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就是要打击你
    “二娘,你到底想干什么?”李璟笑呵呵的说道。

    “我柴家想加入振威镖局。”柴二娘正容说道:“我柴家在河北有势力,有钱财,若是和李公子联合起来的话,河北之地任由公子纵横,这样不是很好吗?”

    “恐怕不久之后,我振威镖局就是你们柴家的了,二娘,你想多了。”李璟想也不想说道:“振威镖局是我李璟的,绝对不是你们柴家的,柴家的所作所为只能是将我李家庄带入灾难。说句实话,小旋风柴进也顶多只是一个富家翁而已,想当皇帝?二娘,不要太天真了。”

    “你。”柴二娘杏眼圆睁,柳眉倒竖,最后吸了口气,平静的说道:“我柴家从赵宋立国开始,就存在,赵家都是无能之辈,我柴家能立足沧州,说明我柴家还有一线生机,公子虽然是人中之龙,武艺无双,但是想要在赵宋立足,恐怕是很难的,赵宋以文御武,公子就算是武艺再怎么强大,也没有任何用处。公子,也只有在乱世之中,英雄才有用武之地,公子以为呢?”

    李璟笑而不语,心中却是认同柴二娘的话,在宋朝或者说在以后的历朝历代,除非是在乱世之中,这些武将们才有机会翻云覆雨,但是在和平年代,武将们都是被文官所压制,甚至到了后来,一个县令就敢在总兵面前嚣张,武将的地位大大降低。李璟在现在,若是想拥有过人的地位,最好的时代就是乱世。可惜的是,李璟知道乱世即将到来,这样的机会根本就不需要柴进为自己提供,甚至柴进自己都自身难保。

    “令尊恐怕也是看不上我们这些武人吧!”李璟摇摇头,现在的柴进与当年的柴荣已经不一样了,柴荣本身就是武将,他最起码是看重武将的,现在的柴进过了多少年的富贵荣华,岂会再看的起武夫。这些话说起来,甚至连柴二娘也不相信。

    “公子与一般的武夫不一样。”柴二娘想了想说道:“公子不但有一身的武艺,甚至擅长陶朱之道,点金之术,岂是一般的武夫?”

    “你又错了,当从你口中说出武夫两个字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你们柴家的态度了,我就算很会赚钱,可是加入了你们柴家,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柴进是绝对瞧不上我的,二娘你就别劝了。”李璟摇摇头说道:“而且,这种争霸天下之说并不是一个女子可以承受的,柴家难道没有其他的男人了吗?居然让一个女子出来行走?莫非,你是想做太平公主,或者是武则天?”李璟双目灼灼,他最不喜欢的就是一个女子掺杂争霸天下中来,尤其是眼前的柴二娘,明明生的是貌美如花,却只能行走江湖,招揽能人侠士,更是让他有理由鄙视柴家了。

    “你?”柴二娘猛的站起身来,粉脸冰冷,冷哼道:“李璟,不要以为我柴家真的需要你,哼哼,像你这样人品败坏,算计自己的兄弟,连自己师兄的女人都想占有,跟你这样的人说话,真是脏了我的眼睛。”

    “我李璟行事哪里需要你来过问的。柴家想如此形势来夺取江山,真是笑话,看看你们柴家所选的人,当初梁山王伦,如今的河北义军,甚至我那师兄也都是你选的,可是最后如何?梁山的王伦虽然听话,可惜的是被晁盖所杀,河北义军也不见得有多少人能听你们的。”李璟摇头说道:“说我奸诈,我若是奸诈,可以让你们付出钱财,甚至就是让你嫁给我也行,然后吃干了抹净,你们柴家能将我怎么样呢?”李璟略带轻佻的看着柴二娘一眼。

    柴二娘杏眼通红,她什么时候遭遇过李璟这样无耻的人了,双目中隐隐有一丝水汽即将迸发出来,李璟这一招不能不狠,狠的让柴二娘现在想起来心中都有些害怕。

    “想要造反,手中岂能没有兵马?指望别人都是不可能成事的,就算是打下了江山,难道真的会给你们柴家吗?这种情况是不大可能的吧!”李璟看着柴二娘的样子,忍不住摇摇头说道:“自己不够强大,到了后来,要不是君臣离心,你杀了对方,或者就是对方杀了你,这与当年你的祖先丢到大周江山有什么区别呢?看上去,你们柴家手中掌握了梁山贼寇,有掌握了河北群雄,但实际上,你们其实什么都没有得到,因为这些人根本就不会听你们的,他们只是在利用你们。”

    “这,这不可能。”柴二娘花容失色,忍不住失声惊呼道。

    “仅仅靠金钱掌控,如何能掌控天下,柴进真是一个笑话,没有过人的武力,自己又不能亲临战场,坐镇太行山,也想着掌控太行十九寨,真是笑话。”李璟冷笑道:“他还不如躲在沧州,自己当一个富家翁来的是在,否则的话,就他那样子,迟早会官家所杀。”

    “李璟,你这是想劝我柴家放弃吗?你也不用白费心机了,赵宋皇室绝对不会让我们这样活下去的,以后也绝对不会容忍的你的,就像当年对待我们柴家一样,我的先祖刚刚剩下孩子之后,就莫名其妙的死了,然后我柴家每一代都只有一个儿子,若是第二胎是儿子的时候,必死无疑。就算是现在的二叔祖也是我柴家祖先的私生子而已,多少年之后,才有了今日,饶是如此,我柴家嫡系也只有我的兄长和我而已,李璟,赵宋没有那么仁慈。”柴二娘大声说道。神情疯狂,哪里有刚才国色天香的模样。

    “哎。不管如何,你都不能改变你们柴家的局面。”李璟摇摇头说道。

    “不可能,不可能,李璟,你是骗我的,你等着,我柴氏一定会崛起的,你就等着吧!”柴二娘望着李璟,杏眼之中闪烁着一丝不甘,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之后,转身就出了狮子楼。很快,李璟就看见狮子楼外的护卫,保护着柴二娘朝北方而去。那柴二娘临走的时候,还望了三楼一眼,正好和李璟的眼神碰上。

    李璟深深的叹了口气,他在柴二娘眼中看见了斗志,熊熊的斗志,斗志之中没有任何的绝望,心中更是一阵感叹。他很佩服柴二娘,但却不认同柴二娘,柴家的男人难道都死绝了,却让柴二娘一个弱女子行走江湖,虽然北宋已经大厦将倾,可也不是柴进这个知道嘴上说说的家伙能推翻的,没有兵马再手,就算血脉再怎么高贵也没有用处。

    “公子,那个柴小姐真是漂亮。”李瓶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李璟身边,目光中闪烁一丝兴奋之色。

    “她比你也好不了多少。趴着!”李璟鼻尖闻着一点幽香,顿时拍着她的肩膀说道。

    “公子,你真坏。”一阵布帛被撕裂的声音响起,然后就是一阵让人浮想联翩的喘息声传来。

    “公子,奴家,奴家还为了公子准备了几个尤物,准备让公子享用。轻点!”一阵闷哼声传来,李瓶儿咬紧牙关,承受着背后的冲击,脸色通红,双目迷离。

    “尤物?难道比你还要浪?”李璟一巴掌拍了下来,雪白的莲花瓣上顿时出现一个红印子。

    李瓶儿又是一阵闷哼,忍不住说道:“是西门庆那个贼人的女人,奴家已经让人安排好了,就等着公子的到来了。”

    “真是胡闹。”李璟忍不住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