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018章 眼熟的羊汤妹
    刘宁臣开着车,瞧了一眼坐在副驾驶,心情极好的申大鹏,忍不住笑了笑:“你小子来找我就是因为这事吧?还口口声声的想我?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其实也没多大事,就是后面这家伙看上了我们班的一个女生……”

    申大鹏把事情的经过跟刘宁臣大概说了一遍,最后还特意强调在医院里申海涛是知道这事儿的。

    “哦?你爸都知道了?”

    刘宁臣听说申科也知道这事情就没再教训申大鹏,而是指了指后面的孙大炮子,有意提高了嗓门:“后面那家伙怎么办?用不用我把他扔拘留所里关几天?”

    “一会再说吧,先扔车里,让他冷静冷静,咱俩不还得喝羊汤去吗?别扰了咱哥俩的好心情……”

    申大鹏和刘宁臣俩人有说有笑,孙大炮子在后面冷汗直流,可是足够冷静了,后背的汗水顺着脊背淌下来,裤衩里都能养泥鳅了。

    老穆羊汤馆,青树县有名的小饭馆。

    十几年的时间,一直都开在这较为偏远的客车站旁边,只有一个三十多平米的小屋子,除去厨房占的地方也就不到三十平米的空间,里面拥挤的摆放着四张餐桌。

    此时正是饭点,四张餐桌已经坐满,只剩下围着墙壁搭着一排与餐桌同样高矮的小木板,旁边摆放着几个小凳子,作为人满时的备用。

    若是高个或者胖子坐在那里,蜷缩着身子,极为难受,就是这样的环境,屋子里面还是拥满了人。

    老穆羊汤馆之所以火爆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干净,无论是墙壁、地面、厨房,全都干干净净,餐桌上也没有半点粘稠的油腻感。

    第二个原因,就是因为羊汤和烧麦纯正的味道,配方是他们家独有的,羊肉是老板专门去外地购买的活羊。

    此时,申大鹏一米八的身高,正蜷腿坐在对着墙面的小木板前,冲着厨房里面喊着:“服务员,两碗羊汤,两屉烧麦,一盘酱牛肉……”

    “嘿,你小子,我请客吃饭,你还点酱牛肉,这是要大吃我一顿呐?”

    刘宁臣嘴上数落着,却又冲着里面喊:“两盘酱牛肉……”

    两人叫完不多时,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生就端着两碗羊汤从厨房走了出来,随后又把两屉烧麦和两盘牛肉放在了申大鹏面前。

    烧麦的笼屉正冒着热腾腾的蒸汽,一不小心,小姑娘的手被烫了一下,惊呼一声,赶忙放到嘴边吹了吹。

    老穆羊汤馆是在背阴的南边街道,没有阳光直射,借着微弱的光线,申大鹏有意无意的瞧了瞧被烫到的小姑娘,本想着询问一声是否严重,可眼睛刚落到那小姑娘的面庞上就愣了神,久久没有反应。

    女生乌黑的长发扎成了马尾辫,正在脑后不停晃动,樱红的小嘴唇微微翘起,正在认真的吹动着唇边白如凝玉的细长手指,好像确实被烫的有些痛楚,眉头微微皱起,浓密弯长的睫毛呼扇呼扇着。

    本是一张俊美俏丽的面容,可惜身上却穿着有些褪色的牛仔裤和粉色t恤,若是穿上一身碎花的百褶裙,定会惹来无数男生的火热目光。

    申大鹏也同样皱着眉头,总觉得这小姑娘看起来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却又一时想不起来。

    小姑娘正专心吹着手掌被烫伤的地方,不经意间却看到了申大鹏炙热的目光正目不转睛的望着自己,顿时心中不悦,狠狠剜了一眼,转身进了厨房。

    申大鹏的目光一直护送小姑娘进了厨房,还没有回过神来,却被刘宁臣的嘲笑声唤了回来。

    看着刘宁臣一脸坏笑,申大鹏无奈解释:“刘哥,你别误会,我没有其他想法,只是看那小姑娘有些眼熟而已。”

    “哈哈!”

    刘宁臣一口羊汤差点没喷出来,大笑不止:“你小子这搭讪的技术也太烂了吧?还看着眼熟?你怎么不说她像你死去的女朋友?你什么心思,刘哥我还不知道吗?等着,我去帮你问问她的名字。”

    “刘哥,不用……”

    申大鹏伸手欲要阻止,谁知刘宁臣更快一步。

    刘宁臣走到了厨房门口,正巧小姑娘又从厨房里出来,随手掏出了怀兜里的警官证,正色说道:“小同志你好,我叫刘宁臣,公安局治安科的,问一点问题。”

    看着刘宁臣的警官证,小姑娘稍稍有些惊慌,点了点头。

    “你们这附近是车站,流动人口比较多,有没有遇到过收保护费的?有没有什么黑势力骚扰你们?”

    刘宁臣继续一本正经的询问。

    小姑娘摇了摇头,“没人收保护费,也没有遇到黑势力……”

    “没有就好,若是有什么事,记得报警。”

    刘宁臣转身欲走,又突然转过身来,“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看你好像未成年吧?怎么这家店的老板还雇佣未成年人吗?这可是犯法的……”

    “没,没有,这间店是我爸开的。”

    小姑娘连连摆手,生怕刘宁臣误会,连连解释:“我叫苏酥,是一中高一的学生,啊不,今年高二了,现在放假,我就在店里帮忙,我爸爸是老实人,不会做违法乱纪的事情。”

    “啊,原来如此,没有雇佣童工就好,那你快去忙吧。”

    刘宁臣自顾回到了座位上,冲着申大鹏得意的眨了眨眼睛,“别说刘哥不帮你,我可给你问好了,这小姑娘是一中高二的学生,叫苏酥,放假了在家里帮忙。”

    “苏酥?真好听的名字……”

    申大鹏觉得耳熟,可脸上仍是一片茫然,前世的记忆已经不是那么清晰,尤其是一些和他不相关的人或事。

    在申大鹏的风卷残云之下,两盘牛肉、两屉烧麦吃的精光,刘宁臣就在一旁笑呵呵的看着,偶尔喝口汤,吃了几个烧麦,至于酱牛肉,一口都没动。

    “吃完啦?服务员,结账!”

    刘宁臣看着一扫而光的盘子,忍不住感慨,申大鹏这是在家里饿几天了?这么能吃?

    结完账,两人腆着肚子回到了面包车里,刚一进去,就闻到一股汗臭味,不由得皱了皱眉。

    再看向车后座的孙大炮子浑身大汗,好像刚冲了澡似的,胸前纹的下山猛虎,也如落汤猫一般,俩人顿时明白过来,这汗臭味是哪里来的了。

    (苏酥是不是女主呢?你们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