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天神学院 > 第二百二十章禁魔卷轴
    “这个主意好!”三重岳父一脸兴奋的说道:“本届的新生里,就有几个不错的杀手,另一个就是我们班的,非常听我的话。”

    “新生肯定不行,实力太菜,还是前几届的老生厉害,我知道一个老家伙,六个月前刚成为白银下位的强者,眼看就要去第二层了,正好可以临走前捞一笔。”朵澜道。

    “不管新生老生,只要愿意接这个单子,都可以。反正咱们只想要保住秘银矿,至于是谁干的,这并不重要。”银皇说道。

    “可是还有一个问题!”狮心王皱着眉头道:“冒险者可没有英灵殿用来复活,他们只有一条命,都非常的珍惜。想让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去刺杀那些土系法师,这价格可不低,关键是,谁掏钱?”

    听见这话,在场的人顿时就不说话了,全部用眼光瞄着银皇,那意思是,你出的主意,你来解决问题。

    银皇顿时一阵无语,只能无奈的说道:“还能谁花钱?当然是霸王花了!”

    “可问题是,霸王花没钱啊?”狮心王无奈的说道:“而那些冒险者只认钱,而且只认现金,霸王花自己的法则币都不够花,怎么可能掏出一大笔钱来买杀手?”

    “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银皇说道:“利用咱们手里的权力,调节贸易杠杆,更改狼骑兵的收购价格。”

    天神学院的官方商店,其实是受导师控制的。

    对那些必需品,价格一概都是正常价的十倍。目的就是让学生们自力更生,防止他们形成依赖性。

    至于卖出的东西,一般都是价格的1/10,这是为了增加学生获取金钱的难度,免得他们不思进取,光想着靠卖东西生存。

    另外,对于珍惜的物品,收购的价格虽然是平价,可其实也是学生吃亏,因为很多宝贝都是有钱买不到的,比如秘银。

    这么做就是为了吸引学生,卖掉手上好东西,然后让他后面去后悔,从而起到教育的作用。

    所以,在正常情况下,霸王花手上的骑兵部队,卖给学院商店就只有1/10的价格,简直是亏到姥姥家了。

    但是,如果狮心王他们动用导师权限,更改收购价格,那么,霸王花手上的狼骑兵就能卖个好价,她也就不再缺钱了,至少可以雇佣到不少的杀手。

    见到这个主意,狮心王皱起了眉头,说道:“你这个主意倒是帮霸王花解决了问题,可是却给咱们找了麻烦,导师权限不是那么容易动用的,每一次使用都要记录在案,随时准备接受上级的审查。到时候上级问起来,请问我该怎么回答?怎么解释?”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并不是每条记录都会受到审查的,正常来说,绝大多数记录都没人管,除非有人故意找你麻烦。”银皇说道:“可您背后有那尊大神镇着,应该不会有人轻易动您吧?”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狮心王皱着眉头道:“现在霸王花和释天帝的大战,被他们吵得如火如荼,不仅咱们这一片知道了,就连周围几个地下世界也都有人开始关注。在这种情况下,我贸然插手帮助霸王花,就会特别显眼,很容易招来上级的审查。”

    “嘿嘿!”银皇确实不在乎的笑道:“我相信老大有办法应付,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在天神学院呆了上万年的人,总也有一点自己的人脉关系吧。”

    “哈哈,就是就是,区区审查而已,难道老大还扛不住?”

    “老大,您在这里的人脉,审查谁也不能审查您呐!”

    “就是,您完全不必担心!”其他人也跟着拍马屁道。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狮心王要是再拒绝,那就恐怕要失去人心了。

    所以无奈之下,他也只能苦笑道:“你们这些家伙,简直就是赶鸭子上架,罢了,罢了,这次的事情我扛!不过提前说好啊,下不为例!”

    “没问题没问题,下次绝不让您为难!”其他人纷纷说道。

    “那好吧,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狮心王随后说道:“咱们讨论下一个问题,霸王花又催促咱们袭击兵工厂,银皇,那三个人准备的怎么样了?”

    “他们的精锐部队已经集结完毕,总数虽然只有一千,但最差的部队也是青铜上位,其中白银级别的法师就有三个,白银级别的战士骑士更是多达六个。”银皇兴奋的说道:“所有人都有极为强大的机动力,只要一声令下,最多三天时间就能抵达兵工厂所在的领地,然后对其展开奇袭。”

    “既然都准备好了,为什么没有出动呢?”狮心王皱着眉头道:“他们还在等什么?”

    “他们想找您购买一张黄金级别的禁魔卷轴!”银皇说道。

    “呵呵,这些家伙的野心还真是不小呢!”狮心王笑着说道:“黄金级别的禁魔法术,可以覆盖方圆一两千米的范围,其中任何法术都无法施展,兵工厂的自爆也就没有办法实施了。看来这些家伙,为了能获得一座完整的兵工厂,也真是很拼啊!竟然连黄金卷轴都舍得用!”

    “那您何不成全他们呢?”银皇急忙趁热打铁道。

    “天神学院的规矩是,不能不劳而获。”狮心王淡淡的说道,“黄金禁魔卷轴我有,可不能白给他们!”

    “当然,他们愿意出一千白银法则币的价格!”银皇急忙说道。

    狮心王皱了皱眉头,说道:“太低了!”

