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046章 面子问题
    “吃饭,三个人,还有位置吗?”

    申海涛同样礼貌的回应。

    “先生,不好意思,现在餐厅的座位已经满了……”

    “那包房呢?”

    申大鹏在一旁插嘴,心想松白大厦那么多包厢,应该有地方。

    “包厢还有,不过包厢是有三百块最低消费……”

    “咱们只有三个人,应该花不了那么多,要不然等一会,看看有没有快要吃完的?”

    三百块钱虽然并不是什么大数目,可三个人吃顿饭最多也就一百多块钱,到包厢就要多花二百,刘凤云怎么算也觉得是在浪费。

    正在三人为难之时,朱厚带着朱神兵和朱神佑从一旁经过,不经意间看到了申海涛,赶忙大步跑了过来,一把抓住申海涛的手,热情的摇晃着:“哎呀,申局长大驾光临,您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我好来迎接呀。”

    看着朱厚比上次家庭聚会时热情多了,申大鹏在旁边笑呵呵的插口:“我们这不是打算吃顿饭嘛,没想到您这里生意太好,连个位置都没有。”

    这话申海涛肯定不好意思说,不过申大鹏脸皮厚。

    “没有位置?谁说没有?”

    朱厚瞥了申大鹏一眼,记得他是申海涛的儿子,也不敢怠慢,冲着服务员呵斥:“申局长来了,还不赶紧去开个包厢?我告诉你们,以后申局长来了一律包厢,没有低消,还有,今天我请客……”

    朱厚最近可是见识到了县容大队的权力,之前还有些瞧不起,但现在却是有些担忧,很多商户门口的违建私建都限期拆除,牌匾挂出来不合规矩的也要整改。

    其实,松白大厦在县里审批的地方也没有现在这么大,是他私自把附近的人行道和小街道以及绿化带都给占用了,改变成酒店自己的喷泉、停车场,虽然他后面有人,但是县容大队若一心找麻烦,也不好办。

    “朱老板,能免低消我已经很感谢了,至于免单,还是算了吧。”

    申海涛本就不是贪图小便宜的人,更何况朱厚又是他老同事朱淳的亲弟弟,哪能让人家破费,客气了几句直接拒绝了。

    一家三口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进了包间,刘凤云感觉到了与之前的不同,服务员全都对他们客客气气的,不由得有些忐忑,老公这还没被任命为局长,已经这般待遇,若是真当上了局长,那还了得?

    申海涛一家人离开,朱神兵却皱着眉,“刚刚那个学生模样的小子是谁啊?我怎么看着他有点眼熟?”

    “那是申海涛的儿子,如今可是局长公子了。”

    朱厚解释说。

    “什么破局长,清水衙门而已。”

    朱神兵不以为然,嗤之以鼻。

    朱厚却摇摇头:“之前我也以为县容大队是个清水衙门,但是现在看来,权力可是不小!这次再跟环卫办合并之后,不只是管理小商小贩,只要跟城市建设h县容-市貌搭边的全在他的管辖之内,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厉害,想出这么一个部门来,把以前没人管的地方全都给管了。”

    “再厉害还能有我大伯厉害?”

    朱神兵始终认为,公安部门相当于兵,行政部门相当于秀才!

    古人都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他可不相信,一个新建立的部门,还能比他大伯的巡警大队还厉害。

    “那他倒还无法跟你大伯相比,只不过级别要高上一些,可能要提副科或者正科级别了。”

    朱厚也是有些苦恼,早知道申海涛会青云直上,当初就应该早早的巴结一番,有他大哥朱淳从中帮忙,肯定容易搞定,如今人家已经是局长了,哪里还会在乎他的仨瓜俩枣。

    雪中送炭,永远都要比锦上添花更容易让人牢记于心。

    朱神兵眼中闪着阴霾,暗暗不爽,以前他是县里同龄人中几乎最牛的存在,那些更大领导的子女,要么早走了仕途,要么去做大生意去了,县里根本没有人能够与他争锋,就算有想法的,也被他全都治服了。

    可现在却突然出现个申大鹏,和他年纪差不多,摇身一变成了局长公子,在外人看来,定会觉得比他更有地位,心理的落差,让他倍感不爽。

    相比朱神兵阴冷的表情,朱神佑却要淡然许多,他是看不上这些纨绔子弟混社会的一套小把戏,他是要做大生意的,自然不会争夺这些虚名。

    手机大卖场的商铺已经选好,就在青树县最繁华的步行街,一口气租了三个门市,全部打通后,十分敞亮。

    虽然租金价格贵了一点,但是中间有朱神兵帮忙,也已经把价格压到了最低。

    再说他选的行业,翻新手机的利润简直是暴利,他已经从南方请了专业师傅过来,翻新销售一条龙,赚钱,还不是跟造钱一样。

    申大鹏的小姨这几天可是累坏了,一心想要将净水厂张罗起来,县里、市里来来回回折腾着跑了七八趟,四处打听净水器的价格。

    对于小姨的决定,小姨夫向来都是支持的,看着刘凤霞累得脸色都有些泛黄,王志伟还心疼的给她按摩,又不能直接阻挠,只得旁敲侧击的劝着:“小霞,你是要开个净水厂,可不是小超市,什么事也不能一天全都做完吧?得注意身体,别厂子没张罗起来,你先累倒了……”

    “嗯,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刘凤霞随口应和,心思却根本没在对话上,而是不停的看着表,心想怎么还不到申大鹏放学的时间,她还有事要商量呢。

    正烦闷的时候,家里的电话响了,王志伟接起电话,听到对面传来的声音,他下意识就坐得笔直,陪笑着说:“喂,厂长啊,您打电话来……”

    王志伟脸色紧张,吓的不行!

    他今天早走了一会儿,只跟科长请了个假,没有汇报到厂里,此时厂长打电话,定然是来兴师问罪的,可两人嗯啊的说了几句,王志伟就把电话递到了刘凤霞面前,极小的声音提醒:“咱们厂长,权津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