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来 > 第三百三十八章 狐儿镇
    走到二楼屋门前,裴钱已经快步跑过陈平安,率先打开门,很狗腿。

    陈平安大步走入其中,裴钱犹豫要不要跟进去,陈平安已经转头吩咐道:“你去跟客栈再要三间屋子,钱让九娘先记在账上,同时和魏羡说一声,我会闭关几天,在这期间谁都不见,你们五个,最好不要离开客栈太远。”

    裴钱看着陈平安,“你没有事吧?”

    陈平安哭笑不得,自己这副模样,像是没有事的样子吗,随口道:“死不了。”

    裴钱小心翼翼关上房门,最后说了一句,“有事就喊我,就在隔壁呢。”

    陈平安点点头。

    初一和十五两把飞剑悬停在屋中,陈平安先取出了一摞涤尘符,张贴在屋内各处,然后取出两只瓷瓶,材质珍贵程度,天壤之别,一只丹红瓷瓶是陆台赠送,可生白骨,飞鹰堡外山林一役,陈平安就亲身领教过这瓶丹药的妙用,另外一只则是杨家铺子的独有秘药,任你是天大的疼痛,都可以止住,两次出门游历,遇到那么多山水神怪和魑魅魍魉,陈平安都没有机会用到,不曾想在一座边陲小镇给拿了出来。

    陈平安脱去身上那件受损严重的法袍金醴,牵扯到许多血肉筋骨,疼得陈平安满头冷汗,坐在桌旁,伸手颤颤抖抖打开杨家药铺的素白瓷瓶,倒出一粒漆黑丹药,丢入嘴中强行咽下,还摘下酒葫芦灌了一口青梅酒,然后才开始涂抹朱红瓷瓶里的浓稠药膏,双手,胳膊,肩头,又是一场折磨。

    那名大泉蟒服宦官的强大,出乎陈平安意料太多,为了应付这场风波,陈平安已经足够谨慎,除了武疯子朱敛,还接连请出了画卷中余下两人,隋右边和卢白象。可是没有想到大泉王朝的守宫槐李礼,如此不讲理,练气士境界之外,体魄竟然足以媲美一位六境纯粹武夫。

    之前陈平安手边只剩下三颗谷雨钱,顺着老道人和背着金黄养剑葫的道童他们的想法,陈平安小赌了一把,往隋右边那幅最不会去动的画卷丢了一颗谷雨钱,果不其然,只需要一颗谷雨钱,藕花福地的女子剑仙,就姗姗而行,走出了画卷,来到此方人间。

    显然那道童是掐死算准了陈平安会最后请出隋右边,若非莲湖小人儿“指点迷津”,按照陈平安自己的选择顺序,会是先请出败给丁婴的武疯子朱敛,之后才是开国皇帝魏羡,魔教卢白象,隋右边。那么需要足足十五颗谷雨钱的朱敛,就是一个天大的下马威,说不定陈平安真有可能将其余三幅画卷束之高阁。

    陈平安坐在桌旁,闭上眼睛,双手自然下垂,却观想自己在以剑炉立桩姿态而坐,呼吸逐渐平稳下来,如老僧入定,道人坐忘。

    两天后的正午时分,陈平安换上一身洁净衣衫,终于走出房门,他站在栏杆那边,发现一楼大堂有些古怪,古怪之处,恰恰在于客栈太风平浪静了,老驼背坐在帘子那边的长凳上,吞云吐雾,小瘸子在擦拭桌凳,老板娘在照顾一桌豪饮呼喝的客人,青衫落魄书生坐在门槛那边,眼神哀怨。

    如果不是陈平安敏锐察觉到两边屋内,朱敛在内那四股绵长细微的呼吸,都要误以为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没有遇到什么申国公之子,什么蟒服太监。陈平安只觉得恍若隔世,这回生死一线间的武道砥砺,陈平安甚至比与丁婴一战,虽然收益要小,却还要来得更有感慨,大概与心境和胜负都有关系。

    率先走出屋子的“画中人”,是老人朱敛,依然身形佝偻,笑脸示人,对陈平安抱拳晃了两下,说道:“少爷因祸得福,可喜可贺。”

    陈平安点头后,问道:“当时屋外那些骑军和姚家人?”

