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212章 升官的烦恼
    “大哥,这可是五粮液啊,你这么喝,浪费了!”

    申海涛嘴上说着浪费,可他也没忍住,同样半杯白酒,豪饮进肚。

    看得出来,两人都是异常兴奋。

    刘洪顺是在县委办多年郁郁不得志,结果直接提拔到了县委办副主任,申海涛则是因为申大鹏的劝阻,放弃了竞争巡警队长职位,选择退居二线到县容治理大队。

    没成想县里竟然成立了城管局,反而阴差阳错的成了局长,如今更是不知为何,一夜间成了县建委会的副主任,这让人如何不高兴?

    “大哥,海涛,你们俩少喝点,不,咱高兴可以多喝点,但咱慢点喝……”

    刘凤云给两人都倒上了半杯酒,随后想想又给倒满了,脸上也是始终洋溢着笑容。

    自己的大哥、老公全都升了官,就算她不是个爱炫耀的人,可也毕竟是个女人,以后在朋友和同学面前又可以多些面子。

    “好,慢点喝,慢点喝,媳妇,你再去炸个花生豆,这盘凉了。”

    申海涛盯着盘中的花生豆,其实哪里是凉了,而是没有几粒,只剩下咸盐沫了。

    “等着,马上就好。”

    刘凤云起身,哼着小曲便进了厨房。

    “哈哈,咱俩升官,看给她乐得,女人呐!”

    刘洪顺滋溜微微抿酒,转头看向了面沉如水的申大鹏,后者正食不知味的嚼着米饭,连口菜都没吃,“大鹏,你傻愣着干嘛呢?光吃饭不噎得慌?吃菜啊!”

    “啊?哦哦!呸呸,嘶啊……”

    申大鹏恍然回过神,频频点头之余,心不在焉的夹起一筷子菜便往嘴里塞,嚼了几口便连带米饭一齐吐了出来,感受着舌头与口腔中的辛辣感觉,这时才发现,自己吃了尖椒干豆腐中的一整口辣椒。

    “哈哈!!”

    刘洪顺与申海涛两人作为长辈,却都是忍不住大笑。

    “呵呵!”

    申大鹏只敷衍的干笑一声,便又恢复了沉默。

    “大鹏,我和你爹都升官了,我看你怎么好像不太高兴?你也快成年了,要不然……偷偷开点荤,也跟你大舅我喝一口?”

    说着,刘洪顺把酒杯递到申大鹏面前,后者闻到白酒的辛辣味道,皱着眉向后闪了闪。

    “大舅,爸!升官了固然是好事,但手中权力越大,责任就越大,自然……需要承担的责任与后果也都是成正比的。”

    申大鹏放下了手中碗筷,表情显得有些纠结。

    他想要提及烂尾楼的事情,却又怕扫了大舅和父亲的雅兴,但不说出来,又总觉得心里烦闷,所以只能旁敲侧击的小心提醒。

    申大鹏此言一出,房间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接着便是两声什么东西就被缓慢放在餐桌上发出的微小碰撞声。

    “大鹏,你是想说烂尾楼的事情吧?”

    申海涛脸上原本因为升官的春风得意,也在瞬间变得愁眉不展。

    他可是在公安局工作多年,虽说没有经历过仕途上的尔虞我诈,但毕竟是过来人,也在县里有些人脉,怎会不知自己升官的原因。

    “海涛呀,大鹏也是为了你好,你的任命已经下来,估计明天就会通知你走马上任,现在烂尾楼的事情弄得县里老百姓怨声载道,领导班子里也是人心惶惶,你县建委副主任这个位置,可不好坐。”

    刘洪顺虽然不知道为何县领导突然提拔申海涛,但想想县建委副主任的职位,估计与烂尾楼肯定有些关联。

    “我估计也是因为没人愿意收拾这个烂摊子,所以把我提拔起来,想让我去给他们趟雷,我这可是救火队员的身份呐,哈哈!”

    申海涛也是阵阵苦笑,但不管怎么说,毕竟是升官了,当初为了照顾儿子高考,已经放弃了仕途的雄心壮志,想要退居二线,可没想到,无求,反而一路高歌猛进。

    “如今县委领导班子里面已然形成了两派,一派是像陈县长一般即将退休或者退居二线的保守派,不想往身上揽责,所以能推脱就推脱,另一派是曹新民书记的新进派,之前对县里建设都十分激进,但这次遇到了麻烦,也都怕摊上责任,影响仕途,所以都是哑巴打算盘,闷算。”

    刘洪顺在县委办公室待了多年,小道消息自然比较多,再加上刚刚被曹书记亲自点名提拔到副主任,常委会上一众领导班子的举动,也都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按照大哥这么说,估计我不仅仅要趟雷,若是烂尾楼的事情办不好,只怕都得替他们那些老家伙扛雷了,唉……”

    申海涛重重叹息一声,表情凝重,眉心拧成川字深壑,烦闷之际举起酒杯,想要借酒浇愁,放到嘴边,却又放了下去。

    借酒浇愁,只会愁更愁,这个道理,他一个过来人还是知晓的。

    “唉。”

    刘洪顺同样摇头叹息,升官是个好事,不过若是被人拿来当枪使,那结局注定是个两面都不讨好的悲情故事。

    原本舒心的场面,顿时变得压抑。

    申大鹏有些自责,或许,这些话过些时日再与父亲讲会更容易接受,不过,他更担心县里不会给父亲时间。

    “其实……我心中有一个想法,也不知道是否可行?”

    沉默许久,听着厨房里母亲翻炒铁锅的铛铛声响,申大鹏忽地眼中闪过一丝明亮。

    “嗯?我大外甥又有想法了?说来听听。”

    若是放在半年前,在这烦心的关键时刻,刘洪顺才不会顾一个小屁孩的想法。

    但这半年间发生的一件件事情,尤其是他在广场上按照申大鹏所说去安抚群众情绪,直接提升到副主任之后,却是打心底里开始对自己大外甥另眼相待。

    申海涛也是将目光移到儿子身上,不知为何,莫名产生了些许期待。

    “烂尾楼这件事情的起因,说到底是因为县里今年决定新建大型工业园区,而想要建立大型工业园区,就必须进行棚户区改造……”

    “说重点!”

    刘洪顺已经有点心烦意乱,没心思在这里听些废话,不耐烦的催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