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092章 让出来吧!
    申大鹏正纳闷之时,净水厂的一群人也赶来了,小姨雇了一个小货车,上面全是各种设备、传单,还有借来的台架子、标语、横幅。

    “鹏哥,这怎么回事?他们怎么先把场地给占用了?”

    孙大炮子从小货车上跳下来,光着个膀子,汗流浃背,心中却是郁闷,冷森森的大吼:“特娘的,要不要我叫人来把他们的台子给掀了?”

    “那是朱家兄弟的台子,我倒是敢掀,但是你也敢掀?”

    申大鹏摇了摇头,紧皱着眉,虽然他心里也对朱家兄弟不满,可都是做生意的,也不好直接发生冲突。

    “小姨,你看这促销活动能不能改个时间?”

    申大鹏最后还是决定大事化小,毕竟做的都是正当生意,又不是黑老大抢地盘。

    “改时间?我传单都发出去近万张了,大家都知道今天举行促销活动,咱就这么随意的改变活动时间,不好吧?”

    刘凤霞心里也是烦闷,本来预定好的事情,却突然发生了变故,听着舞台上的歌手唱歌,都感觉是在狼嚎。

    闻言,申大鹏却是一愣:“你发了近万张传单?那么多?”

    “嗯。”

    刘凤霞点点头:“我还去县里的广播电台做了广告呢。”

    申大鹏觉得不对劲,这么大的阵势,朱家兄弟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他们还选择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举办促销活动,这就有点意味深长了。

    实际上,朱家兄弟早就看到了净水厂拉设备的小货车,也看到了愁眉苦脸的申大鹏一伙人,他们俩兄弟却是躲在舞台后面偷笑着。

    朱神兵嘴角泛着冷笑:“这回看治不治的了申大鹏,咱们连宣传都不用,他们花钱做广告,咱们办活动,今天这么多人,估计好多都是被他们的广告引来的。”

    “你倒是有点小聪明,不过我感觉申大鹏不会善罢甘休,咱们还是小心一点,别被他在暗地里使了坏。”

    朱神佑的右眼皮一直跳个不停,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朱神兵却不以为然:“咱们活动都开始了,地方也都占上了,他还能做什么?要是还想做活动,他们到可以去马路中间,够宽敞,哈哈……”

    虽然听不见朱家兄弟在说什么,但是看他们在不远处对自己指指点点,申大鹏脸色难看,越发觉得其中有问题了,犹豫了片刻,给郭磊打了个电话。

    没过多久,一辆城管执法车就开到了清水广场,大喇叭喊着:“广场正在做活动的商家,马上停止一切促销活动,立即撤出场地,否则没收活动设备……”

    “特么的,在青树县,还有人敢来我的场子捣乱。”

    朱神兵大怒,欲要冲出去理论,却被朱神佑给拦住了。

    朱神佑摇了摇头,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郭磊:“我们凭什么要撤离?你们管得似乎太多了点吧?这里经常有商家搞活动,也没看谁被撵走了。”

    郭磊鄙夷的瞥了朱神佑一眼,手中拍打着一叠文件:“根据县里文件,在人行道等公共场所上进行产品宣传促销活动,届时需占用城市道路和公共用地的,需要向城市管理部门提出申请,审核通过后方可进行。你们申请了吗?”

    朱神佑看着郭磊手中不断晃动的文件,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他脸色铁青,犹豫了片刻,挥了挥手:“神兵,告诉他们,撤。”

    “撤了?这么多人力物力,说撤就撤了?不行。”

    朱神兵怒目圆睁,横着膀子大喝:“他们要是敢搬我东西,我马上就报警,让大伯来……”

    朱神佑直接打断了朱神兵的话,冷眼呵斥:“你是法盲吗?跟他们对着干,那是公然暴力抗法!你是不是傻?县里有文件,闹大了我爸也罩不住。”

    “这……可……”

    朱神兵心里是一万只草泥河蟹马在奔腾,咬牙切齿的瞪着郭磊,食指虚点几下:“你小子等着,敢跟我玩是不?好,很好。”

    朱家兄弟心里纵有千般不服,万般不愿,最后还是命人收拾舞台和设备,灰溜溜的准备离开。

    可他们这面的舞台刚刚撤离,净水厂那面的舞台架子就搭上了。

    这下朱神佑可不服气了,阴测测、文绉绉的在郭磊身边指桑骂槐:“怎么地?我们普通商家不能在广场做活动,局长家的亲戚就可以喽?”

    郭磊笑了笑,从文件夹里抽出一张a4纸递给朱神佑,只见上面打印着:“我是鹏湖纯净水厂,由于市场竞争激烈,兹定于本周周日,在清水广场举行促销活动。活动期间严格按照城管部门要求摆放商品,严格遵守各项规章制度。望城管部门批准!”

    “呃……”

    见到净水厂的申请,朱神佑还有点不服气,频频点头:“好,那我回去也立刻申请一个,下周举办,还在这清水广场。”

    “可以,一切按照程序来,我们也不想难做,你只要申请了,而且同一天没有其他人先你申请,我们都会批准的!不过要是没有报备,我们也要按照规章制度执法。”

    郭磊说的义正言辞,倒也配得上他身着这执法的制服,按照申大鹏的嘱咐,没有去故意刁难朱神佑。

    虽然朱神佑觉得这是申大鹏在报复,但是人家执法部门无论是说的,还是做的,都是有理有据,完全看不出来是公报私仇,他也只能忍气吞声,默默离去。

    看着朱家兄弟落魄的离开,孙大炮子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鹏哥,还是你神机妙算啊,提前让我写了那个申请表给磊哥,不然的话,今天咱们可真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了……”

    申大鹏只是淡然的笑笑,他是重生者,不想借助公权力来以权谋私,所以事事都是按照规矩来,这样以后也没有人能在他父亲身上做文章。

    活动的效果确实不错,傍晚熙熙攘攘的人群逐渐散去,一天时间竟然卖出去了难以置信的四千多张水票,再加上饮水机,粗略的计算一下也有五万多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