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192章 高家父子拜年
    “这三个小混蛋,真是让人头疼……”

    对于申大鹏三人的戏耍打闹,屋子里众位长辈只能无奈摇头。

    毕竟在他们看来,不管申大鹏三人以后有了多么大的长进,那也永远是他们心目中长不大的孩子。

    申大鹏这一代基本都是独生子女,他们是幸福的,同样也是不幸的。

    幸福是可以将父母双亲乃至大家庭的万千宠爱于一身,不幸则因为简单的孤独。

    没有人可以陪着在泥土地里奔跑打滚,在小溪沟塘里抓鱼摸虾,没有人会因为一张卡片、一颗玻璃球而吵得面红耳赤,没有人在你睡前还跟你争抢着被褥与划分界限,更没有人会尿炕之后将责任赖在你的身上。

    孤独,简单的孤独,不言而喻,但却直到中年,或许才能恍然大悟,哦,原来我少了一个本应与众不同的童年。

    按照风俗,初二是回娘家的日子,可结果却是小姨夫拎着大包小裹的拜年礼物,顶着满山风雪赶来了乡下。

    小姨夫的到来还不算让人觉得惊讶,但是小姨夫竟然坐着高天赐的车一起来,这就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

    最主要是高天赐的父亲也来了,这要干什么?

    “诸位,新春快乐,在下高浩民,是高天赐的父亲,天赐和雨薇是好朋友,听说雨薇在姥姥家过年,这不我也带了些薄礼来孝敬老人家。”

    高浩民身着整洁的正装,西服领带黑皮鞋,加上手里的人参鹿茸、燕窝鱼翅,哪里像是来拜年,根本就是在炫耀。

    “刘洪顺,雨薇的父亲。”

    相比高浩民的热情,刘洪顺倒显得有些冷淡,两个孩子都小,都在即将高考的重要时刻,他虽然没有明确不同意两人在一起,但也跟女儿有了约定,只有考上好大学才会真正同意,现在高浩民父子年初二就来乡下拜年,是要打算逼宫吗?

    “姥姥好,叔叔们好,阿姨们好……”

    高天赐礼貌的挨个打招呼之后,还不忘冲着申大鹏和刘雨薇得意的挑了挑眉。

    “高总是吧?我是雨薇的小叔,在松白大厦下面开了个烟酒行,没事多去捧捧场啊!”

    刘洪斌毫不客气,直接递出了名片。

    “一定,一定。”

    高浩民频频点头,将名片随手放入兜里。

    “坐……你们还是坐凳子吧,免得皱了衣服。”

    刘洪顺并没有让高家父子上炕,而是示意申大鹏搬了两个稍显老旧的木板凳。

    “坐哪都可以!”

    高浩民面带微笑,将手中的高档‘薄礼’递给了大鹏姥姥,“阿姨,这都是保养身体的好东西,您老没事多吃点,等没有了我再给您送!”

    “别,别给我送了,一辈子习惯了吃大米白面,这些东西我哪会做,一会你走的时候都拿走吧。”

    对于孙女与高天赐的事情,姥姥也略有耳闻,姥姥倒不是反对什么,毕竟是孙儿辈分的事情,她并不想多事。

    只不过在老一辈的观念里,还有着浓浓的门第思想,在他们看来,门当户对是很重要的东西。

    自己家里没钱,嫁了女儿到有钱人家,大部分都会被瞧不起,与其到有钱人家被欺负,还不如找个条件差不多的,夫妻之间互相尊重,互敬互爱,这样才能平平安安渡过幸福的一辈子。

    尤其是今天看到了高家父子的穿着得体,肯定价格不菲,再加上燕窝鱼翅这些拜年礼,姥姥虽然没吃过,但多多少少也知道是高档东西,姥姥也怕自己的孙女在有钱人家受欺负。

    看着老人家虽然满脸尽是慈祥微笑,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自己的礼物,高浩民略显尴尬。

    可是老人家发话了,他也只能听得吩咐,将礼物又放到了地上,“阿姨,这些您吃不惯,那等我给您送点进口的水果!”

    “好,好。”

    姥姥嘴上应着,却踱步去了厨房,忙活饭菜。

    “哈哈,刘副主任,我这次来呢,一是给老人家拜个年,二也是来恭喜你高升,县委曹书记亲自点名提拔,以后刘兄可是要平步青云了。”

    “嗯?”

    刘洪顺皱了皱眉,自己被提拔到副主任也只是昨天的事情,县委里估计都还有人不知道消息,高浩民又是如何得知?

    申大鹏也是不经意看向高浩民,倒是没有商人的那种奸诈狡猾,但铜臭味道还是不可避免,看来高浩民在政府也有些人脉,消息还是蛮灵通。

    其实高浩民也没有专门打听刘家,而是昨晚刘雨薇给高天赐打电话抱怨,说是自己被父亲一顿臭骂,还总是拿自己跟申大鹏作比较。

    高天赐关心的问了原因,这才知道了整件事的经过,挂了电话之后,便将这事告诉了父母。

    本来是因为父母不太支持他和刘雨薇在一起,想着父母得知刘雨薇父亲高升,会改变对刘雨薇的态度。

    但是他也没想到,父亲竟会今天就带着他到乡下拜年,在他看来,也显得有些太势利了吧?

    但是高浩民却毫不在意,在他看来,刘洪顺有了县委曹书记这个靠山,以后最差也得是个副县长才能退休,算起来也是门当户对,这才想着来走动走动。

    其实说到底,他看中的还是后面的曹书记,做生意嘛,方方面面,各个部门,大小官员,哪里不需要安排的妥妥当当?

    县委办的副主任或许官不大,但毕竟是与县长、县书记比较近,就算想要借着鸡毛当令箭,你也得有根鸡毛,对吧?

    申大鹏可是记得清楚,前世高家生意越做越大,大舅在县委办的职位却是原地不动。

    高天赐的父母对待大舅和表姐的态度是多么冷漠,再看看与前世完全不同的场面,不由得阵阵感慨,轻轻叹息摇头。

    高浩民与众人又稍稍寒暄了几句,也是感觉到并不热情,尴尬之余,起身与要离开,却被刚刚进门的姥姥给拦住了。

    “饭菜都做好了,你们咋就要走?来人就是客,吃顿饭再走。”

    姥姥倒是比大舅还热情,可惜与高浩民没有多少关系,而是因为看着高天赐还不错。

    老人家吃的盐比晚辈吃的米还多,看人自然也是有独到眼光,不说高浩民浑身的铜臭味,单看高天赐还是个安稳的孩子。</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