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140章 咽不下这口气
    “那……那多谢书记了,我们就先走了,全得指着曹书记帮忙……”

    翁红敏剩余的讨好之言不曾说完,就被陈克斌拉着带走了,只留下仍旧皱眉的曹新民。

    未等到月的初冬,还在0月的尾巴时间,青树县的空中就飘起了200年的第一场雪。

    雪花都不曾成型,洋洋洒洒从空中飘落,却有一半刚落到地面,便已然融化成水,如此一来,地面上都是雪和水的融合物。

    天冷了,倒是给了朱神佑一个能够停工的借口,纵使外界都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朱家人还是把这一切都说的堂而皇之,但就算说的再好听,他们也只能哑巴吃黄连,苦水自顾往肚里咽。

    处于停工状态的破败厂房中,砖瓦水泥随意丢在地上,都没有任何遮挡,被雪和水沾湿之后,只怕很多材料都已经成了废品,朱家两兄弟和谢子豪坐在宝马7系里,看着冷清的一幕幕,心头便开始泛酸。

    李余和年顺骗走的三百万现金都是朱神佑的,但盖厂房的这些投入却是朱神兵和谢子豪家里一同投入的,现在骗子跑了,等于项目告吹,这前期投入的一百多万也是只换来了这个破败厂房的框架,怎能叫他们不心痛?

    “特么的,堂哥,我就觉得申大鹏那小子一天天没憋什么好屁。”

    朱神兵用力锤了锤方向盘,车喇叭发出阵阵刺耳鸣响,他眼中满是怨恨,“那小兔崽子肯定早就看出来那两个骗子有问题,所以才放弃了合作,他特么却不告诉我们,故意让咱们吃亏,估计他现在正特么的躲在一旁偷笑呢。”

    “那个**崽子还踢爆了我的……还打伤过我。旧仇未报,这又添新恨,这次我要是不弄废他,我就不姓谢。”

    谢子豪差点说出自己蛋蛋被申大鹏踢爆了一颗的事情,幸好及时改口。

    但朱家兄弟其实早就知道,尤其是朱神兵,更是感同身受!

    当初因为苏酥那个臭丫头,他的蛋蛋也被踢碎过,他和谢子豪也算同病相怜,所以对申大鹏的仇恨要高出朱神佑几倍不止,俩人你一句我一句,商量着要找人弄了申大鹏。

    “行了,你们俩就别在那里捣乱了,赔了这么多钱,还不够闹心吗?”

    朱神佑刚以教训的口吻说完,就看到了谢子豪阴冷的目光,顿时反应过来,这谢子豪他可惹不起,手机通讯卖场能够赚钱,还是多亏了谢家的帮衬。

    赶忙调转枪头对准了好欺负的朱神兵,“尤其是你啊,神兵,别再给我惹事了,想要教训他也等县里把厂房的事情处理完,咱们把损失降到最低,之后,哼哼,我怎会饶了他?”

    朱神兵和谢子豪两人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却没有一人去回应朱神佑。

    “你们可千万别惹麻烦了,我还得去找人跑关系,神兵,送我去县政府……”

    朱神兵也不回应,只是乖乖将朱神佑送到了县政府,朱神佑前脚刚下车,他就载着谢子豪匆匆离开了,至于他俩想干什么,谁都不必开口,也同样心知肚明。

    不过可惜,朱神兵一连打了七八个电话,平时跟在他屁股后面,诅咒发誓唯他马首是瞻的那些大哥们,一听到要对付申大鹏,瞬间都变成了哑巴。

    “特么的,特么的……”

    朱神兵气愤难当,短暂失去了理智,把手里的电话狠狠甩了出去,不偏不倚打在了车子的挡风玻璃上,手机碎成几块的同时,挡风玻璃也出现了一个小坑,

    “这帮王八蛋,狗篮子,一个个平时吆五喝六,到我酒店里吃吃喝喝的时候,浑身都是胆,现在让他们办点事,全都跟我装大尾巴狼。”

    “申大鹏现在跟县里、市里都有些关系,那帮废物不敢动他也是情有可原,只要他们别把咱们对付申大鹏的消息说出去,已经算是够义气了。难道,你们青树县就只是这些无赖混子?就没有一个真正混社会的大哥?”

    “真正混社会的大哥?倒是真有个人……”

    朱神兵揉搓着皱成川字的眉头,思索许久,脑海中逐渐显露出一个人的名字,陈保量!

    陈保量!..

    若是申大鹏听到这个人的名字,只怕杀人之心都会无法抑制,前世的时候,朱淳就是雇佣陈保量行凶,把父亲给捅成了重伤,这个仇,他还未报呢。

    不论是前世,还是申大鹏重生的后世,陈保量都是稳稳坐着青树县地下的头把交椅!

    从八十年代开始,在青树县就已经很有名气,无人敢惹,后来赶上了政府严打,被抓进了监狱,出狱后就带着一群兄弟去市里闯荡搞地产开发了。

    在青树县里,更是已经成了传说级的大佬人物,像孙大炮子和赵辉那种所谓的混子大哥,见到陈保量都得恭恭敬敬的叫一声‘量爷’!

    不为别的,就凭着当年在公安局门口持刀砍人,活生生把人给砍成了重伤,就这份胆量和凶狠劲头,谁能做得到?

    虽然后来因为这事蹲了大牢,但是凶名在外,无人能比。

    “陈保量?你能找到他?那可是个大佬,听说在市里做生意都经常黑吃黑,市里的不少大哥都不敢招惹他,若是你能让他出手,绝对让那个臭小子生不如死……”

    谢子豪对于申大鹏的仇恨,丝毫不比朱家兄弟少,甚至在他这个从来没被欺负过的市里公子哥眼中,与申大鹏的仇怨都是不死不休的。

    “我也只是在一次家庭聚餐上见过陈保量,不过他对我大伯和大伯母都挺尊敬的,说话、办事都是客客气气的,不过他是大佬级别的人物,能不能请得动我就不知道了,而且这事又不能让大伯和伯母知道……”

    “哎呀,你这真能啰嗦,什么事不都得试一试?就今天晚上,咱就好好安排一下,不看僧面看佛面,怎么也能得卖你大伯个面子吧?”

    谢子豪可不管谁是谁,只要能帮他报仇,叫他干什么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