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八十章 朱琏的失望
    “哼,李璟,你不是我的对手。”晁盖望着李璟的背影,收了手中的长枪,得意的说道:“你的武艺也不过如此,若是长久战下去,你肯定会失败。”

    “不错,我是为战败,但是你的体力绝对能在我战败之前就会消耗干净。”李璟失败之后,不但没有任何沮丧之色,反而哈哈大笑道。

    晁盖想在这方面打击李璟显然是行不通的,李璟练武才多长时间,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能厉害如此,还有什么情况不能发生的,等到日后,最后胜利的肯定是李璟,而不是他晁盖,所以面对晁盖的嘲讽,李璟没有任何不好意思,甚至还有一丝得意洋洋。

    “表兄,让我来试试这个晁天王,看看他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这个时候,高宠手执金枪冲了上来,望着晁盖说道。

    “不用了,他还有用处。”李璟喊住了高宠,神情有些复杂的望着晁盖,倒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可惜的是,最后却是死在小人的算计之中,这样的人若不是敌人,李璟或许拼命的将其救回来,现在只能是爱莫能助了,不杀晁盖,日后恐怕会被宋矮子和白眼狼吴用所算计,这两个人联合起来,手段可不是一般的下贱,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李璟不得不防备。

    望着晁盖离去的背影,李璟感觉自己是在玩火,一方面害怕敌人强大,强大之后算计自己,打乱自己的计划,而另一方面却是害怕敌人不够强大,随便被朝廷的军队所击败,到那个时候,哪里还有什么事情,养寇自重,可不是随便玩玩就能成的。

    城头上,曾弄望着两家都已经收兵,露出一丝惋惜之色,虽然嘴巴上没有说,实际上,曾弄自己也想着两人若是能两败俱伤最好,可惜的是,一场精彩的大战就这样仓促结束了,最后两人居然都没有死,甚至连伤都没有受一点,这让他很是气恼。

    “教头,今夜若是偷袭宋江如何?”曾弄望着史文恭,说道:“这个时候正好是时候,晁盖白天大战李璟,取得了胜利,想必心中得意,必定会得意忘形,正好是我们偷袭对方的好机会。”

    “晁盖此人可不简单,还是小心点好,对方毕竟有几千人,数量远在我们曾头市之上,想要偷袭,成功了自然是好事,若是失败了,我曾头市恐怕就没有任何防守的力量了。”史文恭露出一丝为难的神色来,实际上,他也想着偷袭晁盖,但是想到晁盖的勇武,还是有些担心。

    “恩,看样子想要对付晁盖,还是要从长计议了。”曾弄也不生气,现在旁边多了一个李璟,曾弄的胆子也大了一些,否则的话,也不会会主动提夜袭的事情了。

    “天王兄长,这个李璟武艺居然如此高超?”回到大帐之后,宋江迫不及待的询问道。他看的出来,晁盖脸上还有一丝疲惫之色。

    “虽然现在不如我,但是我想拿下他却很困难。李璟这个人不简单。”晁盖解开盔甲,宋江赶紧上前帮助,等到盔甲结下来的时候,宋江才发现晁盖后背都已经湿透了,足见刚才和李璟厮杀的厉害,晁盖已经使用了自己全部的力量,才能维持对李璟的压制。

    “这,这如何是好?”王英这个时候脸色苍白,对于李璟的武艺,许多人都认为是以讹传讹,就是王英也是如此,但是现在才知道,李璟的强悍之处。想到刚才自己还和李靖厮杀,看样子能保住性命已经很好不错了。

    “李璟与曾头市有仇,这次前来想必也是因为郓城县之故,出来做个样子而已,所以才带着千余人马,想来对于我们进攻曾头市,也不会是太过认真的,我们拿下曾头市还是有机会的。”晁盖喝了一碗白开水,抹掉胡须上的水滴之后,笑道:“曾头市虽然有些用处,但是贤弟既然想灭掉曾头市,我晁盖一定要贤弟实现这个愿望。”

    “多谢兄长。”宋江目光中闪烁着一丝感动,很快又消失的无影无踪,晁盖是一个好兄弟,可惜的是,也只是一个兄弟而已,对于大业来说,晁盖却是差了许多。

    “派人盯着曾头市,今日小胜一场,曾头市恐怕有些不服,会来偷袭我们的营寨。”晁盖并没有注意到宋江脸上的表情,而是说道:“李璟此人奸诈,必定不会是轻易来救曾头市的,曾头市想要转败为胜,也只能是采用这种办法。告诉将士们要小心。哼哼,曾头市,除掉史文恭之外,能抵挡我铁枪的很少,明日就挑战史文恭。”

    “史文恭真的如此厉害?”宋江眼珠转动说道。

    “很厉害,实际上此人不仅仅是枪棒厉害,箭术也极为惊人。”晁盖点了点头,面色凝重,说道:“以前在郓城,最厉害的是栾廷玉,但实际上最厉害的是史文恭,也不知道曾弄是怎么找到这个人的,不是一般的简单啊!”

    “哼,就算再怎么厉害,也不是我们的对手。”阮小七不屑的说道。

    “对,对,再怎么厉害也不是我们的对手。”晁盖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道:“史文恭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他一个人厉害,我们梁山上下齐心,绝对能击杀对方,攻破曾头市。”

    “兄长,宋江已经命人准备了酒宴,请兄长畅饮。”宋江低声笑呵呵的说道。

    晁盖原本准备拒绝,但是又见李逵等人的模样,顿时知道,这些人心中都赞同宋江的观点,当下也点头说道:“那就喝一些,但是不能喝得多了,免得被敌人偷袭了。”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宋江连连点头,说道:“小弟这就下去安排,兄长暂且在大帐中宽座就是了。就算是曾头市前来偷袭,小弟也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宋江不等晁盖拒绝,就出了大帐,大帐之中,片刻之后就传来一阵阵欢呼声和叫好声。却是梁山上下正在大帐中饮酒,不仅仅是大帐之中,就是在大帐的外面也都是如此。到处都是欢声笑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