙肯定早有预谋!”

    魔法反制,其实不是一张很高级的卷轴,只是青铜阶位而已,因为它的原理非常简单,就是粗暴的释放魔力冲击,打断对方的施法过程。

    所谓施展法术,其实就是以精神力化为无形的魔力丝线,构建魔法阵,然后启动魔法阵,产生各式各样的魔法效果。

    而这个构建魔法阵的过程,就是一个非常非常巨大的破绽,很容易被打断。

    但是大多数情况下,施法的过程只有几秒,甚至零点几秒,而魔法反制这个法术,也是需要时间的,魔力洪流从发出到破坏魔法阵,也并非一挥而就!

    无论是稍早一点儿,还是稍晚一点儿,只要错过了魔法阵构成的那一点点时间,魔法反制这个法术就算是白费了。

    所以,魔法反制针对魔法瞬发的法术,几乎是毫无效果的。而且它的释放极其讲究机会,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

    但是尽管有这么多的缺点,也依旧无法掩饰他的优点,魔法反制简单粗暴的背后,却是少数几种,能够以低级法术,破除高级法术的手段,是每一个法师都必须掌握,甚至是精心研究的技巧。

    正常来说,禁魔力场从发出到生效,也就只有不到一秒的时间,而这个过程中完全都是无形魔法阵在扩张,用眼睛根本看不见。

    所以,只有那些非常专业的魔法师才能找到这个破绽,并,趁机打断。

    如果不是专职的魔法师,都未必能察觉到无形的魔法阵,就算察觉了,非常恰好的将其打断。

    而释天帝显然不是一个魔法师,他根本就是一个才刚刚从下界飞升的土著,区区一个月时间,是无论如何不可能掌握这种比较高级的打断技巧的。

    但是这一次,释天帝却极其精准的打断了野猪少年的法术,时间之精准,手段之老辣,怎么看都是今年老法师才能有的手法。

    绿帽丑男不愧是导师,第一时间就将怀疑的目光望向了阿拉丁,作为神名傀儡,尽管阿拉丁的专职是炼金,可是在施法水平上,他也绝对是半神级别的顶尖法师,至少反制一个法术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也就是说,在这轮司法较量上,野猪少年这个战士类的天使,竟然对上了一位顶级的法师,这简直就是欺负人啊!

    所以,绿帽丑男立刻就跳出来大叫道:“这不公平,你绝对不可能这么精准的反制掉他的法术,肯定是你背后的阿拉丁在帮你!”

    “呵呵!”释天帝微微一笑,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掏出一个魔法卷轴,轻松的启动了。

    下一刻,黑色的天幕笼罩战场,上一场的大屠杀再次开始了。

    然后,释天帝才不紧不慢的说道:“你说朕作弊可要讲证据啊?小心朕反告你诬告!”

    “你~”绿帽丑男顿时就哑口无言了。

    阿拉丁最多就是暗中指点了一句话而已,提醒释天帝该释放法术了,这种极为隐蔽的指点手段,怎么可能会被人抓住证据?

    恐怕就算是被抓住证据,也完全可以不认账啊!

    而且,阿拉丁严格算起来也是释天帝的手下,他帮助释天帝选择释法时机,也并不算是违规,只要他没有亲自下场就行。

    到了这个时候,野猪少年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大势已去,心中的懊悔就像刀子一样捅在他的心肝肺上。

    这次的失败,可真心是让他损失惨重,押注的300青铜法则必是他最后的积蓄,禁魔力场的卷轴更是他卖了装备才买来的宝贝,也算是白费了,最关键的还是场中那一百骑士学徒,这可是他一个月来好不容易积攒的家底。

    野猪少年这一个月天天都在外面厮杀,哪怕自己累得半死,也不敢稍有松懈,可就算这样,也只是积攒了500骑士学徒,结果两场仗下来就损失了二百,一小半儿部队都没了,还有这一个月的积蓄也飞了,他心疼的都恨不得拿脑袋撞墙!

    看到大局已定,周围的人纷纷埋怨起来,“还能这样?”

    “这个野猪少年果然蠢得像个猪一样,怎么就不想想,人家那边可是有神名傀儡阿拉丁的,哪怕实力被封印了,可见识依旧是神级法师。他一个力天使,竟然想用法术压制拥有神级法师的释天帝,这算不算是脑子有坑啊?”

    “而且释天帝那边有三个施法机会,野猪少年其实只有两个释法机会,因为他必须留一个给神力圣印。这么大的劣势,还想用法术扳过来?怎么可能?”

    “这个该死的家伙,可害死我了,我这一个月的积蓄都压在了他身上,现在全飞了!”

    “你还算好的,我不光是加上了这个月的积蓄,而且还压上了半数的部队,大爷的,全赔进去了!”

    “哈哈,这只能说明你们蠢啊!你看看我,坚决的相信潜龙榜榜首的实力!怎么样?连赢两局啊!”

    “没错他们就是蠢货,潜龙榜榜首,可是天神学院的诸神亲点,难道诸神还能出错?他们这些白痴,竟然宁肯相信野猪少年和绿帽丑男,也不相信天神学院的诸神,这不是活该吗?”

    “哈哈哈~”一群人再次大笑起来。

    就在众人的嘲讽声中,竞技场的战斗也落下了帷幕。瞎子一样的骑士学徒,纵然有一身的本事,也依旧没有挽回败局,被人家贴着脸,用弩箭一一射杀,死的那个憋屈呀!简直就是惨不忍睹!

    而这个时候,释天帝却好像来了瘾一样,笑眯眯的对野猪少年说道:“要不要再来一局啊?”

    “滚~~~”野猪少年气急败坏的大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