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294章 不接受,就报警
    王雨莹无辜的眨了眨眼,扭头现会议室里几人都是笑呵呵的看着自己,顿时有一种又被申大鹏给骗了的感觉,不,不是感觉,而是现实。

    不过申大鹏把这件事情交给王雨莹,的确没有任何欺负人的私心,王雨莹从小就耳濡目染他父亲是如何管理龙昌实业,就算再不上心,多多少少也能有些熏染,至少要比孙大炮子和李大脑袋要强得多。

    咚咚!!

    细微谨慎的敲门声传入几人耳中,孙大炮子前去开门。

    夏主席,你来干什么?又是替你的工人朋友来讨要说法?

    孙大炮子不耐烦的冷哼,这段时间工人闹得凶,肯定是夏明这个工会主席在后面出谋划策,否则以头脑简单的几个工人,怎么敢如此大张旗鼓有恃无恐的闹事。

    孙经理,我听说厂子里开会,估计也是为了老徐他们的事情,所以我想来听一听,看看有没有什么矛盾能从中协调一下。

    夏明是工人们推举的工会主席没错,若是在国企里可是不小的地位,但是在私企中,他也就是普通工人的代表。

    让夏主席进来吧,都是自家人,厂子里新的规章制度也需要征求一下夏主席的意见,毕竟咱们不是国外的资本家,厂子也需要民主。

    申大鹏并没有太过冷漠,也没有太多热情,他原本也是不想与这个工会主席又太多交集,毕竟现在国家对私营企业的工人工会并没有太多管理。

    但是想想后世的法律填充,无一不是将私企中的工会地位一次次提升,说是为了安抚工人的民心也好,说是为了政府方便管理私企也罢,总之工会在私企的一些企业制度工人工资福利待遇的问题上,都会有一定的权利。

    刘总王总李总,你们都在呢,不知道老徐他们的事情,想怎么解决啊?

    怎么解决?夏主席你来的正好,这是我们刚刚商定的食品厂新规定,你看看

    刘凤霞把刚刚做了详细记录的笔记递给夏明,便一直盯着他,看着夏明的脸色忽明忽暗,心中暗爽,这几天被工人折腾的够呛,这回也该他们闹心了。

    刘总,你真要这么决定吗?是不是有些操之过急了?若是工人不满意这些规定和待遇,集体罢工可如何是好?

    夏明,你说这些话,我可以理解为是在威胁我们吗?

    孙大炮子腾地泛起了火气,怒目圆睁的狠厉瞪着夏明,许久未见的混混气质又显露出来。

    不不,我没有这个意思,我也是为了食品厂着想,若是大家选择罢工,岂不是耽误了厂子的生产。

    夏明赶忙解释,可听在众人耳中,更像是威胁。

    夏主席,最近国企厂子有多少裁员,你应该也略有耳闻,王总和刘总当初购买罐头厂,为何没有裁员,你也应该清楚是政府干涉,如果我们没有裁员,而工人选择罢工,你觉得县里还会管么?或者说,我们再换一批已经失业的工人,他们会不会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工作?嗯?

    申大鹏忽然插嘴,一句句问话弄得夏明哑口无言,虽然他今天来确实没有用工人罢工来威胁的想法,但申大鹏的问题,还是让他清楚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我明白,私企改制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只是早晚而已,我会尽量跟工友们解释清楚缘由,保证不会让工友再惹麻烦,但老徐他们的也不容易,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和年迈的父母亲,十倍罚款的事情,是不是可以再商量商量?

    当他们四人纠集工人到总经理办公室胡闹的时候,好像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吧?您觉得对待蛮不讲理的人,我们还应该继续纵容吗?或者他们不接受也可以,我报警,金额够立案了。

    申大鹏淡淡的反问,却让夏明一个哆嗦,彻底打消了求情的想法。

    报警?那进去多半是没有好果子吃了,就算放出来,有案底被开除也是理所应当,反而给了厂子裁员的借口。

    想到这里,夏明又认真看了看刘凤霞记下的几条规章制度,这才告辞,回了厂房,并且把这些事情都跟工人们大概讲述了一下。

    什么?还要我们交十倍的罚款?他们是还没被折腾够吗?不行,我得再多找些工友,实在不行去县里闹一闹,县里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老王老李,去找找跟咱们关系好的工友

    说话之人就是偷饮料事件的主人公,老徐,已经快五十岁的人了,却还是一副不服天不怕地的性格。

    老徐,你快别胡闹了,这件事情若不是你去总经理办公室大闹,说不定还能有缓和的余地,现在又要去县里闹,你还以为这是罐头厂吗?我告诉你,这个厂子现在叫鹏宇食品厂,是个人的私企,不是国家的厂子了!你再闹,人家就要报警了,你进去还能出来吗?

    为了老徐几人的事情,夏明这些日子从中调解,已经被磨去了不少的耐性,如今再听到老徐不讲道理要去县里胡闹,更是气的直哆嗦。

    以前这里是国家的罐头厂,权津家是大偷大贪,所以不会管你们这些小偷小摸,那都是国家的钱!可现在不同了,这个厂子的每一分钱都是人家刘总和王总私人的,凭什么让你们不讲道理的夺走?若是刘总真的报警告你们偷窃,你们不仅要赔偿,还得蹲班房,你们到底清不清楚状况?

    厂房里陷入了沉寂,几十个工人皆是悔恨的低下了头,就连老徐那几个刺头,一听到蹲班房也老实了。

    现在国企厂子都在裁员,咱们厂子不仅没有裁员,还给咱们最低保障工资,只要勤劳一些,还能得到丰厚的奖金,工资肯定比以前要高许多,咱们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刘总怎么规定,咱们照做就是了,你们谁有不服的,也不用再给我商量了,自己去找刘总王总,但是记住了,一起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