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256章 收购的条件
    “先不说厂子在银行的贷款负债,工人的工资待遇,以及从国企过渡到私企后工人的工作态度,都需要收购人去亲力亲为的去解决,去大力的改革,成则挽救企业,败则分文不剩。”

    铁铮硕连着一口气说完,便陷入了沉默。

    罐头厂设备老化,多年亏损,银行负债,这些事情他都知道,但是毕竟国企的厂子,他一直也是有心无力,如今所有矛盾点同一时间爆发,大大超乎了他的预料,他的确没办法解决。

    “难道,就没点好处?”

    曹新民才不相信,作为商人的刘凤霞会只想捡烂摊子。

    “好处……至少现在没什么好处,罐头厂的生产需要新鲜水果供应,这些年的水果价格一路高涨,自己种植又是费人费力费资金,这也是罐头厂效益逐年递减直至亏损的最主要原因,当然了,权津家的贪腐与不作为也是原因之一。”

    一提到权津家,铁铮硕的就恨的牙痒痒,气不打一出来!

    他对权津家和罐头厂可是不错,帮着他拉订单,做贷款,没想到,出事了,这小子居然拍拍屁股跑了,把这么一个破烂的摊子全交给自己解决。

    “没有好处……”

    此时的曹新民更加疑惑不解,瞥了一眼仍是淡然微笑刘凤霞,陷入了沉默,过了好一会,才恢复正色:“铁副县长,现在刘总想要全资收购罐头厂,你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真的要全资收购?”

    铁铮硕虽然心中早有猜测,但听到了曹新民的肯定答复,还是没忍住,惊叹着大喊一声。

    “别大呼小叫的,罐头厂是国企厂子,个人收购也是彼此互利的好事情,虽说现在罐头厂的情况有点混乱,但毕竟是国企厂子**,不管到什么时候,县政府都会给予大力支持的,你说是吧,铁副县长。”

    曹新民面露微笑,但却明显是话里有话。

    铁铮硕又不是傻子,立马明白,曹书记这是已经暗许同意刘凤霞收购罐头厂了,只不过也是在暗暗提醒,是时候该拿腔作势的打打官腔,也好为县里将罐头厂的损失降到最低。

    “铁副县长,企业的细节事情我不是太清楚,你和刘总谈一谈吧,既然刘总想要收购罐头厂,咱们当然要支持。”

    “曹书记说的是,我明白。”

    铁铮硕转头看着刘凤霞,若是真能将罐头厂这个烫手的山芋丢出去,不管是对他还是对陈县长,曹书记,都是好事,心里笑开了花,可脸上还是强忍着严肃。

    “刘总,你也知道,罐头厂是国有企业,所以收购的要求比你们私企之间的互相并购要更加严格。”

    “是。”

    见铁铮硕开始打官腔,刘凤霞微微一笑,知道即将进入主题。

    “刚才我跟曹书记的对话,你也都听到了,要收购罐头厂,就必须要承担罐头厂现在所有的银行债务,以及工人工资。”

    “可以。”

    刘凤霞点头应和。

    “另外就是,因为国有企业的特殊性,你不能像私企那样肆意裁员。”

    “这个,铁副县长,您这就有点难为人了吧?市场经济讲求优胜劣汰,私营企业里的员工自然也是能者上,劣者汰,我总不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养着那些光领工资不干活的懒人吧?”

    “你这……”

    刘凤霞的话含沙射影,铁铮硕听着逆耳,但也不得不承认!

    国企员工中,的确有很大一部分人觉得自己是铁饭碗,所以就偷懒不作为,上班时间能拖延就拖延,放假时候就比谁都活跃,这也是很多国企衰败的一个原因。

    “刘总说的有道理,私企不比国企一般有国家的资金支持,倒是不应该养着一些好吃懒做的蛀虫。”

    曹新民点头附和,不过脸色也是为难,“但刘总你也要多体谅一下我们那些辛勤的劳作者,工人当中,还是勤劳的多嘛,就比如你?”

    “呵呵,曹书记真会开玩笑,我若是勤劳,又怎么会被厂子除名呢。”

    既然是谈商业收购,刘凤霞也是变得有些强硬,纵是玩笑,也是嘲讽。

    “曹书记,刘总,咱们都各让一步,罐头厂的所有员工必须保留两年,两年之内刘总不得裁员,这样如何?”

    铁铮硕就是专管国企的副县长,自然清楚国企中工人懒惰怠工的情况,但是他们同意刘凤霞收购罐头厂,就是想抛掉责任,若是刘凤霞收购之后,立刻就进行大面积裁员,到时候工人还不得继续闹事?

    “两年?”

    刘凤霞假意为难,沉吟片刻,“这个我可以接受,不过工人的最低工资要下降,下降的部分由个人绩效决定,以奖金模式发放。”

    “这个很合理。”

    曹新民点头同意了,铁铮硕也没有继续强求的道理。

    “还有一点,也是最主要的一点。”

    铁铮硕摸了摸胡茬,正色直言:“罐头厂是国有企业,是国家和县里投入了大量资金和心血的结晶,所以刘总的公司要付给县里一笔资金,也算是对县里,市里有个交代。”

    “曹书记,铁副县长,不是我刘凤霞小气,若是罐头厂能够创造效益,这个钱我肯定要给,哪怕罐头厂负盈利亏损,但没有银行债务,我也能出得起这个钱,可是现在呢?罐头厂不仅亏损,还有一大堆银行债务,最主要工人工资方面也是个不小的开销,只怕,我没有多余的钱呐。”

    “那这可不行,没有收购资金,我没法跟县里和市里交代。”

    铁铮硕的态度略显强硬,用力地摇着头。

    “铁副县长,关于罐头厂,我有一点不明白,就算它是国有企业,但他一年能给县里创造多少效益?多少税收?还是说,它不停的在蚕食县里的资金和银行贷款?别的我不敢保证,如果我收购了罐头厂,至少我不会管县里要一分钱,而且还会每年给县里创出税收,最主要,那些工人肯定不会继续闹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