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354章 现在的小三有文化
    王雪莹淡淡瞥了申大鹏一眼,满是嘲讽意味,“我爸有一个秘书,国外留学回来的,还有一个师范系的女大学生,另外一个是注册会计师,这是没文化?”

    申大鹏彻底无语,这小丫头怎么油盐不进,而且辩解起来还一套一套的,就这反应速度,不去参加辩论会实在是太可惜了。

    无奈,索性也学着王雪莹耍起无赖,“你不是说想当我女朋友吗?我不喜欢没文化的女朋友,你要是考不上大学,咱俩就分手吧。”

    “真的?”

    王雪莹忽闪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盯着申大鹏看了半天,觉得并不像在开玩笑,“你早说嘛,不就是学习吗?学,我这就学!”说着,把手里的天牛扔到一边,解剖的小工具也收拾好放进书包里,取出课本看了起来。

    “有不会的可以问我……”

    申大鹏的话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顿时心里乐开了花,原来这丫头这么好糊弄,世界啊,终于安静了。

    让申大鹏有些不适应,也有些吃惊的是,直到放学铃声响起,王雪莹竟然真的没再跟他说过一句话,整个下午都是在不停的翻看着一本又一本教科书,甚至连临走的时候,连句再见都没有,这丫头,不会是魔障了吧?

    申大鹏转念想想也好,不说话总比成天吓唬人强,轻笑着耸耸肩,自己也收拾书包走出了教室,如今李泽宇不在学校了,曹梦媛也走了,林晓晓更是因为王雪莹的存在,一句话都不跟他说,倒是只有他形单影只的一人回家,稍显落寞。

    夕阳西下,火红的太阳在西边山头躲躲藏藏,却无法隐蔽那血色的残阳,眯眼眺望着美丽却并不少见的落日,为何当初没有与曹梦媛静下心来欣赏一番?

    正暗暗悔恨着,却有一道靓丽的身影突然进入眼帘,惹得意境消散。

    “苏酥?”

    申大鹏有些惊讶,从上次他救了苏酥之后,苏酥就一直躲着他,现在为何突然出现?是放学无意间碰到,还是专门来找自己?

    苏酥与申大鹏相距不过五六米,却只是傻站着也不说话,几度欲言、又止。

    申大鹏淡然的摇了摇头,看来与苏酥之间的误会,只怕不是三言两句能够解释的清楚,也罢,本来帮助苏酥,也没有任何非分之想,只是觉得她是个好女孩,不想被朱家兄弟和黄彬坑害了,既然现在苏酥过着平静却安逸的生活,自己又何必去做无端的叨扰呢?

    想到这里,心思豁然开朗,与其尴尬,不如换一个方向。

    申大鹏转身打算与苏酥背向而行,没想到刚走了几步,身后的苏酥却追了上来,拦住了他的去路,抬头看着苏酥慌乱又纠结的表情,淡淡问了一句,有事么?

    “我,我……”

    苏酥犹豫再三,最终还是鼓足了勇气,“我知道食品厂的事是你们被人陷害了,那个人以前是棚户区的,我认识,他是受了朱家的挑唆加之利益驱使,才做了对不起你们的事情,但是他是个好人,我替他给你们道歉,我也替我自己向你道歉,都是因为我,你才会惹到朱家,我是个惹祸的坏女孩。”

    说着,竟是给深深鞠了一躬,再站直了身子,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歉意与委屈。

    “没什么,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了,他家的儿子得了白血病,我不会为难他的,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还有别的事吗?”

    申大鹏已经决定要远离苏酥,还她一分平静安宁的生活,态度也就冷淡了些。

    “你说什么?刘大贺得了白血病?”

    苏酥诧异的瞪着大眼睛,想要多问些什么,可是感受着申大鹏冷漠的态度,心里竟是突然有些失落。

    “放心,我是不会欺负穷苦人的!”

    申大鹏并非有意,但冰冷语气却显得更像是高傲自大,彷如把自己摆在了高人一等的位置上,而下面的人,则是类似于苏酥这种家庭条件不好的穷人。

    “申大鹏,你放心,我会帮你的,就像你几次出手帮我一样,我会去找那个人说清楚,让他还你们食品厂一个清白!”

    苏酥从没想过会被申大鹏这般讽刺,原以为申大鹏与别人不同,结果……冷哼笑一声,说话的语气比之前激动了许多。

    “你就别参与这件事情了,免得再被坏人抓住!”

    申大鹏仍旧淡漠的瞥了一眼,脸上没有半点笑容,侧身与苏酥擦肩而过,背对血色夕阳,缓步离去。

    “他这是在关心我吗?都是因为我,他才惹到了朱家,他都不埋怨我吗?难道刚才是我误会他了?他根本就没有瞧不起我?”

    苏酥再没有追过去,而是愣在了原地,心绪异常复杂,既有对申大鹏的愧疚,也有被别人关心的感动,抬头正对着夕阳洒落,嘴角满足的微微上扬。

    当天晚上,苏家三口吃过晚饭,苏母去了厨房刷碗,苏华仁和苏酥父女俩静静坐在餐桌旁,半天都未说一句话,苏华仁愁眉苦脸的低头思考,而苏酥则是一直盯着父亲,似乎在等待、期待着什么,可是父亲始终没有说话。

    “爸,你找刘伯伯谈过了吗?”

    与经历过几十年风霜阅历的父亲相比,苏酥还是稚嫩了一些,也没有被岁月打磨过的安稳性子,她今天已经答应了申大鹏会出手相助,如果父亲依旧不愿管他人之事,那她只能自己去找刘伯伯摊牌。

    “还没去呢。”

    苏华仁轻摇摇头,他并非不想去,而是他实在不知道去了该说些什么?直接问老刘是不是说谎了?

    是不是讹诈欺骗食品厂了?如此直白,只怕会伤了多年的邻里感情,更何况他始终不信,向来实诚的老刘会做出这等事情。

    “您是不想去?还是不知去了该说些什么?”

    人都说知子莫若父,但又何尝不是知父莫若子?苏酥本就是个聪明的孩子,又是在羊汤馆这种餐饮的服务行业长大,自然也会增长些察言观色的能力,父亲的纠结她看得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