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337章 约会总结报告
    申大鹏因为在昨晚就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所以并没有太过激动或者失态,只是沉重的望着曹梦媛,又看了看门口曹梦媛的母亲。

    “曹梦媛同学,三年的高中生活,三年的同学之谊,跟同学们说几句话吧?”

    李明辉走下讲台,把位置让给了曹梦媛。

    曹梦媛放下已经整理好的书包,缓步走上讲台,看着下面一双双失落的目光,心里也特别不是滋味,尤其看到林晓晓哭的那么伤心,她的眼角也泛起了晶莹。

    “感谢这三年来老师和同学对我的照顾,我知道,自己是个不太合群的人,有时候对待同学也有些冷漠,但是你们从来没有嫌弃过我,也没有疏远我,我心里都记着呢,三年时间,咱们都走过了同一条路,如今我在最关键的时候离开,还希望大家不要怪我,我会永远记住你们的。”

    曹梦媛言毕,抿着嘴唇转过了头,而后又是阵阵雷鸣般的掌声,不过其中却夹杂着阵阵抽泣与哽咽。

    “同学们,有人想对曹梦媛同学说点什么吗?”

    李明辉重情说道。

    场面忽地陷入了寂静,大部分同学的目光都落在了申大鹏和林晓晓身上,他们都知道申大鹏、曹梦媛、林晓晓之间的私交甚笃,所以不想抢了风头。

    “都说她是花,鲜花不如她,都说她是梦,多少人追过她,无情的似水年华,书本里慢慢的画,问流逝的云霞,我们的校花还好吗?弹吉他想校花,校花落谁家,原来那爱情啊,就像黑板擦……”

    申大鹏轻声唱起了那首自认为最适合曹梦媛的《校花》,三两句之后,班级的同学们也跟着低声附唱,唱着他们心目中完美的校花,唱着对离别的不舍,在动情的歌声中,曹梦媛最终还是留给了众人失落的背影。

    直到申大鹏都觉得有些哽咽,才停止了清唱,不知为何,明明只是短暂的分别而已,他却感觉心如刀绞、眼中泛酸,阵阵细痒感觉在眼中打转,模糊了视线,只得瞪大了眼睛仰着头,让那湿润重新回到眼底。

    忽地,却想起来什么,拿起课桌上的本子,狂奔出了教室,一蹦五六个台阶的跑出教学楼,却没有找到曹梦媛的身影,一直不停歇的快跑追到了学校大门口,却看到曹梦媛上了一辆小轿车,已经缓缓驶离。

    “曹梦媛,曹梦媛……”

    申大鹏再没了以往的冷静与淡然,嗓子发出撕心裂肺的嘶吼,彷如化身小说里的主人公林逸,使用着超蝴蝶微步,疯了似的追赶着轿车,却始终无法拉近与小轿车的距离。

    “停车,停车……爸,快停车!”

    曹梦媛刚开始听到有人呼喊她的名字,还以为是因为太伤心而出现了幻听,不过当她转过头的时候,却看到申大鹏脸色涨红着仰面朝天,龇牙咧嘴的狂奔,好像已经没了力气,却仍是不肯放弃。

    曹新民皱了皱眉头,他早就在倒车镜看到了申大鹏,只不过他们一家三口马上就要离开青树县了,女儿也不可能再与申大鹏有任何关联,所以才有意加大了油门,但是此刻女儿焦急的恳求,还是让他心软了。

    车子又滑行了一段距离,才缓缓停在路边,还未等停稳,曹梦媛已经下了车,朝着后面相距五六十米的申大鹏狂奔而去,长发飘飘,裙摆摇摇,脚下明明是一双红色的硬皮小瓢鞋,却跑出来百米赛跑的速度。

    直到相距三五米,俩人才都停下了脚步,申大鹏一步步向前,径直走到曹梦媛身边,把手里已经攥着有些褶皱的本子递给了曹梦媛,虽然有些岔气的肚子疼,但还是笑了笑,“这是咱俩昨晚说好的作文,也是约会总结!对了,还有后面,是我上午总结的一些高考知识要点,当做是临别时的礼物了!”

    曹梦媛接过了本子,打开后看着里面密密麻麻的行书小字,却是微微愣神,随即歉意的低下了头,“对不起,我一上午都被林晓晓拉着说话,没有时间写作文,等我回到京城,写完了给你寄回来吧?”

    “不用了,你认真看我写的东西就行了,最好是倒背如流!”

    申大鹏傻笑着,笑得那么天真,灿烂,根本没有了往日的淡定。

    曹梦媛却是脸色一红,以为申大鹏是在暗示自己别忘了昨晚发生的事情,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我会一字一句仔细的读!!”

    曹新民从倒车镜看着申大鹏与女儿没完没了的纠缠,有些烦躁不悦,但是想想申家对自己的帮助,烂尾楼、罐头厂、工业园区,无论是哪个出现了问题,他都不会被到省里了,更何况这些事情最后全都是申家帮他扛了雷,收拾烂摊子。

    而且最主要的是,女儿显然对申大鹏这小子恋恋不舍,若是不加以阻止,只怕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到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沉默想了想,把车子倒回了去,停在女儿和申大鹏旁边。

    “申大鹏是吧?正好我们要去吃饭,你要不要一起?”

    曹新民都没有下车,只是探着头淡淡问了一句,想着把女儿和申大鹏分开,直接驾车离开便是。

    “好,正好我也没吃早饭,现在都饿了。”

    谁知,申大鹏丝毫没有拒绝的想法,厚着脸皮答应了,而且拽开车门就钻进了车里。

    “呵!”

    曹梦媛莞尔一笑,也跟着进了车里,坐在后座申大鹏的旁边。

    申大鹏的举动自然会换来曹新民的不悦,他只是客气一下罢了,没想到这小子还真能做到厚颜无耻的地步,回头看着后座上仿若无事的申大鹏,冷哼了一声,不过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毕竟老婆和女儿都在,他可不想做什么恶人。

    “去哪吃?松白大厦怎么样?县里还不错的酒店,味道也还算可以,之前黄彬宴请我和梦媛的时候,就是松白!”

    曹新民有些愠怒,但还是强忍住了,启动了车子缓缓前行,等待家人的回答和建议。

    “叔叔你不用跟我这么客气,我不太饿,随便找个饭店对付一口就行,最主要我想送送梦媛!”

    申大鹏抢着说话,显得有些不太礼貌,曹新民从后视镜瞪了他一眼,又是一声冷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