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零五章 阴谋
    一夜之间,偌大的汴梁城就传遍了李璟的名字,好像这个人事当朝一品一样,好像这个人是做万民唾弃的事情一样。

    “你说,那李璟何等的可恶,连自己的师嫂都给霸占了,哼哼,这样的人还是太子的连襟呢?也不知道太子殿下是怎么想的,居然成了此人的连襟。”

    “是啊!难怪梁溪先生将此人逐出了师门,就是这样的人,若我有这样的弟子,也会将他逐出师门,简直是将整个师门的脸都丢了干净了,有机会见到他,我就敢对他吐几口吐沫。”

    一个酒肆之中,到处都是议论之声,大家都是在讨论李璟,或者不说李璟似乎都跟不上时代潮流一样,一些读书人更是骂的最凶。毫无廉耻之心,畜生之流等等,都随之而来,时间最恶毒的骂名呼啸而来,都成了李璟头上的标签。

    “哼,你们恐怕还不知道,我昨天看见李璟刚进东京城,就看见王黼的一个如夫人,啧啧,当时李璟见了就走不动脚了,那速度,直接将抬轿的四个人给杀了,将王黼的如夫人当场就给办了,啧啧,你们不知道,李璟那厮生的五大三粗,整个人身高八丈,就想是一个巨兽一样,可怜王黼那如夫人就这样被糟蹋了。”一个人忽然装着神秘的模样说道。

    “啊!还有这种事情?”周围的众人面色大变,忍不住惊呼道。

    “哼,这算什么,去年李璟防守杭州的时候,一个人杀了一千多人,简直就是一个杀人魔王。”那人又大声说道:“我大舅子的三姨母的二表弟的小二子就是在振威镖局,那李璟双臂有千斤之力,否则怎么会杀那么多人呢?”

    “也是的,不过,说真的,去年的杭州之战还真是厉害,李璟这个家伙凭借手中几千青壮硬是击败了几万人,就冲着这一点,这个人就不简单。”

    “这倒是真的,这样的胆魄就是一个汉子。不就是玩一个女人,谁没敢过一件坏事啊!”人群之中立刻就说道。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却是没有注意到刚才说李璟抢了王黼小妾的男子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一样。

    而此刻,在汴河的一个花船上,几个读书人正坐在甲板上,一个黑衣士子忽然笑道:“听说昨天晚上,李璟一个人将整个樊楼都包下来了,自己在里面玩乐,你们说有这事情吗?”

    “笑话,李璟包了整个樊楼?他有这么多的钱财,恐怕也没有这样的体力吧!啧啧,我怎么听说李璟昨天晚上去了蔡贼府上,蔡贼还让的第十三房小妾相陪?”一个士子皱着眉头说道:“不过,今天一早上起来,议论李璟的话语还真是不少。这个被梁溪先生逐出师门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怎么感觉干了许多天怒人怨的事情了。”

    “啧啧,还有人说王黼的如夫人也被李璟给糟蹋了,现在年兄这里又多了一个蔡贼的小妾,还有樊楼的女子,什么狗皮倒灶的事情,是哪个愚蠢之辈,想要污蔑人也不能换一种计策,真是无耻。”另外一个白衣书生忍不住不屑的说道:“我怎么听说李璟才进京师,刚刚成为东宫的左率府率,人家自己都分身乏术,哪里有机会做这些天怒人怨的事情。”

    “张兄说的有道理,啧啧,还霸占了自己的师嫂,据说李璟的师父有两个,一个自然是梁溪先生,一个就是当今,这个师嫂又是谁?”黑衣书生也是哈哈大笑,举起酒杯,说道:“哎,博人一笑,博人一笑。来,来,喝酒,喝酒。”

    “哎,也不知道李璟得罪何人,这名声可是臭到大街上了。”张姓书生惋惜道:“听说去年的时候,还曾经保护了杭州,为朝廷建功立业了,得官家提拔,还能进入东宫,为东宫效力,眼看着,啧啧!”

    “诸位,诸位,你们说,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古怪的地方,我看恐怕是有人不想让李璟入东宫,嘿嘿,这李璟是谁,可是朱家的东床快婿,是太子的连襟,这样的人,若是进入东宫,还不是太子的左膀右臂啊!”一个士子忽然迟疑的说道。

    他的话一出,周围的众人顿时面色大变,谁都知道,现在大宋朝,郓王和太子争斗的不相上下,甚至郓王还要得宠一些,东宫早就是漏洞百出,若是李璟前往,恐怕东宫的力量会增加许多,这个时候,冒出来的流言,或许背后有什么其他的秘密也未可知啊!

