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291章 夜半无人拆房时
    但棚户区的人却不知道,宁静过后的暴风雨已经悄然而至,尤其还是之前暴风雨的余波,只会更加来势凶猛,而且不会再给人留下任何翻身的余地。

    夜已入深,七辆车在县道上狂奔疾驰,若只是普通的车辆或许还不值得大惊小怪,但令人奇怪的是,除了领头的一辆车开着车灯,后面的车连雾灯都没开,其中还有一辆推土机和一辆铲车,更是让经过的车辆感到好奇。

    到了苏酥家所在的小村口,领头的车也把车灯熄灭,朱家兄弟和雷赛哥仨人人从里面走出来,后边的面包车里也出来了三十几个人,手里都不是攥着铁棍子,就是握着镐把子,大有一副群殴打仗的架势。

    “都给我听好了,那天带头惹事的老刘家还记得在哪里吧?”

    雷赛哥快步凑到人群低声嘱咐:“一会直接进他们家里,不用说任何废话,直接都给我捂了嘴巴弄出来,要是让他们弄出一点声响,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是!”

    几十个人,几十把铁棍、镐把子,悄无声息的潜入到老刘家大门口,看着老刘家被推倒的大铁门已经重新装好,只得从一旁的大墙翻爬过去,也不知是哪个不开眼的家伙,手中铁棒没拿稳,从将近两米高的大墙掉了下去。

    “铛啷啷……”

    清脆的金属声音并不算大,但在寂静无声的黑夜中,却显得异常清晰、明显,老刘家仓房门口的大狼狗凶狠的呜咽,憋闷着吼叫两声。

    “你特么是猪啊,傻必呵呵的看我干什么?还不赶紧下去让那狼狗闭嘴。”

    雷赛哥的手下老六低声喝骂,不过看着掉了铁棍的家伙已经被吓得瑟瑟发抖,暗骂一句完犊子,自顾跳下围墙,手中镐把子狠狠抡动,打在了狼狗的脑袋上。

    “呜呜……”

    狼狗躺在地上抽搐不停,呜嚎阵阵,眼看着出气多进气少,几个呼吸过后便没了声音。

    “谁呀?大半夜的……啊,你们……”

    老刘没听见铁棒子掉地的声音,但是听到了狗吠,自家养的狼狗他了解,不会没事乱叫,心里也是担心大半夜遭到拆迁队的报复,所以就出来看看情况。

    没想到一开门,就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狼狗和老六,再扭头一看大门口,更是几十个人聚在了自家院落里。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自然是心知肚明,不过当他想要开口大喊呼救的时候,却被人从后面用抹布捂住了嘴,几个呼吸之后便有些恍惚,渐渐失去了意识。

    “孩儿他爹?啊!!”

    老刘媳妇也是听到叫声下炕,却见到丈夫被人往门口拖拽,顿时吓得尖叫一声,不过随后也被抹布捂嘴,失去了意识,被拖出院子,在之后就是老刘的儿子与母亲,也一一被同样的手段带到了面包车里。

    “大哥,老刘家一共四口人,还有这条大狼狗,我都给带回来了,等明天给兄弟们炖狗肉吃。”

    老六手里拽着刚刚被他打死的狼狗,狗脑袋已经溢出白色的粘稠之物,他却丝毫不在意,还用力踢了两脚。

    “确定房子里面没人了吧?”

    雷赛哥小心谨慎的追问,似乎不放心这群家伙,不等老六回答,自己一路小跑到了老刘家,挨个屋子、仓房,哪怕茅房都查看了一遍,确定再没有人,这才满意而归。

    “佑少、兵少,我专门检查了一遍,肯定没人了,动工吗?”

    “嗯。”

    朱神佑点点头,雷赛哥赶忙跑到铲车和推土机旁边,“兄弟,给我加大油门,最快速度把那间平房和仓房给我铲平了,能砸多碎就给我砸多碎,碾成末我给你加工钱……”

    “只要您加钱,就瞧好吧。”

    铲车和推土机轰隆隆大踩着油门,并排撞倒了老刘家的大铁门和围墙,而后便是红砖瓦房和泥石仓房,甚至连木制的茅房也给推平了,原本好好的一间大瓦平房,只用不足五分钟时间,就变成了一片废墟。

    寂静夜里,无论是轰隆的发动机声,还是房屋倒塌的声音,亦或者三十几个拆迁队员打砸东西的声音,都被无限次的放大,尤其是整个村子里的狗吠声,连成一片之后,挨家挨户被吵醒后开灯出来看查情况的也越来越多。

    与此同时,面包车里的老刘家四口人也被雷赛哥用凉水弄醒了,看到雷赛哥的第一眼,老刘就忍不住大骂道:“王八犊子,竟然大半夜下黑手,我弄死你……”

    “诶诶,老刘,骂人我就原谅你了,但是别口口声声死啊死啊,多难听!”

    雷赛哥指了指旁边老刘的母亲,嘿嘿一笑,“你说大娘要是真被气出心脏病,一口气没上来死过去了,是怨你还是怨我?”

    “王八蛋,你……”

    “儿啊,别吵,别吵,妈的心脏受不了。”

    刘母不断的大口喘着粗气,拽着儿子的手臂不松开,虚弱的望向雷赛哥,“房子,房子你都已经拆了吧?”

    “呵呵,大娘不愧是过来人,知道我们所为何事,那我也就不满着你们了,房子呢,我已经拆完了,废墟里面可能还有些破烂,我就不能帮着收拾了,不过,按照合约和之前我说的,三万块钱,您收好。”

    雷赛哥说话还算客气,不过眼中却是满不在乎,把三万块钱扔到了刘母怀中。

    “混蛋,你敢拆我家,我跟你拼了。”

    老刘猛地起身,挥拳欲要打向雷赛哥,可是却忘记自己在面包车里,脑袋重重撞在了车盖上,面包车的内饰包裹十分单薄,如此大力的撞击,倒是让老刘眼前一黑,觉得脑袋阵阵眩晕。

    “爸你没事吧?”

    “孩儿他爹!”

    “儿啊,别冲动,别冲动啊!”

    “嗤!带他们再去看一眼原属于他们的家。”

    雷赛哥鄙夷的瞥了一眼,根本就不在乎,敞开车门后示意身边的人扶住老刘家四口人,回到了刘家院落。

    “房子,我的房子啊……”

    看到眼前的一片废墟,老刘媳妇忍不住哭嚎。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