    黄金级别的禁魔卷轴,正常价格是十个黄金法则币,按照官方给出的兑换价,可以兑换一千个白银法则币。

    这样看起来,似乎那些人给的价格很正常。

    可实际上则不然,因为黄金法则币特别难得,必须击杀黄金强者才能掉落。

    而白银法则秘就要差很多,别说100:1,就是200:1,都会有大把的人,愿意用白银法则币兑换黄金法则币。

    所以对方出的价格的确是很低,基本上是在打擦边球。

    狮心王当然并不在乎这点钱,关键是他不想落人口实,所以才想多要一些。

    银皇皱了皱眉头,意识到这个价格的确太低,于是想了想道,“那就3000白银法则币,每个人掏一千的话,应该不至于让他们伤筋动骨。”

    “这就再好不过!”狮心王笑着说道:“我倒是不在乎这点小钱儿,就是害怕上面审查起来麻烦,咱们现在已经打了太多的擦边球,可不能再给人家抓小辫子了。”

    “明白明白!”银皇急忙答应道。

    “那好,这东西就交给你了!”狮心王随后就掏出一个黄金色的魔法卷轴,交给银皇,同时说道:“钱可以慢慢支付,但是,袭击兵工厂的行动必须马上进行,一刻都不要耽误!”

    “是!”银皇立刻站起身来,说道:“我这就把卷轴给他们送去,让他们拿了东西立刻出发!”

    “最好不过!”狮心王说道。

    “那么告辞了!”银皇说完,就带着卷轴消失不见。

    就在导师们又再策划阴谋的时候,狮心公主和小兔子,也同样在喝茶的时候,开始讨论这次大胜的问题。

    只见小兔子一脸崇拜的说道:“那个混蛋好厉害,首先攻其所必救,然后在必经之路上围点打援,并且利用对方急于救援的急迫心理,恰好堵在他们精疲力尽的地点,然后就借助天时地利人和,一口气把对方打垮。以弱势兵力,全歼优势兵力,自身却损失寥寥,这样的谋略,真是让人叹为观止!果然不愧是夺走了小姐初夜的男人,就是厉害!”

    狮心公主闻听此言,顿时俏脸一红,恨恨的骂道:“就好像你这个小浪蹄子,不是被他夺了初夜一样。”

    “那还不是小姐逼的!”小兔子恨恨的说道:“人家本来没看上他,只是尽一个陪嫁丫鬟的义务罢了。”

    “瞅瞅你现在这副色眯眯的样子,这叫没看上他?”狮心公主一脸无奈的道,“你的脸皮什么时候这么厚了!”

    “嘻嘻,自从被小姐逼的失了身以后,人家的脸皮就这么厚了!”小兔子笑眯眯的说道。

    “天哪,谁逼你了?明明是你主动上了人家的床,当时你还舔着脸说什么替我分忧,现在却又反过来怪我,真是岂有此理?”狮心公主一脸无语的道。

    “哈哈哈,有这样的事情吗?实在太久了,人家不记得了耶!”小兔子笑眯眯的说道:“咱们现在还是说正经事吧,那个混蛋,现在又强了很多,果然如小姐所料,霸王花这个笨蛋,完全不是他的对手,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要被干掉了。”

    “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狮心公主淡淡的说道:“霸王花的确是个笨蛋,可架不住他背后有人,手里有兵,一时半会儿还是死不了的。如果没有料错的话,那些亡国之君们,现在肯定聚集到一起讨论着,该怎么拉霸王花一把呢!”

    “霸王花都这么蠢了?还有满身的破绽,又要面对强大的释天帝,根本就是必死之局,那些家伙怎么努力都没有用的!”小兔子直接说道:“她就是烂泥扶不上墙!”

    “那也未必,能够成为天城学院的精英学员,而且在第一层混的风生水起,成为四大天王之一,霸王花也肯定有点杀手锏。”狮心公主说道:“反正我觉得,她还是能坚持一段时间的。但是最终肯定会被灭掉。”

    “是吗?难道你觉得,那些亡国之君还真能帮到霸王花不成。”小兔子好奇的问道。

    “肯定可以帮到啊!前面的粮食问题,现在的侦察问题,不都是那些亡国之君帮着解决了吗?”狮心公主说道:“要是没有他们插手,霸王花恐怕连现在都坚持不到,就要彻底崩盘了。”

    “那你觉得他们这次会怎么帮霸王花的忙?”小兔子好奇的问道。

    “呵呵,这还不简单?”狮心公主直接笑道:“肯定是在打释天帝兵工厂的主意。”

    “你怎么知道?”小兔子立刻好奇的问道。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以前提都不提这位潜龙榜榜首的学校年级论坛,现在却天天吹嘘释天帝的战绩,而且总是围绕着他手上的炼金武器展开讨论。”狮心公主冷笑道:“这根本就是在提醒别人,那个混蛋手上有个强大的兵工厂,只要夺下来,任何人都可以和那个混蛋一样厉害。”

    “可是没人知道那个混蛋的兵工厂在哪儿啊?”小兔子皱着眉头问道。

    “咱们不知道!那些导师还能不知道?”狮心公主冷笑道。

    “哎呀,要是这么说的话,那个混蛋的兵工厂岂不是保不住了?”小兔子着急的道。

    “怎么你知道心疼那个混蛋了?”狮心公主调侃道。

    “谁心疼那个混蛋?人家就是怕他败的太快,会影响咱们的生意!”小兔子嘴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