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养寇自重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实际上宋江刚出门就已经后悔,虽然让阎婆惜录了供状,但是她有足够的理由推翻眼前的供状,正待回去解决阎婆惜的时候,却发现远处有雷横和朱仝领着兵马正在巡视,心中无奈,只得隐入黑暗之中,毕竟自己刚刚杀了人,谁也不知道雷横心中是怎么想的,?万一将自己给供出去了呢!

    “雷横,我刚才看见远处有一人好像是宋押司?这么晚了他怎么还在这里?”朱仝忽然碰了一下雷横说道。

    “那个地方?那个地方好像是阎婆惜的铺子。”雷横顺着方向望了过去,脸色微微一变,阎婆惜是郓城一个比较奇特的人,她是一个青楼妓女,现在从良了,虽然生的美貌,可是却无人敢碰,谁不知道,阎婆惜是与李璟有些关系的,否则的话,也不会拿到香皂在郓城来卖,所以,一般郓城人都将阎婆惜当做是李璟的外室。李璟虽然知道这件事情,却也没有说出来,有的时候,来郓城的时候,也会在这里过夜,更加让人认定了这个看法。

    “走,去看看。”朱仝忍不住说道。李璟现在可不是一般的人物,三千五百庄客坐镇独龙冈,那是一股庞大的力量,郓城上下谁也不敢去惹他,生怕他一怒之下,和梁山勾结在一起,那莫说是郓城,就是济州,也不敢抗衡。若宋江真的和阎婆惜搅和在一起,雷横和朱仝两人少不得要叮嘱一番。

    只是还没有进铺子,两人面色就变了,相互望了一眼,闯了进去。却见阎婆惜浑身鲜血,地面上还躺着一具无头尸体。

    “两位大人,宋江杀人,宋三郎杀了张文远啊!这,这如何是好啊?”阎婆在一边大声叫了起来。雷横面色大变,想阻止都不可能。这么大的声音,外面肯定是已经能听得见,他二人就算是有心隐瞒都是不可能的了,外面的那些衙役们听的清清楚楚。宋江杀人。

    “究竟是不是宋江杀人,此事还有待调查,不过,你们二人还是需要跟我走一趟。”雷横心中叹了口气,眼下这两个人都不好办,宋江名震山东,阎婆惜也是李璟的人,就是雷横和朱仝两人也感觉到晦气,不应该来这一遭。

    他们看着地上的张文远,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也知道,这个张文远恐怕算是白死了,宋江背后有整个山东绿林道,就算是县尊也是偏袒他的,至于李璟更不用说了,郓城现在还指望着在危机的时候,李璟能够抽出一部分兵力来帮助郓城呢!对于李璟的女人,谁敢下手。甚至雷横还专门派人连夜前往李家庄,通知李璟此事。

    李璟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他晚上是睡在潘金莲的房中的,迷迷糊糊中,却是侍女听了杜兴在外面求见,在潘金莲的催促下,这才爬起身来,等到了前厅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恢复了正常。

    “公子,现在阎婆惜已经被关押大牢,宋江已经逃走,只是时间比较仓促,宋江逃到什么地方,我们暂时还不知道。”杜兴小心翼翼的看着李璟说道。

    “不要管他,宋江这个时候应该在宋家庄,那可是他的老巢。雷横和朱仝两人是他的好友,郓城知县也很器重宋江,他们肯定放宋江离开的。”李璟想了想说道:“不过,你说的有道理,谁知道别人的人心是怎么想的,但是我们却需要宋江,宋江此人野心勃勃,和梁山贼寇之间的关系很好,这次杀人之后,肯定会落草为寇,这就是我们的机会,宋江若是加入了梁山,梁山水泊的实力大增,我们才好名正言顺的消灭这些贼寇。”

    “是,属下明白了。”杜兴心中震动,他跟随李璟身边,隐隐约约的知道一些事情,这个时候听的李璟这么一说,心中还是有些骇然,养寇自重,四个字在自己的脑海里一闪而没。这种方法自古以来都是就如此,没想到李璟也会来这一招。

    “好了,让暗营去看看,前往不能让宋江死了。”李璟摆了摆手,宋江和晁盖不一样,宋江比晁盖更加凶猛,进攻性更强。但是他与晁盖有着截然不同的地方,晁盖喜欢怒而兴师,只要能对梁山好,或者是因为其他的英雄好汉而出梁山,进攻周围的州县。

