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097章 一起看吧!
    看着申大鹏三个字彻底落在和解书上,朱神佑松了口气。

    这些送出去的东西,从谢子豪那边都能找回来,无所谓的。

    朱神佑刚刚离开,申海涛就匆匆忙忙的跑进了病房。

    他已经从刘宁臣那里得到了消息,但是此时看到自己儿子腿上打着石膏,也是脸红脖子粗,气的大声骂娘,要给刘宁臣打电话,让他在局里好好收拾收拾谢子豪,替儿子报仇。

    “爸,算了,我已经跟他们和解了,和解书也已经签了。”

    申大鹏把五万块钱、手机、手机卡拿了出来给父亲。

    “和解了?”

    申海涛询问经过,申大鹏大致分析了一下。

    “小姨刚开的净水厂,不宜树立敌人,爸你和朱淳也是老同事,他们朱家的实力你也知道,不太好得罪,我的伤也不太严重,所以就和解了。”

    申大鹏把五万块钱给了父亲,手机和卡号也打算跟父亲换一下。

    “这手机你就留着吧,以后方便联系,若是再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先给我打电话,知道吗?”

    申海涛并不在意手机是不是新款,有多少功能他也不会用,更不会在乎手机号是四个8,还是八个4。

    申海涛接了个电话,局里有事,又嘱咐申大鹏别乱动,这才离开。

    “鹏哥,你这可是二进宫了。”

    申海涛前脚刚走,李泽宇恍如大赦,突然扯着嗓门大嚷。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盼着我点好?”

    申大鹏有些无语,伸手要去打人,可腿上有石膏,行动不方便,被李泽宇轻松躲开了。

    “好好说话?鹏哥你又住院了?”

    李泽宇试探的换了个说法,申大鹏却是更加无语,闭着眼睛,不想看到李泽宇傻呵呵的笑脸。

    “鹏哥,你看谁来看你了。”

    病房的门被推开,李泽宇一看来人,小声提醒。

    申大鹏抬头,竟然是曹梦媛和林晓晓来了!

    两女的脸色都不是太好,尤其是曹梦媛,看到申大鹏腿上打着石膏,更是黛眉紧促。

    “申大鹏,你的腿没事吧?会不会瘸了?你要是瘸了,我们家梦媛可怎么办?”

    林晓晓嘴上开着玩笑,踱步走向李泽宇。

    “没什么大事,骨裂而已,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

    申大鹏也是尴尬,林晓晓这玩笑开得,有点太赤裸了吧?

    抬头望向曹梦媛,他着实有些受宠若惊,根本没想到曹梦媛会来看他,毕竟他是为了保护其他女生才受伤的。

    “你干什么啊?”

    李泽宇抬头盯着林晓晓,不明白她为何要踢他的凳子。

    “你说干什么?傻呵呵的等着看戏呢?”

    林晓晓直接揪着李泽宇的耳朵,在凄厉的哀嚎求饶中,俩人撕扯着出了病房。

    房间突然安静下来,申大鹏和曹梦媛俩人皆是有些尴尬,相视一笑,曹梦媛缓缓坐在了原来李泽宇的位置上。

    “你的腿……”

    “我的腿没事,就是跟骨骨裂而已。”

    申大鹏轻轻敲了敲腿上的石膏:“这石膏只是为了保护不让腿部移动,免得对跟骨造成二次伤害罢了。”

    “你放心,现在是法治社会,坏人肯定会被绳之以法的。”

    曹梦媛目光坚定,语气也是不容置疑,就好像她已经看到了谢子豪的结局一样。

    “我已经跟他们和解了。”

    申大鹏表情淡然,或许这个消息会让人觉得他是胆小怕事,但既然是事实,就算他现在不说,以后大家也会知道。

    “和解了?”

    曹梦媛愣住了,有些惊讶。

    谢子豪伤人是无可争议的事实,只要等公安机关调查取证,最差也得判他轻伤害,她想不明白申大鹏为何会选择和解。

    “报仇也不急于一时,蛇打七寸,既然不能将他彻底解决,还不如暂时放弃。”

    申大鹏的目光冰冷,他与朱家的梁子已经结下,在他心中,朱家已然是必须解决掉的仇人,但现在他还无法与朱家抗衡,自然不能打草惊蛇。

    曹梦媛并不清楚申大鹏心中的想法,不过看到申大鹏并无大碍,也是不再提心吊胆,从书包里翻出了一本厚厚的笔记:“这是我上课记的各科知识点,你没事的时候看一下吧。”

    其实申大鹏完全可以自学,在学校多数时间也是在自学,不过曹梦媛一片好心,他也只能把笔记接到手中,道了声谢,翻看着密密麻麻的娟秀小字,还带着阵阵清香,不由得赞叹:“真好看……”

    “你安心养伤,我先走了。”

    曹梦媛羞红着脸,转身离去。

    申大鹏脸上堆着满足的笑意,慵懒的躺在舒适的床上,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李泽宇回来,估计是跟着林晓晓二人世界去了。

    由于朱神佑给他调了单间,承担了全部医药费,偌大个病房只剩下申大鹏一个人,倒是有些孤寂。

    想下地散散步,跟骨骨裂,想翻个身,打着石膏的腿正被吊在床尾,正在无聊之时,病房的门又被推开了。

    “大脑袋,你这重色轻友的家伙,一个林晓晓就把你给迷的……”

    申大鹏本想数落李泽宇一番,可抬起头看到来人却是王诗诗,顿时语塞:“你,你咋来了?”

    “运动会是咱俩的受难日,都挂彩了,作为同病相怜的伤友,不应该来看看你吗?”

    紧张到跨栏都会伤到下身私密处的王诗诗,和申大鹏单独相处的时候却丝毫不见紧张模样,反而还能侃侃的开起玩笑。

    “倒也对,还是我背你去的医务室呢。”

    申大鹏刚一提及‘医务室’三个字,脑海中瞬间浮现出王诗诗的一双大白腿,目光下意识的瞥向王诗诗下身。

    “乱看什么?”

    王诗诗娇羞的侧过身子坐在了床边椅子上,在书包里翻出一本笔记本:“我带了上课记的各科复习要点,你无聊的时候……”

    手中笔记正欲递给申大鹏,却看到床边已经有一本笔记,定睛一瞧,封皮上正写着曹梦媛的名字,不过王诗诗却是大方:“曹梦媛已经给你送来笔记了?那就两个一起看吧,查缺补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