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百九十八章 谁恶心谁
    “这?”赵构脸上露出一丝迟疑,但是心中却是一阵窃喜,赵楷的计策正中他的下怀。不同于其他的皇子,赵构也想着那张椅子,只是在自己的前面人太多,不仅仅有太子,还有赵楷,他的势力不足,只能是投靠一人,在赵桓和赵楷两人,他选择了赵楷。

    他这个人选择的不错,赵楷不方便做的事情,他就出面,甚至赵楷为了自己的利益,帮助他组建了风波亭这样组织,表面上,风波亭是听从赵楷的命令,但实际上,风波亭真正的主人正是赵构,赵构需要的是时间,需要更多的时间,让他走进赵佶的目光之中。

    “怕什么,父皇最喜欢的是我,而不是李璟这什么记名弟子,真是笑话,自己都被李纲逐出师门,他哪里有脸面到处说自己是父皇的记名弟子,也不怕别人笑话。”赵楷双目赤红,冷哼道:“不就是一个女人嘛!睡一下又如何?李璟以后也许还会感到荣幸呢!”

    赵构听了,赶紧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兄长已经决定了,那小弟就让人去准备,等朱家小娘子去了大相国寺,小弟立刻来通知兄长。”

    赵构是巴不得事情闹的越大越好,李璟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以前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身上也只是披着一层皮而已,但是心在不一样,是东宫的官员,而且还是朝廷的命官,朱凤英是谁?那是太子妃的妹妹,是朝廷官员的女人,堂堂的郓王,居然坏了臣子妻子的名节,无论是朝廷的清流都不会饶过他的,更不要说,一直想找郓王把柄的东宫,一旦得到这个消息之后,肯定会掀起满城风雨。双方的大战一下子爆发,这个时候,才是赵构这样不得志皇子的机会。

    赵构仿佛已经见到了赵佶夸赞自己的模样,他飞快的出了郓王府,上了马车,看着身后的郓王府,嘴角露出一丝不屑之色。在他看来,无论赵桓或者是赵楷都是无能之辈,根本就不能问鼎皇帝之位。赵桓不过是占着长子的便宜而已,赵楷只是相貌俊秀,又会一些风花雪月之词才会如此,但真正的论及智谋和权术,也只有他赵构才有这样的本事和能耐成为皇帝。

    只是他的年纪太小了,不然的话,这个时候和赵桓争夺太子之位的也不是赵楷,而是他赵构,不过这一切都不晚,现在有李璟的出现,正好让他的计谋得到实施。若是因此能拉拢李璟这样人那是最好的。

    “真是一群愚蠢的人,李璟有钱,有武力,这样的人若是能辅佐自己,那该有多好啊!”赵构想到这里,恨不得立刻就去实施自己的计划。

    李璟也不会想到自己来到开封城后,一举一动就牵扯到这么多事情,从朝堂到宗室,从是皇位之争到忠奸之争,一切都好像彻底爆发出来一样。

    东京现在已经成皇城、内城、外城和三重护城河相套的格局,皇城自然是皇家所居的地方,官员和市民多是分布在内城,内城按照军队划分的,为四厢四十六坊,按照中轴线分布,或者以汴河分布,有些坊中甚至有还有官衙。外城也有四厢七十四坊,加起来,就是八厢一百二十坊。

    杜兴原本为李璟寻找的住宅就是在旧城左军第一厢信陵坊。位于宋东京南北御街之东,宣德门至曹门大街以南,共计二十坊,属于当时官府及商业店铺密集区。传闻这个地方是信陵君故土,有名的相国寺就在信陵坊内,这是内城之中,不是一般人能后买得起的,也只有李璟这样的大商贾能买得起。

    但是后来李璟拒绝了,这个地方虽然不错,但是在这个地方主要都是官府的聚集地,更重要,这个地方距离城外太远,李璟干的事情,可不简单,万一为赵佶所发现,那就是有性命之祸,加上他现在不过是小小的左率府率,在满朝文武之中属于垫底的角色,岂敢住在这里,当下让人在外城寻找了一个府邸。

    新的府邸靠近新曹门,出了府门就是牛行街,从曹门就能进入内城,直入宫城,倒是一个不错地方。内城虽然是达官贵人所居住的地方,可是却没有外城开阔,房子价格来说,和内城是有着很大差别的。

    新买的地方很大,因为这个地方不仅仅是李璟居住的地方,更重要,这是振威镖局在开封城的据点,日后李敢也要居住在这里。所以连带周围的两间宅院也都给买了下来。真正花了李璟两千贯钱,这让李璟连连皱了眉头,京师米贵,可是居之大不易。