    宋江加入梁山纯粹的就是想用梁山的兵马来实现自己的宏图大业,最起码也让要朝廷知道,在山东还有一个宋江,能够主导大宋江山社稷。他的动作很大,不是为了梁山,而是为了他自己,好在招安的时候弄到一个好的筹码。这与晁盖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李璟第二天一大早起来的时候,就接到了县尊让雷横和朱仝两人出马,领兵捉拿宋江的消息,不过这两人行军速度很慢,本来一上午的时间就能到达宋家庄,等到了硬生生的到了中午的时候才出发。

    不过李璟却不在乎这些,他正在栾廷玉手下练习枪法,栾廷玉乃是枪棒教头,使用的也是提神枪,这种提神枪与周侗的不一样,被他改造之后,更加刁钻和阴毒,更加的符合长枪的本来面目,枪乃是兵中之贼。见过了栾廷玉的枪法之后,李璟这才感叹当天夜里自己也是瞎猫碰到死老鼠,将栾廷玉擒拿下来。

    “公子,这若是要使用铁锤,就首先要使用枪法,在众多兵器中,对铁锤这样短兵器伤害最大的就是长枪,神出鬼没,阴险狠辣,有的时候你根本就不知道对方的长枪将会在什么地方出现。”栾廷玉手执长枪,忽然一阵颤抖,长枪如毒蛇一样,呼啸而出,李璟还没有反应过来,不远处的一个木头人脑袋上被刺入一个儿臂粗的大洞来,快若闪电,的确是让人防不胜防。

    “这样的枪法公子能防的住吗?”栾廷玉笑呵呵的说道。

    “很难。”李璟想也不想的说道,若是使枪的人有如此身手,天下之大,恐怕无人能够防守,李璟就算是知道提神枪的枪法恐怕也很难抵挡。

    “所以,公子,你得练。”栾廷玉说道:“公子身怀巨力,这个是优势的,但若是不练,永远都只能和别人拼力气。”

    “多谢栾师父指点。”李璟心中高兴,赶紧点了点头,幸亏这栾廷玉归顺了自己,不然的话,自己身边无人教导,恐怕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力压群雄,天下无敌。

    “公子是何等厉害,双锤垂震天下,没想到,还在这里练枪。”武二和杨志两人站在一起,武二望着李璟在那里一丝不苟的练着提神枪,有些惊讶的说道。他和杨志两人厮杀,不但没有让两人之间的关系变差,反而交情深了许多。

    “只有如此辛苦,公子的武艺才在我们之上。”杨志挥舞着手中的大刀说道:“等下我们再来一场,我脚下不稳,大概是在战马上厮杀惯了,步战,我不是你的对手。”

    “谁让李家庄的战马很少呢?只有几十匹的样子,还是给了暗营,你我想要战马,恐怕得要过上一段时间了。”武二忽然说道:“杨兄,你是怎么跟着公子的。”

    杨志也没有隐瞒,将自己怎么失了生辰纲,原本是准备落草为寇的事情说了一遍,说道:“没想到最后遇见了公子,这才让我摆脱了罪名,加入了振威镖局。可以说,我的第二次生命是公子给的。”

    “没想到一个女子居然认识天波杨府的碧波刀法,难得啊!难得啊!”武二听说之后,顿时感叹道:“还是公子艳福不浅,走到哪里都能遇见女人,而且姿色不俗,这样的艳遇可是让人羡慕啊!”

    “武二,你可不能胡说啊!”没想到杨志正容说道:“那林夫人可不是公子的女人,公子虽然有寡人之疾,但也不是什么样的女人都会砰的,那林夫人乃是公子的师兄,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的夫人,公子进京的时候在,正好碰见高衙内欺负林夫人,所以才会冒着危险将林夫人救了出来。我听说后宅之中,林夫人和兰姑娘住在一起。”

    “原来如此。”武二听了之后,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来,他望着场中正在练武的李璟,目光中闪烁复杂的神色。在李家庄三千五百趟子手,这些日子都是在大练兵阶段,就是他们这样的三级镖师都是在训练手下,李璟不仅仅是要训练手下,还会在晚上召集镖师级别以上的人物,给大家讲解兵法,想这些人大多都是大字不识的莽夫,可是李璟却要求大家必须识字,辛苦一夜之后,第二天早上李璟总是第一个起来的,在练武场练武半个时辰,然后要领着大家李家庄周围跑上半个时辰,然后才是晨练、吃饭等等,讲武松等人辛苦,但实际上更加辛苦的还是李璟。

    更让武二感到惊讶的是,李璟对身边的人,乃至佃农、庄户都很不错,见到谁都是和颜悦色,他感觉的出来,这种和颜悦色绝对不是假装的,而是真心实意的,这种情况让武二心中十分好奇,更多的是一种迷茫。这样的人就是杀自己兄长的凶手吗?武二心中更多的是迟疑。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