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263章 哭泣的苏酥
    “我……”

    申大鹏刚要解释什么,曹梦媛却翻出了第一节课的数学书。

    “快上课了,你也回去吧。”

    “我……”

    申大鹏还欲开口,数学老师已经走进教室,无奈,只能退回座位,看着曹梦媛好像并未受到影响,他的心里却不是滋味,这是真的相信他,还是毫不在意?

    女人心,海底针,果然是难以猜度。

    不过,现在最让申大鹏担心的还是苏酥,自己一个男生都受到了这么多的质疑和嘲讽,那身为当事人之一的苏酥呢?一个思想单纯的女孩子,又会如何?

    第一节数学课的下课铃声刚刚响起,还不等老师说一句下课,申大鹏便已经起身大步离去,直到了高二3班的门口,才停下脚步,向教室里踮脚张望。

    “诶,同学,请问苏酥在吗?”

    申大鹏随手拦住一个出了教室的女生,脸庞隐藏担忧之色,尽量保持着微笑。

    “苏酥?”

    女生上下打量着申大鹏,最后仰面细瞧,怪异的目光落在了申大鹏还算得上帅气的面庞,不知为何竟是一笑,指了指教室第三排靠着墙边的位置,也是申大鹏站在门口时唯一观察不到的盲点区域。

    “谢谢。”

    申大鹏大步踏进教室,走到苏酥的书桌前,本以为埋头趴在桌上的苏酥是在小憩,没想到却听到了极度委屈的抽泣声音。

    “苏酥,我是申大鹏,你,你没事吧?”

    手掌小心翼翼拍了拍苏酥因抽泣而微微抖动的肩膀,后者突然抬头,布满血丝的双眼中满噙着泪水,黛眉紧簇,怨恨的瞪了申大鹏一眼后,又低头继续哭,好像比之前声音还大了些。

    那抽泣的哭声,委屈,无助,既有伤心欲绝撕裂,又有无能为力的怅然。

    苏酥今早刚来学校,就感觉到周旁人异样的眼光与指指点点,进了班级才知道是有人背后说她跟申大鹏搞对象,一起庆祝生日,还谣传晚上睡到了一起!

    这等冤枉,她当然要为自己开脱,可无论怎么解释都没人愿意相信。

    直到她自己亲眼看到了照片的一刻,心知更是无从辩解,耳畔听着班级同学没完没了的询问与暗讽,委屈由心而生,却只能无助的趴在桌上痛哭。

    上课时还得顾及别影响到老师,只能憋闷着抽泣到下课,如此,委屈更甚。

    “苏酥,这件事情肯定有人从中作梗,我会把他揪出来的,你也不要太难过。”

    申大鹏见不得女人哭,尤其是这般委屈的模样,再加上事情与他有关,心里更觉得不舒服,很是憋闷。

    “你走吧,我求你了,别在我们班了,行吗?你这样只会让更多的人误会。”

    苏酥擦拭掉眼泪,强装坚强,但脸颊的眼泪刚刚抹去,眼角泪水又是在瞬间溃堤。

    “苏酥,我……”

    “你,你什么你,没听见苏酥说什么吗?她让你走,赶紧走,离她越远越好,滚,快滚,别来败坏苏酥的名声,我们班级也不欢迎你,滚。”

    宫旭怒目瞪着申大鹏,身后也围拢几个与他关系不错的男同学,全都怒目圆睁,摩拳擦掌。

    “宫旭,我的事情用不着你来管,走,都走,谁也不要理我。”

    苏酥没法怨恨申大鹏,她知道申大鹏也是被人陷害的,这件事说到底还是因为宫旭,若不是他非要张罗生日宴会,怎么可能有今天的不堪与委屈?

    “苏酥,你,哈,哈哈……行,苏酥,你可真行!”

    宫旭气得不行,竟是笑出了声,指着苏酥的鼻子,阴狠呼喝:“我替你出头,你却这么对我,看来传闻是真的了?现在还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维护他,你早就跟他搞上了吧?你过生日那天还假惺惺把他送你的衣服给扔了,可真是虚伪……”

    “别人送我的东西,我想要就要,想扔就扔,用得着你管?”

    苏酥已经委屈的心塞,再听到宫旭的冤枉与讽刺,心绪彻底被搅乱,喊声已然接近嘶吼。

    “你跟我出来。”

    申大鹏顿时觉得一个脑袋两个大,明明是来劝慰苏酥,没想到眼前这个家伙还在口不择言的捣乱,心中也是泛起阵阵邪火,仗着身高,揪起宫旭的衣领,毫不费力的将其拽到了门外。

    “你干什么?给我松手。”

    宫旭喊了几声,见毫无作用,便对着班级里刚才站在他身后的几个男生大喊:“还等什么,别人都欺负到班级门口了,上啊。”

    这时,几个男生才回过神来,大步跑到了门口,班级里还有几个胆大的男生,也跟着冲了出来。

    在中学时代,自己的班级就像动物世界里狮子、老虎的地盘划分一样,若是被别人欺负到了家门口还不敢予以回应,那以后只有俯首称臣了。

    “我是高三的申大鹏,袁帅的下场都忘了吧?你们一个个也皮痒了?”

    申大鹏自知双拳难敌四手,大吼恐吓一句,却直接吓得十几个人不敢再向前一步,左顾右盼,乖乖的退回到了班级。

    若不是申大鹏及时报出名号,他们还真是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差点忘记申大鹏是高三年级的狠人!

    是曾经把学校一霸袁帅踢进粪坑的人,也是让带着混混身份的谢子豪吃瘪的人,这要是发起火来,哪会有他们好受?

    “你,你要干什么?”

    宫旭也是回忆起了申大鹏的手段,语气软弱许多。

    “我告诉你,苏酥的事到此为止,你若是再敢捣乱,别怪我让你在一中没法呆下去。”

    申大鹏把宫旭狠狠推到墙上,指着他的鼻尖留下一句狠话,便潇洒离去。

    不过心里却是郁闷,自己明明是个重生的成年人,却要在这里恐吓学生,这叫什么事啊?真是太丢人了。

    申大鹏的担心倒是有些多余,像这种虚无缥缈的风花雪月之事,一向都是来得快,去得更快。

    毕竟不像之前钱小豪的事情那样,有医院病例的确切证据,所以在几经猜测与揣摩后,同学们的好奇心也就不复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