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216章 草木皆兵?
    老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若是从狗的角度看,那找主人也得找个有钱有势的吧?乖巧的汪汪几声,摇摇尾巴还没准能吃到大鱼大肉,总比穷人家那几根火腿肠要好吃的多。

    包房门外,朱神兵一直等到朱神佑出来,也未曾离开,一脸茫然的等候着。

    “堂兄,这家伙屁大点能力都没有,为啥还要捧着他?收购一个建筑公司可要不少钱呢,让他当法人代表,岂不是便宜了他?”

    “便宜?从我这里还能讨得到便宜?那不过是个濒临破产的公司,早已经名存实亡,雷赛哥此时当了法人,还能帮我朋友分担点债务呢,哈哈!”

    朱神佑阴损冷笑,掏出电话走向了安静的办公室。

    天宁建筑公司,重组后雷赛哥成了法人代表,参与了县里大型工业园区和棚户区改造项目的竞标,也是项目竞标截止日期前唯一一个竞标的公司,自然而然,也是毫无选择性可言的竞标成功。

    或许是为了安抚民心,也可能是为了给其他开发商吃一颗定心丸,签约仪式县里办的很隆重,找了市里、县里各大报刊和电视台的记者进行新闻和电视制作,为了彰显县里的重视,签约仪式还由申海涛负责剪彩。

    如此一来,老百姓不再闹事,而那些一直处于观望态度的开发商也是后悔不已,好好的一块大肥肉,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被人抢走了,不过好在县里的项目不断,这个最有油水的项目没了,也能找些其他项目赚钱。

    只是一个举动,便让县里萧条的经济有了回暖,而要论功臣,申海涛可算是首当其冲,几天下来,邀请他吃饭的同事都已经排到了下个月月末。

    申大鹏偶然在县电视台看到了签约仪式的新闻,看着与父亲签约握手的人怎么这般眼熟?忽地想起来,这小子不是之前在县道上碰瓷的小地痞吗?怎么摇身一变就成了建筑公司的老总?

    这其中肯定有问题,而且他有一种预感,这里面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和阴谋。

    拿起电话,想要给父亲打电话,可是号码刚刚拨出去就挂断了,父亲这一段时间已经太过劳累,整日里早出晚归,甚至在办公室里通宵加班,虽然觉得有些问题,但毕竟还没有查探清楚。

    “喂,王叔叔么?我想你帮我个忙……”

    左思右想,还是把电话拨给了王怀龙,以王怀龙在整个省里的人脉,想要查一个公司的底细,肯定不会有任何难度,所用的时间估计也要比父亲更短。

    果然,不到两个小时,王怀龙的电话就打了回来。

    “大鹏,我托了几个熟人问到了情况,如你所说,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这个天宁建筑公司在几个月前就已经濒临破产,若是没有意外,估计再有两个月就得申请破产了,但不知为何,却突然被一个叫翁红敏的女人给买下来,但法人代表却不是她,而是一个叫雷塞的人,而且……”

    话说一半,王怀龙的语气忽然变得深沉担忧,“天宁建筑公司刚刚参与了你们青树县的一个项目招标,好像还跟你父亲签的约,都上电视了。”

    “嗯,我知道了,多谢王叔叔帮忙,我有时间再去探望你。”

    申大鹏挂了电话,久久沉默不语,眼神盯着手机屏幕发呆,直到屏幕变黑,映衬出自己带着凶狠之色的眼神与咬牙切齿的表情,这才知道失态,赶忙恢复了往常表情。

    若是想在这尔虞我诈的社会生存,喜怒不形于色,便是他的必修课。

    “翁红敏是朱神佑的母亲,雷塞是刚刚结怨的仇人,估计是雷塞去找了朱家二少,几人勾结到一起,想着阴损办法要折腾我,亦或者是针对我父亲?”

    申大鹏忽地想通了,不过转念一想,会不会是自己想多了,草木皆兵?

    毕竟房地产即将成为全国最为暴利的行业之一,以朱家的人脉资源,或许也能看得到这一步,想要插手房地产行业也是无可厚非。

    正想着,家门口传来了钥匙的响动声,本以为是母亲回来了,结果一探头竟是父亲一脸喜悦之色的进了屋,嘴里还哼着小曲,脸上有些晕红,显然是喝了酒,看起来心情也是不错。

    本想将天宁建筑公司的事情告诉父亲,可一想,父亲好不容易将这件事情处理好,能够清闲几日,申大鹏又感觉有些舍不得再让父亲操劳,更何况他也不能肯定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猫腻,思前想后,还是决定过段时间再说。

    “爸,你回来了?看你心情不错嘛。”

    申大鹏倒了一杯温水,递到父亲面前,“喝点热水,胃里能舒服些。”

    “大鹏,这回你给我想的主意真是太好了,不仅烂尾楼的事情完美解决,现在工业园区的工程合约也签了下来,还有那些一直等着看我好戏的人,也都换了一副嘴脸,天天争着抢着请我吃饭,我这心里,真是舒坦。”

    闻着父亲呼之而来的酒气,申大鹏皱了皱眉,但还是细心的把父亲搀扶坐到了沙发上,强行逼着父亲喝下了一整杯的温水,让其脑袋尽量清醒清醒。

    “爸,你工作上的事情已经完美解决了,没了烦心的事,咱们是不是该考虑一下回奶奶家了?人都说不出正月都是年,虽然晚了一点,但也算是给奶奶拜个晚年,这周末怎么样?”

    “这个周末?今天周四……”

    申海涛犹豫再三,又看着儿子期盼的眼神,无奈叹了口气,虽然有些迟疑,但还是点点头同意了。

    周五晚上,申大鹏放学,申海涛和刘凤云下班之后,一家三口登上了前往平水镇的客车,原本的小客车已经变成了中巴车,坑坑洼洼的泥土山路也变成了还算平整的水泥路,道路两旁白雪皑皑的冷色调,却比不过申海涛此时的心情。

    几年时间,一切都变了,而且变化已然超出了想象,但唯一不变的是,母子情分仍旧生疏,别说是见上一面,就是打电话听到申海涛的声音,便立刻挂断,若是记忆力好一点,或许都能记住几年时间里,母子俩到底说过几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