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101章 人家是蝈蝈
    梨树门,是一个以耕地为主,林业为辅的乡镇。

    申大鹏的母亲一家人,都是从这半个山沟沟里出去的,虽然与县里的距离只有五十多公里,但是由于有一大半的路都是土路,又有一小部分是盘山路,比较难走,若是坐大客的话,只怕也得一个半小时左右的路途。

    不过今天倒是快,在高天赐陆巡的带路下,小舅的普桑和孙大炮子的面包车也跑出了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虽然车子都要颠散架子了,但至少三辆车前后到达的时间没差10分钟。

    2000年左右的时候,就算是在青树县,谁家要是有一辆车,都是值得炫耀的事情,普通家庭根本是想都不敢想的。

    如今在梨树门,一个小小的乡镇上,普通人更是鲜少能够见到轿车,尤其是陆巡lc100这种大家伙,尤其震撼。

    当高天赐的车停在乡里的路口时,已经有人驻足观看,当三辆车都出现的时候,立刻引起了众人的围观。

    显然三辆车是一起的,也不知道是去往谁家,但不管是谁家,肯定都能证明家里的后辈发达了。

    仅容一辆车通行的狭窄小路两侧,是一座座灰瓦泥墙的平房,虽然看着不太美观,但每一座房子,都是一个家,不像匆忙的大城市,高楼大厦几十层,拥挤着街道,却空落了房子,哪里还有个家的样子?

    每一个泥土平房的前后都有自家的小院子,里面有的种着青菜。

    有的种些水果,什么李子树、杏树、山里红,应有尽有,就连李子树都分干核和湿核,红李子和黄李子。

    各家的木篱笆下面都长着一株株矮小的草莓秧,那时候还不叫草莓,也没有现在的那么大,只有拇指大小,还叫做草果。

    遥看着李子树上的颗颗果实,还有杏树上已经成熟到快要烂掉的金黄小杏,申大鹏真有一种想要爬上树摘一堆,然后痛痛快快的吃一顿的冲动。

    像这种没有农药的纯天然水果,也就乡下才会有,而当地人还不当好东西,任由它们烂在树上。

    大舅、小舅、父亲一群人先回了姥姥家,而申大鹏这车人则是在乡里寻找着可以过夜的宾馆。

    可惜,乡里根本就没有宾馆,只有条件简陋的小旅社,还仅有一家!

    毕竟是乡下,几乎没有流动人口,除了每年卖粮的时候会有些粮贩和司机在旅社里凑合,其他时间也没人会来穷乡僻壤的地方。

    “这,这都是什么啊,方块格纹的蓝色床单?大红大绿的花被罩?哎呀呀,你看这还是水泥地呢,连瓷砖都没有,更别提地毯了,这种地方怎么能睡人啊?而且,这屋子里面怎么一股怪味?长霉了吗?怎么连洗手间都没有嘛?”

    打扮像个大花鸡一样的李文婷站在房门口,捂着鼻子满脸嫌弃。

    “这不挺好的嘛,虽然破旧了一点,但还是很干净整洁的,说明老板也是个干净利索的人。”

    高天赐表现的很淡定,可是那种无所谓的脸上却写满了纠结。

    倒是王雪莹,根本就没有搭话,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说,只是饶有兴趣的**着墙边慵懒的小猫,挠了挠它的下巴,换来了小猫咕噜噜舒服的叫声。

    “不好意思,你们没得选择了,乡里只有这一家小旅社,如果你们不想住在这里,恐怕就只能在车里睡了。”

    申大鹏看表姐为难,也是有些头疼,也不知道这李文婷扭捏个什么劲儿,不就是找个地方和男朋友出来鬼混吗?还那么在意环境干嘛!

    “那咱们就住下吧,总比窝在车里舒服多了。”

    赵宇点点头,同意住下了。

    “住这里可以,那你晚上得搂着人家,要不然人家害怕。”

    李文婷撒娇似的搂着赵宇的手臂,可申大鹏怎么看着,都像是个大花鸡在‘讨要食物’。

    “好,好。”

    赵宇无奈应和,向后躲闪的时候,不小心踢到了一个金属的罐子,发出当啷啷的响声。

    “赵宇,你小心点,别把人家那痰盂给弄撒了。”

    高天赐抬脚将金属罐子踩住,轻轻踢到了一边,可一不小心却给踢倒了,里面的液体撒在了裤脚,嘴里还嘀咕着:“一个痰盂,你装这么多水干什么,真是的……”

    “高大少爷,隆重的给你介绍一下,这不是痰盂,这是夜壶,住平房,半夜上厕所不方便,所以都在屋子里放个夜壶,可以解手。”

    申大鹏此言一出,高天赐顿时嫌弃的咧了咧嘴,用力跺跺脚,希望能赶紧甩干净。

    而李文婷也终于弄明白了,只怕屋子里的怪味就是这夜壶里的尿骚味,应该是收拾房间的时候忘记倒掉了。

    申大鹏觉得好笑,一个城里的公子哥,竟然不知道夜壶和痰盂的区别,谁家痰盂会弄成跟水桶那么大?那得把肺咳出来,才能装得满。

    不远处的一座矮山脚下,正有一条小河潺潺流淌,申大鹏看着有些激动。

    梨树门,这是他儿时最喜欢的地方,每当寒暑假都会来姥姥家待上一段时间。

    夏天,与一群小伙伴光着膀子四处跑,浑水摸鱼,上树摘果,冬天,小脸蛋冻得通红,却还是在外面堆着大大的雪人,在冰面上打爬犁。

    前世儿时的一幕幕回忆在脑海中转过,看着那条与记忆中没有任何变化的小溪,微微一笑:“我带你们去小河边走走吧?还能凉快一些!”

    正午时分,烈日当头,哪怕已经是九月初秋,仍是炎热的很,申大鹏刚刚提出建议,众人便频频点头同意。

    “诶,你们快看,这里有一只蚂蚱,它怎么不动呢?”

    高天赐好像发现了新大陆,指着一处草丛下面兴奋的瞪着眼睛。

    “估计是被你吓着啦。”

    刘雨薇心情好了,也开起了玩笑,可当目光投过去之后,却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拜托,那不是蚂蚱,人家是蝈蝈!”

    “蝈蝈?这不是绿色的蚂蚱吗?”

    高天赐想要伸手去抓,可看着那绿色坚硬的壳,最后还是没下去手,生怕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