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八十一章 周侗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跟着高衙内果然有好处,高衙内,这样的女子还是我收了好。”一个阴沉沉的声音传来,众人还在惊讶的时候,就见院墙上落下一个人影来,蒙着面,身披大氅,手执长刀,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人一个手刀,将张氏砍晕,然后一把抱着张氏,缓缓朝外走去。

    “你是什么人,快放嫂夫人。”花和尚一见张氏躺在那人怀里,顿时大声叫嚷起来。手中的戒刀飞舞,要开斩来者,却见来者将刀横在张氏脖子上,冷笑道:“花和尚,高衙内,如此美女,总不能就这样死在我手中吧!”

    “你到底是什么人?留下号来。”高强一见张氏被截胡,顿时面色狰狞,他为了得到张氏,也不知道废了多少功夫,没想到,到了最后,居然成全了别人。

    “花和尚,看住高衙内,你我出城之后,明日在十里坡回合。”来者望着高强,有些担心的说道:“你答应过林冲,保住他婆娘的性命,而我这个人最喜欢就是女子心甘情愿的和我玩乐,你放心,我西门,咳咳!我的名号江湖都知道,绝对不会骗你的。”

    “好,姓西门的,洒家相信你就是了。”花和尚这个时候也没有任何办法,想到林冲的托付,只能是大声说道。

    “姓西门,你究竟是什么人?总有一天我会将你碎尸万段。”高强咬牙切齿大声吼道。面对这样的情况,他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蒙面人挟持着张氏引入黑暗之中,而在不远处,花和尚手执戒刀正挡在那里,虎视眈眈,宛若猛虎一样,让人不敢动弹。一时间,高强恨不得将眼前的花和尚五马分尸。

    “公子。”一个角落里,一辆马车停在黑暗处,蒙面人大氅不知道被抛到什么地方,遮脸的毛巾也丢在一边,露出真容,不是李璟又是谁。

    “走,离开这里。”李璟抱着张氏上了马车,对李大牛等人说道:“我们去老师府邸,相信老师是不会告密的。”

    “是。”李大牛赶紧指挥两个庄客,赶着马车,朝李纲府邸而来。

    “倒是有些机智,不知道是何人弟子,气血如此浑厚,让人震惊。”李璟这边刚过,黑暗处就走出一个白发老者来,手上拄着木棍,脸上露出惊讶之色,望着李璟的背影,露出一丝好奇来,最后想了想,却是化为一声长叹。

    “武艺高强又如何?我那弟子不也是武艺高强吗?如今却是落了一个如此下场。唉!也罢!看你还顺眼的份上,帮你解决尾巴再说。【愛↑去△小↓說△網w    qu  】”白发老者深深的叹了口气,拄着拐杖,将一边的大氅和毛巾收拾了一番,从怀里拿出火石,点点火星燃起,一下就将大氅和毛巾烧的一干二净,老者随手一会,清风吹过,灰烬尽数吹到一边的水沟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人老了,这次来见见老朋友,也不知道下次可还有机会来开封。”老者用木棍悄悄的敲击着青石板,身形逐渐没入黑暗之中。

    “怎么回事?你怎么出去一趟,弄回来一个女人?”李纲府邸,他面色阴沉的望着李璟说道。虽然李璟是一个武者,虽然李璟还从事着商贾之事,李纲这些都不在乎,但李璟品质上有问题,李纲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老师可认识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那女子就是林冲的妻室,弟子恰好碰见高衙内带人逼亲,就装作强人,将她抢了过来,这样不但能保证她的性命,就是张教头的性命也能保全。”李璟赶紧说道:“只是弟子实在不知道如何安置,所以才会带着她来到老师府邸,给老师添麻烦了。”

    “他是没本事做,要是有本事做,他早就做了。”李纲还没有说话,背后却是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李璟心中骇然,他居然没有发现有人靠近,顿时转身,挡在李纲面前。

    “好了,璟儿,你是防不住这个老东西的。”没想到的是李纲却是将李璟推在一边,笑呵呵的迎了上去,说道:“你这个老不死还有脸来见我,自己弟子的事情你不来解决,若不是我这学生恰好经过这里,恐怕日后你是没脸见你那弟子了。”

    李璟听心中一愣,顿时放下心来,原来是李纲的熟悉人,听这口气,两人关系还好的很。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来历,站在自己身后都不知道。当下打量着对面一眼,面色一紧。

    虽然对方看上去干瘦无比,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者,可是在李璟看到的却是一头猛虎,虎老雄风在,不能小觑。

    “璟儿,这是为师的好友,叫做周侗。你来见过。”李纲对李璟的态度却是好了许多,或许是因为刚才李璟潜意识中的动作,将李纲护在身后。

    周侗!

    李璟双面圆睁,这个名字无论是现在或者是以后,在北宋末年都注定是一个厉害人物,传闻林冲是他的弟子,卢俊义是他的弟子,史文恭是他的弟子,甚至后来的岳飞也是他的弟子。没想到李璟见到他的时候,却是一个干瘦的老头子。

    “李璟见过周前辈。”李璟双目一亮,拜倒在地。

    “倒是有侠义心肠,就是考虑问题不周,你那丢下来的大氅,高俅手下的人只要找到了,很快就能查到你的来历。你大可以逃之夭夭,可是你老师呢?”周侗敲打着李璟一下。

    “晚辈惭愧,多谢前辈提醒。”李璟面色一红,赶紧说道。

    “你这老东西,一来不知道感谢我这学生,还教训他,真是可恶。”李纲不满的瞪了周侗一眼。

    “唉,真是可怜这女娃了。”周侗望着床榻上的张氏,叹息道:“我紧赶慢赶,还是迟了一步,不在京师,许多人都已经忘记我周侗了,唉!或许他们都以为我周侗已经埋到黄土里了。”

    “唉,朝政如此,我也没有办法,说起来,还是我的错,没有帮助什么。”李纲惋惜道。

    “是他们做的太快,你能保住林冲的性命就已经不错了,擅闯白虎堂,那是必死的罪名。”周侗摇摇头,叹息道:“也不知道我那弟子,现在在什么地方,这世道已经不是当年的时候了,这次来,我准备是大闹一场的,但是如今看来,就算是闹也没有办法。”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