    “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想来也是,李璟才来两天的时候,京师之中就有如此多的流言,这显然是不正常的。”黑衣书生听了之后,忍不住露出一丝厌恶之色,说道:“若真是如此,那就太恶心了,李璟好歹也是立下战功的人,满城居然有如此多的流言。真是可恶。”

    “人家是郓王,嘿嘿,只是可惜了李璟。”白衣书生摇摇头说道:“现在朝廷如此,若是不制止的话,还不知道这日后天下到底是谁的呢!”

    “还有满朝诸公也是如此,那郓王真是大胆,居然连蔡贼和王贼两人的小妾都被人拿出来了,也不知道这个郓王是怎么想的,难道想借两人之力,狠狠的教训一下东宫吗?十分不智啊!不智啊!”一个书生摇摇头说道:“两贼虽然可恶,但却是主掌朝纲,如此明目张胆的借刀杀人,恐怕郓王的算计不会成功,甚至还会引起两人的反感,两人深得官家信赖,若是投靠了太子殿下,郓王的地位就会难保了。”白衣书生不屑的说道:“虽然不知道是谁给郓王出的主意,这次那个叫做李璟的人这次可是走了大运了,这里面任何一条流言,都能要了他的脑袋,但是加在一起,却是保住了他的性命,相反,郓王这边恐怕会出大问题了。”

    众人想了想也都点了点头,郓王这招看上去是增加了李璟的罪名,但是打击的范围太广,反而给人一种不相信的感觉,明眼人一眼就能看的出来,这个李璟是被人陷害的,甚至连是谁陷害他的都能看的出来。总的来说,这样的计策太简单了。在挑战别人的智商,只是让人更加厌恶郓王,更加同情李璟。郓王可以说走一招臭棋。

    蔡府书房内,蔡京靠在躺椅上,旁边的蔡鞗却是恭恭敬敬的站在一边,脸上还浮现出一丝焦急来。

    蔡京好才叹息道:“可惜了,可惜了。”

    “父亲是认为李璟可惜了?”蔡鞗心中一愣,赶紧询问道。

    “李璟?哼,不要小觑了李璟,一个年轻人还没有一年的时间,就已经走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又岂是简单的人,你就等着吧!”蔡京浑浊的眼睛之中露出一丝智慧的光芒,充斥着阴沉,淡淡的说道:“老夫只是说郓王可惜了。原本是有入主东宫的,可惜了,这一次恐怕是没有人帮他了,陷害别人没关系,但是一定要将其打死,可惜的是他算计李璟,不成功也就算了,连选择的时间都不对,一个才来京师两天的人,能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呢?只要是明白人都知道。哎!自己的愚蠢也就算了,偏偏还想着别人也和自己一样愚蠢,那就是不可救药了。”

    “父亲认为外面的流言都是假的?”蔡鞗大喜赶紧询问道。

    “刚开始出现的流言是真的,后面却是假的。”蔡京笑呵呵的说道:“所以说李璟不简单,在短短几个时辰的时间就能想出这样的诡计来,而且还能快速实施,这说明李璟手下还有一批人马,已经进入京师了,否则的话,短短几个时辰的时间,哪里能扭转局势,将京师的水弄浑呢?”

    “父亲是说,这里面李璟也在里面推波助澜了?”蔡鞗能帮助蔡京处理朝政,可不是傻子,一下子就明白了这里面的情况,嘴巴顿时张的老大,李璟居然会向自己身上泼脏水,想到外面的流言,蔡鞗一下子感觉自己的脑袋顿时大了起来。

    “虚虚实实,实实虚虚,只有将事情闹大,闹得更加荒唐,才会有人将这件事情当做是一个笑料,才会有人认为是郓王在陷害李璟,达到削弱东宫的目的。”蔡京也忍不住点头说道:“李璟这个人不简单。”

    “确实不简单。”蔡鞗一阵苦笑,亏他还在这里想办法让蔡京出面,帮助李璟脱困呢!感情对方根本不需要如此,几个时辰的时间就已经搞定,按照自家老子的分析,李璟根本就看不上这点计策,随便出个主意就完爆眼下的局面的,并且直接将矛头指向始作俑者郓王赵楷,让赵楷再次在天子面前失分。

    “恐怕郓王也没有想到吧!嘿嘿,只是,我们以后恐怕是要换一个人了。”蔡京老眼中迸射出精光,嘴角露出阴沉,面无表情的说道:“太子不成,郓王也失势,这个人可得认真考虑一番。”

    “是。”蔡鞗露出一丝苦涩。他是没有任何发表意见的权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