    “公子,外城虽然不错,但是这个地方到底是距离东宫远了一些,不如在内城再寻摸一个地方,好方便公子进出宫城。”李敢陪同着李璟迟疑了一阵说道。

    “是啊!公子,这个地方作为暗营和镖局是足够,可是公子总不能在这里接待客人吧!”杜兴也忍不住说道。

    “旁边的宅院不是买下来了吗?把那里改造一下,就作为我住的地方就是了。不仅仅是那个地方,还有在其他的坊市也买一个宅院,从我们这里挖一个地道过去。”李璟想了想,招过杜兴说道:“也不要太远,在我们对面买一个宅院就可以了,若是可以的话,在城外再买一个地方,也留一个缺口。”

    杜兴惊讶的看着李璟,没想到李璟居然想来个狡兔三窟,这得耗费多少人力和物力,而且真的有必要这么做吗?

    “防患于未然,这开封城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弄不好有一天,我们会被人狼狈赶了出来,今天的布置或许有一天会救我们一命。”李璟低声叮嘱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里不是sd一切都要小心。”

    “是,公子放心,属下一定会安排好的。”杜兴感激你说道。虽然不以为然,但是李璟说的总是有道理,这段时间争夺地盘,也让他明白这里面的残酷性,正如同李璟所说的,谁知道自己有没有一天会用上的,现在准备一番总是不会错的。

    “哼,带我去府内转转!”李璟笑呵呵的招呼杜兴说道。

    在他之后,李敢等人却在忙着振威镖局开业的事情,中午的时候,杜兴请了厨子做了几桌大餐,也算是庆祝李璟在东京有了房子。而且是京师三环之内,远超后世了。

    “公子,梁师成派人来送信了,明日散朝之后,请公子前往梁府。”午后,杜兴大踏步走进了书房,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上午送过去的名帖,下午就有回复,而且是第二天见面,这要是传到东京官场,肯定会引起一片哗然,这样的待遇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得到的。

    “关系到官家的金钱,梁师成自然会如此用心了。”李璟放下手中的书,不在意的说道:“京师的情况如何?外面是不是有人在议论我?”

    “都是一群无聊之人,公子不必放在心上。”杜兴脸色尴尬的说道。

    “嘿嘿,我一个小小的商人,一个小小的东宫左率府率,就有如此多的议论,你说这里面不是很奇怪吗?”李璟笑眯眯的说道:“有人在议论我,想用我这个杠杆,撬动东京的官场,只是不知道是郓王或者是躲在暗处的人,倒是有些意思。”

    杜兴这才明白李璟言语中的意思,无论是外面的炒作,更或者是上午被赶出师门的情况,这背后都有一只手,一只看不见的手,正在背后推动着事情的发展。

    “属下办事不利,还请公子责罚。”杜兴脸色微红,赶紧说道。

    “这与你无关,是有人想要对付我,你刚刚来开封,这些事情自然是照顾不到。”李璟摆摆手,说道:“只是这只是事情的第一步,下面还有,你要做的是,让你的线人盯着我,盯着与我有关的人,我怀疑后面还有更大的事情。”

    “是。”杜兴咬牙切齿,他心中暗自打定主意,莫说是李璟,就是朱家人也要盯着,看看背后的人到底想干什么。

    “公子,蔡家来人了,是公子蔡鞗。”外面有传来李敢的声音。

    “看看,该来的也都来了。”李璟哈哈大笑,站起身来,亲自迎了出去,既然李纲都能知道自己的行踪,蔡家肯定也知道自己的行踪,蔡鞗能亲自前来,说明还顾念着和自己的一点友情。

    “贤弟!不错啊!刚入京师就置下了了如此基业。”大厅内,李璟见到了蔡鞗,仍然是那样的风流倜傥,六月还没有到,手上就开始拿着一柄扇子,卖相十佳。

    “以后弄不好要常驻京师,加上振威镖局也要在京师开展业务,这才咬紧牙关买了这个宅子,以后还要蔡兄多多支持啊!李叔,见过蔡公子。”李璟笑呵呵的招过李敢说道。

    “小人李敢见过公子。”李敢赶紧上前。

    “你这家伙。”蔡鞗指着李璟却是笑着摇摇头,脸上却十分高兴,和李璟说话就是没有什么压力,也不用耍什么心眼,这要是别人,要么是瞧不上自己,要么就是巴结自己,也只有李璟什么都不会求着自己,相处的很愉快。

    “兄长这个时候来,恐怕不是为了我接风而来吧!”李璟挥了挥手,让众人退了下去,自己亲自上了茶水,笑呵呵的说道。

    “贤弟可知道一进京师,就被人盯住了?”蔡鞗正容说道:“这次我来就见到外面有人正在盯着你呢?你可要小心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