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297章 少女的心思
    “不是这个意思,谁让你一口气都喝了,只是你想兑奖就得把瓶盖交给商家,才能换回一瓶新的饮料。”

    陈宁耐心的解释道。

    “哦。”

    苏酥点点头,再看向那些摆着三、四瓶蜂蜜柚子茶的同学桌上,所有的瓶子上的确只有一个有瓶盖,其余的都是敞着口的,不由得微微一笑。

    这个饮料还挺有意思的,不仅瓶子的造型与普通饮料大为不同,貌似奖励的中奖几率也挺高的,就是不知道喝了三四瓶饮料之后,厕所会不会排成长龙。

    “喂,苏酥,笑的这么甜,这饮料是不是你那个小情郎送的呀?”

    陈宁用肩膀轻轻撞了苏酥一下,八卦的凑上前来,“其实我觉得那家伙挺帅的,我都帮你打听了,学习好、唱歌好、家境好,而且在咱一中也没人敢欺负他,若是你跟他在一起,那以后不就成了咱一中的大姐大?到时候看谁还敢欺负咱们。”

    “陈宁!”

    苏酥娇羞的嘟着嘴,报复着轻轻把陈宁撞了回去,“你个臭丫头,为了不受欺负,就把我给卖了?亏我还拿你当闺蜜,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

    “呦呦,怎么还脸红了,我们苏酥可是向来不在意别人的风言风语,更是不拿男女生的事情当回事,这次怎么了?当真了?”

    “小宁,你再胡说,我就不理你了。”

    苏酥不想多说什么,生怕继续下去脸红失态,便赶忙伏在书桌上,紧闭双目静静养神,但越是想要静下心来,却越发适得其反,脑海中不断的闪烁着与申大鹏有关的画面,尤其是那天中了迷药的时候,意识明明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但就是无法控制自己,不知不觉,竟然又仿若身临其境,心跳阵阵加速,倍觉口干舌燥。

    “呼!”

    苏酥额头丝丝香汗溢出,慌乱中赶忙抬头睁眼,拧开饮料咕噜噜喝了一大口,可是又反应过来这饮料是申大鹏送的,再联想到自己上网查找资料的内容被申大鹏看得仔细,顿时觉得以后在申大鹏面前,定然是再无颜面了。

    一下午紧张的课程,苏酥都是漫不经心,而就是在这魂不守舍恍惚当中,时间往往流逝的异常迅速,不知不觉当中,天色已然渐晚。

    收拾书包的时候,看到了课桌上的蜂蜜柚子茶,虽然已经喝光了,但瓶盖还能换一瓶,想了想,放到了书包里。

    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但屋子里却没开灯,苏酥以为父母还在羊汤馆忙活生意,心里不免觉得愧疚,父母为她将来的生活奔波劳碌,她却整日里琢磨着令人不堪的男女之事,实属不孝。

    “啊!爸,你吓死我了,怎么不开灯呢?”

    苏酥刚打开灯却吓了一跳,见父亲正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份合同,正愣愣看得出神,自己的心绪也随之低落,“爸,合约签完了?咱们也得搬家了吧?”

    “嗯。”

    苏华仁失神的点点头,转而一阵无奈苦笑,“唉,咱们也还算不错,还没有老刘家的房子大,却领了四万五千元。”

    “四万五?倒是比别人家都多一些呢。”苏酥轻声细语,脸色却不太好看,想着多给的这些钱,该不会是那群混蛋知道做错了事,所以给的封口费吧?

    “这个平房也确实破了点,离学校又远,你每天上学来来回回也耽误时间,这几年我和你妈也攒下了一些钱,凑一凑,借一借,应该够在县里买个楼房了,这样你上学也能方便一点,我和你妈去羊汤馆也近点。”

    “嗯!”

    苏酥看着满屋地都是打包好的行李,眼中却闪着落寞,再环顾不太宽敞也不明亮的房子,心里还是有着浓浓的不舍之情,她就是在这里出生、成长,这房子虽然不大,却承载着她从小到大满满的回忆。

    因为偷吃糖果而第一次挨揍的鸡毛掸子还在,小时候为了玩耍而不停蹦跳的暄软沙发也在,父亲铺的水泥地面上还有她淘气留下的小脚印,墙上还贴着她最喜欢的美少女战士的海报……

    一切的一切都在,只是,她却要离开了,缓缓坐到父亲身边,玩着父亲的手臂,小脑瓜靠在父亲宽厚结实的肩膀上。

    父女二人皆是无言,或许是在用往昔的追忆,来祭奠即将逝去的美好。

    夜已入深,苏酥却翻来覆去的无法入睡,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是自己与申大鹏在一起的画面,甚至愣神的时候,还会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竟是想到与申大鹏一同看那种少儿不宜的小电影。

    “啊!”

    苏酥简直要疯掉了,抓狂的挠着头发,坐起身来喝了口冰水,“苏酥啊苏酥,你到底是怎么了?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干什么?魔障了吗?他申大鹏有什么好?处心积虑的要靠近你,不就是为了这点男女之间的破事吗?”

    仰头咕噜噜又喝了一口冰水,看着手中紧握的饮料瓶,愣愣出神,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匆匆起身跑到了院子里,在仓房的角落里翻找出两件满是泥渍的脏衣服,紧紧在手里攥着,眉头微蹙,竟是有些莫名的心疼,不知是处于何种心态,跑到一旁往盆里打了水,温柔小心的开始清洗。

    “苏酥,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在那里洗什么衣服?明天不上课了?”

    或许是打水的声音太大,也可能是苏华仁为了房子的事无心睡眠,不知何时从房间里出来,一脸茫然的看着女儿,该不会女儿是伤心过度,失眠了?

    “我,我……这两件衣服还挺新的,我觉得扔掉可惜,所以就想着洗干净留着以后穿……”

    苏酥慌不择言,十分牵强的辩解几句,就继续埋头洗衣服。

    “那你早点睡啊。”

    “哦,马上,马上就洗完了。”

    “嗯……”

    苏华仁回了房间,苏酥这才长舒一口气,手上的动静又小了些,借着微弱的月光,看着手中的绿色纱裙,又陷入了无尽畅想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