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307章 要反悔么?
    “曹书记、陈县长,你们先回大楼里吧,现在群众情绪激动,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以现在的警力,无法保护你们周全啊。”

    “不,越是这种时候,我才越是应该与人民群众站在一起,否则只会带来更大的误会。”

    曹新民婉言谢绝之后,回身望向陈克斌,“陈县长,你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就先回去吧,这里的事情由我来解释、处理……哎呀!”

    曹新民正说着话,却不知人群里谁丢了一块石子,由于曹新民背对着群众,根本没有任何躲闪,所以石子准确无误的打在了曹新民的后脑处,痛的叫了一声,伸手一摸,竟是沾染了些许鲜红血液。

    “谁,谁仍的石头?来人,来人,给我把扔石头的抓起来,抓人……”

    朱淳赶忙夺过曹新民手中的扩音喇叭,冲着周围的防暴警察呵斥着下了命令,又强行将曹新民和陈克斌推回到了大楼里。

    “完了,这回事情闹大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曹书记,你这……唉!”

    陈克斌紧握着双手来回踱步,他为官多年,还未曾见到过今天这种场面,尤其是看见曹新民都受了伤,更是显得手足无措,想要上前查看伤情,可他又不懂得医术,越是着急,竟是手掌都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

    “皮外伤而已,不碍事的!”

    曹新民忍着疼痛掏出电话,“喂,霍秘书吗?我让你去找天宁公司的雷赛,怎么还没回来?告诉他,我要了解情况……”

    电话另一头也传来焦急的声音,短暂沉默过后,曹新民失神的挂了电话,想要把电话揣进兜里,却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天宁公司那面怎么样了?雷赛人呢?”

    陈克斌焦躁追问。

    “外面的消息没错,天宁公司的雷赛跑了,工业园区的一期工程也停了……”

    曹新民有气无力的说着霍秘书查到的消息,连掉在地上的电话都未捡起,就一屁股坐在了墙边的椅子上,好似精疲力竭,堆坐一团。

    “这回是彻彻底底的完了……”

    曹新民失神忘我的低声呢喃:“好不容易把陈老拐和权津家抓回来,雷赛却又跑了,工业园区的工程停了,老百姓又在为烂尾楼而闹事,这次又该怎样才能解决啊?”

    曹新民一个头两个大,这是所有的问题全都集中爆发了,脑袋已经彻彻底底陷入了混乱当中,根本无法再想出任何解决办法……

    申大鹏也听到了消息,冷眼望着厂子不远处光秃秃的工业园区工程,不由得叹了口气,自己这个老丈人还真是不让人省心,也算知道曹新民为什么前世又在这里窝了一届,不然以曹新民的能力和背景,纵然不会成为最高几个巨头之一,但是一个委员的位置肯定是跑不了的,只是连这也没能实现。

    不过想想也是,曹新民现在所处的境地可不是小问题,若单纯只是个烂尾楼还好解决,但如今涉及到整个工业园区的烂尾工程,那可就是个大麻烦了!

    占地面积太大,投入资金太多,可不是几千万就能搞定的。

    申大鹏是想出手帮忙,但现在整个鹏莹控股和鹏湖实业加起来,估计也就一两千万的流动资金,他自己都在玩空手套白狼,哪有实力顾及曹新民的危局。

    与此同时,曹新民的家中也是烟雾缭绕,蒙蒙青烟中,曹新民正满面愁容的坐在沙发上,一口接着一口的抽着烟,巴掌大小的烟灰缸已经塞满,每吐出一口烟气,都夹带着重重叹息声音。

    “啪嗒啪嗒!”

    曹新民要再点燃香烟,却被从卧室里跑出来的曹梦媛拦住了。

    “爸,你别抽了,一会邻居还不以为咱家着火了?”

    曹梦媛凝皱着眉,一手捂着口鼻,一手用力抢下了父亲手中的打火机和香烟,“爸,工业园区的事也不怪你,你当初想要在青树县建立大型工业园区,完全是好意,谁也没想到会出现今天这种情况,要怪就怪那些贪图利益的黑心商人,你又何必这般自责呢?”

    “梦媛啊,爸爸是县高官,从工业园区的规划到招商,都是我亲手或者亲自督办,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你可知道对县里的影响有多大?就不说经济损失有多少,单单是那些流离失所的老百姓,也足以让我后半辈子良心不安啊。”

    “这……”

    曹梦媛无言以对,父亲说的没错,整个工业园区的规划建设进程中,政府会有财政收入,开发商会赚的盆满钵满,就连那些小工程的包工头也能得到相应的利益,唯独老百姓,有可能落得无家可归,想一想他们的苦日子,父亲的自责也的确应该。

    “或许这次,只能去求黄家了。”

    曹新民呆愣了好一会,突然开口,说完便望向了女儿,眼中痛惜之色更浓,想要说句对不起,可又无法开口。

    或许前世遇到如今境遇的时候,曹新民就是去求了黄家,所以曹梦媛才会按照约定,毫无怨言的嫁给了黄彬,毕竟是曹家欠了黄家的,父债子还,天经地义。

    看着父亲满是歉意的目光,曹梦媛心里很不是滋味,父亲这几年拼了命的想要往上爬,就是希望随着仕途职位的提升,来提高在家族里的地位,借此解除她与黄家的婚约,父亲从未说过,但不代表她不知道。

    如今,父亲若不是到了山穷水尽、无路可走的境地,是绝对不会开口求黄家的,毕竟这次跟帮忙解决朱家破烂仓库的小问题不同,这次先是有烂尾楼的一群老百姓等着回家,后面还有工业园区的一期二期工程,那可不是几百万、几千万能够解决的,动辄就得是几个亿的资金,才能把这个窟窿彻底补上。

    “爸,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我是你的女儿,永远都是。”

    曹梦媛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上前深深抱了抱曹新民,当小脑瓜落在曹新民肩头的时候,望见了窗外的朵朵白云在蓝天飘过,忽地想起来热气球上与申大鹏约定的种种,那般美好却要放弃,不甘心的闭上了眼睛,心如刀绞,眼角落下一滴晶莹。

    与君约定,无怨无悔,四年为期,却要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