    朱敛凑到陈平安身边,低声笑道:“那个大伏书院的君子,一出手就镇住了三方人马,门外那位皇子殿下马上就带人离开了,只带走了小国公爷高树毅的尸体,至于御马监掌印太监的那具尸体,提都没敢提一嘴。另外那位年长一些的皇子殿下,跟匆忙赶来客栈的姚家边军,根本就没敢来,调头走了。等到客栈老板娘那些人醒来,这位君子就编了个理由,说公子你大杀四方,以拳服人,又有另外那位皇子插手其中,便大事化了,君子然后继续留在这边蹭吃蹭喝,如果浩然天下都是这样的读书人,那也太有趣了。”

    朱敛随后又聊了一些那场风波的细节。

    陈平安走向楼梯,疑惑道:“九娘他们至今还被蒙在鼓里?这也行?”

    朱敛笑道:“这位书院君子肯定跟三方打了招呼,不许泄露身份,故意隐瞒了客栈众人。”

    陈平安问道:“裴钱人呢?”

    朱敛指了指狐儿镇方向,道:“跟人借了些铜钱,在狐儿镇那边快活着呢。”

    陈平安皱了皱眉头,走到一楼后,径直走向门口书生那边,朱敛没跟上,挺像是个小门小户里的老管家,留在最靠近门槛的桌子旁边坐下。

    陈平安坐在门槛上,摘下酒葫芦,递过去。

    青衫书生摇摇头,直愣愣盯着那位与客人们嬉笑的妇人,“不喝,不是九娘亲手递给我的酒水,没个滋味。”

    陈平安收回手,自顾自喝了一口酒,“当时高树毅他们押送的犯人,是南边北晋国什么人?”

    名为钟魁的书生没有藏掖,随口道:“好像是松针湖水神庙的余孽,以及正统山神金璜府君和他的妻子门客,反正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给那位大泉王朝的三皇子殿下一网打尽了,如果不是你横插一脚,囚车里头,恐怕还要加上好些个姚家人。不过你放心,我答应过你,烂摊子我来收拾,不用担心大泉王朝视你为敌,不过三皇子殿下也好,申国公府也罢,对你心怀恨意,我可拦不住,你要是连这些都应付不了……”

    陈平安笑道:“应付这些还好,相信这个大泉王朝,不太可能出现第二位守宫槐了。”

    这个大泉刘氏王朝,确实比起宝瓶洲中部的梳水国彩衣国,国势要强出一大截。

    至于那位印象不错的金璜府君,为何突然从一国山神沦为别国阶下囚,明明那头青色水牛大妖已经毙命在陈平安手上,事后还给人抄了家,陈平安并不感兴趣,更不会刨根问底,去管上一管。

    当陈平安说到御马监李礼,书生也有些脸色晦暗,似乎是一件挺大的烦心事。

    陈平安见书生沉默,就转头望向客栈外边,犹不放心,站起身,来到官道旁,望向狐儿镇那边,担心裴钱在那边闹出幺蛾子。

    等到陈平安回到客栈,跟妇人要了一桌子饭菜,让朱敛去喊卢白象三人下楼,刚吃完饭,裴钱就晃晃荡荡返回客栈,很是开心的模样,见着了陈平安,便有些心虚,眼神游移不定。陈平安也没有细问什么,只问她吃过没有,肚子滚圆的小女孩摇头说没呢,便吃着桌上的残羹冷炙。陈平安独自走出客栈,散步也散心。

    结果等到陈平安走回客栈,就发现客栈给人堵住了大门,对着客栈里边骂骂咧咧,很是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