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098章 伤这么重还找人陪睡
    “好,好吧。”

    申大鹏哭笑不得,怎么两个女生都给自己送笔记?

    难道自己的成绩就那么值得她们担忧?还是说,这只是个来看望他的借口?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扯着,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窗外天色已晚。

    “天都黑了,你还是早点去吧。”

    担心王诗诗一个人回家不安全,申大鹏特意嘱咐她出了医院就直接打车回家。

    “那我走了,明天有时间再来看你。”

    王诗诗笑着走出病房,可没多一会,却是惊叫着跑了回来,好像是受到了惊吓,脸色惨白,不停的拍着胸脯:“吓死人了,吓死人了……”

    “怎么了?”

    申大鹏纳闷不已,王诗诗却带着哭腔:“刚才外面送来个浑身是血的人,胳膊都断了,骨头就露在外面……”

    一想到那血腥的场面,王诗诗频频摇头,闭上眼睛不敢再说下去。

    “你先坐这冷静一下吧。”

    王诗诗的恐惧是由衷而发,申大鹏虽然能告诉她如何放松心情,却也没法消解她心中的恐惧。

    王诗诗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低着头愁眉苦脸,也不言语,紧握的小手时不时擦擦手心汗水,过了好一会惨白的脸色才有了血色,可脑海中那满是鲜血的凄惨画面久久挥之不去,想要回家,又不敢出门。

    “要不然,你就睡我对面那张床吧,反正是单间,也不会有人来,不过,你家里人会不会担心啊?”

    申大鹏腿上还打着石膏,也不能送王诗诗回家,天色也黑了,总不能再把大脑袋给叫回来吧?

    再说了,大脑袋没准还和林晓晓在一起花前月下呢,愿不愿意回来还是两说呢。

    “我父母都到外地出差了,家里就我一个人。”

    王诗诗此言一出,心里就已经后悔了。

    她可是个女生,说出这么主动的话,该不会被申大鹏误以为自己是个坏女孩吧?

    但她说的却是实话,家里的确没人。

    王诗诗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申大鹏也没有别的办法,孤男寡女,只得同住在一个房间里,不过大家都穿着衣服,倒也不会发生什么。

    更何况申大鹏现在还瘸着腿,就算是有贼心和贼胆,他也没那能耐。

    第二天一大早,天才蒙蒙亮,几声礼节性的敲门声吵醒了申大鹏,睡眼惺忪的一瞧,竟然是苏酥来了,手里还提着两个餐盒。

    苏酥刚要说话,就看到申大鹏对面的床上还躺着一人,本来还以为是申大鹏的家里人,可定睛一瞧,却是个与她同龄的女生,好像在运动会上见过。

    惊讶之余,心中暗叹:“申大鹏果然是个好色之徒,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仍有心思谈情说爱,还找个女生来陪他‘睡觉’。”

    不过话说回来,申大鹏色归色,但一件件的事情证明,他还是个比较有正义感的人。

    苏酥觉得,只要自己小心一点和他相处就好了,纵使自己打心眼里感激他的几次搭救,但却也不会因为感激就让他占了便宜。

    “都说吃什么补什么,这是我亲手炖的骨头汤,希望你能早日康复。”

    苏酥心里自有想法,可申大鹏对她的好她也记着,所以天还没亮就起来炖了这锅骨头汤。

    “嗯嗯,味道不错啊,你这手艺真的……”

    申大鹏嗞溜喝了一口,赞不绝口之余,还不忘把王诗诗叫醒,让她也尝一尝。

    王诗诗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了陌生的苏酥,顿时吓了一跳,转而就变成了害羞模样,轻咬着嘴唇,在这里过夜的的事情要是被传出去可怎么办呐?

    食不知味的喝了一小碗,目光时不时瞥向苏酥,想知道这个天使般纯洁的女孩儿是谁,却始终不敢开口询问。

    相比之下,苏酥倒是大方许多,有意无意的试探:“这是你的女朋友吧?对你可真好,还整夜陪护。”

    “不,不是的,我们只是同学而已,昨晚……”

    王诗诗想要把昨晚看到的血腥场面复述一遍,可又着实不想再回忆那画面,再说自己的确与申大鹏一起过夜,就算再怎么解释也是苍白无力。

    不过俩人也没做什么,也没有非得解释的必要。

    苏酥却是微微一笑,以为被她给说中了,不过为了避免尴尬,倒也不再提及,而是岔开话题:“对了,谢子豪故意伤人,你起诉他吗?我可以替你作证。”

    “不起诉了,他已经找人来和解了。”

    申大鹏此言一出,苏酥脸上顿时泛起失望之色,没想到申大鹏跟毛壮一样,都是胆小怕事的人。

    不过转念想起申大鹏为了救她而做的种种事情,并不像是个怕事的怂人,心中顿时觉得奇怪。

    可她与申大鹏又没什么关系,随便找个要去上学的理由,就先离开了。

    在医院疗养的日子虽然无聊,但大多数时间都在睡梦中度过,倒也过的飞快,一周时间转瞬而逝,申大鹏腿上的石膏已经拆除,经过复查后只需要静养,别做太剧烈的活动造成二次伤害就可以了。

    住院这期间,朱神佑带着谢子豪来过一趟,买了不少进口的高级水果和昂贵的补品。

    一是来专门道歉,二是来许诺,表示以后在学校大家好好相处,都是有头有脸有背景的人物,遇事了互相都给个面子。

    申大鹏除了敷衍还是敷衍,嗯啊的应着,心中却尽是轻蔑,他怎么会与谢子豪和朱家兄弟这种下三滥为伍?

    更何况,新仇旧恨,早已刻在心底,他不会如愣头青一般嫉恶如仇,也不是心胸狭窄之人,但却是有仇必报……

    周五晚上,全家人聚会,庆祝申大鹏出院,大舅也听闻了事情的经过,对申大鹏的解决办法也是赞赏有佳。

    反倒是小舅觉得申大鹏被欺负了,要找些人教训一下不知天高地厚的谢子豪。

    “洪斌,你就别跟着捣乱了,就是一群孩子打打闹闹,要是大人参与进去,可就把事情闹大了。”

    申海涛作为父亲,自然是最心疼儿子,可这件事,他觉得大鹏做的很理性,至少不再像以往那般冲动和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