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三十章 虚伪
    庭院之中,不时的传来知了的声音,小院之中,李璟靠在凉亭下,感受着湖水带来的一丝清凉,耳边却是传来一阵脚步声,清香拂面,李璟就知道柴二娘来了。

    “大牛他们都在收拾行装,你是不是准备回汴京了?”柴二娘声音中有一丝不舍。

    “不仅仅是我要回去,你恐怕也要跟我离开河北。”李璟目光深邃,望着远处的荷叶,说道:“暗营来报,梁山贼寇军师吴用并没有回梁山,而是去了北方。我初步估计,他是去了沧州。”

    “沧州?”柴二娘面色顿时变了变,吴用这个时候去沧州,所谓何事,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猜到,必然是因为柴家之事。

    “不错,正是沧州。”李璟叹息了一声,说道:“更重要的是,不仅仅是梁山贼寇,还有一个人也动手了。柴家若是做一个太平富家翁,恐怕朝廷还不会动手,甚至还会保护你们柴家,但是现在,朝廷的人也不是傻子,岂会不明白这里面的道理?”

    “朝廷的人?”柴二娘面色更加的苍白,若是梁山贼寇,她还真的不害怕,但若是牵扯到朝廷,除非柴家立刻就造反,否则的话,就只能任由朝廷的屠刀落到自己的脑袋上,到时候,是杀是囚,都得看朝廷的意思了。

    “红玉,走,我们回沧州。”柴二娘一刻都不能在这里呆下去了,赶紧转身说道。

    “站住。”背后却是传来李璟冰冷的声音,冷哼道:“你现在过去只能是自己送上门,无论是梁山贼寇或者是朝廷的人都希望你送上门去。”

    “可是?”柴二娘凤目通红,转身望着李璟,娇躯颤抖,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们柴家有铁券丹书,赵家在这方面倒是仁慈的很,更何况,只是怀疑,你父兄肯定是不会有任何危险的,顶多就是被人为难一下,蔡京他们需要的是你们柴家的金钱。”李璟上前安慰道:“梁山贼寇也是如此,他们需要的也是金钱,懂了吗?你若是去了,不但帮不到什么忙,而且还容易成为柴家的突破口。”

    这就是没有力量造成的恶果,看上去柴家有河北义军、梁山贼寇作为双重保障,但实际上呢!柴家根本就没有直接掌控两大力量,一旦出了问题,柴家就等于没牙的老虎,任由被人欺凌,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在上面撒尿。

    “真的吗?”柴二娘担心的望着李璟,希望从李璟这里得到回复。

    “自然是如此。”李璟叹息道:“梁山贼寇需要的是你们家的钱财,还有一个就是你父亲在江湖上的地位,想想,连前朝龙子凤孙都加入了梁山,其他江湖豪杰岂会不加入呢?他们需要的是柴家的大旗,所以说是不会有任何威胁的,你若是去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那黑三宋江可还没有夫人呢?若是想着从你们柴家得到更多,你岂不是要嫁给宋江?”

    “你胡说,我,我怎么会嫁给宋矮子呢。”柴二娘脸上这才露出一丝笑容,宋江是什么货色,柴二娘是见过的,如此丑陋的人物,柴二娘岂会下嫁。不过,她也知道李璟说的有道理,只是心中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走吧!这次我们得了四十万贯钱财,你和红玉,带着大牛,领军五百护送前往李家庄。”李璟拍着柴二娘的玉手说道:“这是我的家底,日后对付梁山贼寇恐怕就需要这些钱财了。”

    “好吧!你也早点回山东。”柴二娘深深的吸了口气,点了点头,目光之中还有一丝哀怨之色,她不是傻子,李璟这个时候让自己去李家庄,大概就是不想让自己见到李璟和朱凤英两人成亲的事情,免得自己心中难受。

    第二天,李璟也只是带着几十近卫营人马上路,八百精锐在大战之中死了两百多人,这也是比较大的伤亡,到底是夜战,李璟和振威镖局上下实际上都没有做好准备,加上敌人众多,死伤这么多人也是很正常的。梁中书亲自送出了十里之外。

    若不是等大名府军队撤回来,李璟恐怕早就走了,过上十几天就是李璟成亲的日子,梁中书等到李成率领大军撤回来之后,就赶紧将李璟送走。

    “贤弟离开东宫十数日,可知道东宫的情况?”梁中书站在十里亭上,远望不远处的的大名城,忽然对身边的李璟说道。

    “哦,这个倒没有。”李璟先是一愣,然后又摇摇头说道。这些日子,杜兴在忙着寻找梁山贼寇的踪迹,陈龙去是亲自去迎接齐州李清照,对京中的事情却是知道的很少,毕竟京中人口众多,各种势力犬牙交错,想要立足其中很是困难。

    “东宫左率又多了一位副府率,难道太子殿下没有告诉贤弟?”梁中书笑眯眯的说道。李璟总是感觉到梁中书眼睛背后蕴藏着一丝幸灾乐祸。

    “东宫上次经过一番整顿之后,编制缺少,人员配备的也是不完全的,这次多了一个副府率不是正常的很吗?”李璟按住心中的震惊,面色却是显得极为平静,实际上,心中却是翻江倒海,赵桓居然任命了新的左率副府率,这个位置本来是准备留给李大牛的。最关键的问题的是,赵桓在临走的时候,还信誓旦旦的告诉自己,让自己继续掌管东宫宿卫。这个时候,连一封书信都没有,难道他真的以为自己可以掌控东宫宿卫,或者说,可以直接无视自己的存在了?

    “这倒也是,不过,贤弟可知道这个左率副府率是什么人?”梁师成心中一阵好笑,也为李璟感到一阵悲哀,最起码,李璟对东宫是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反而为赵桓立下了不少功劳,赵桓反手之间就将李璟给卖了。

    “哦,是什么人?”李璟也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人物,能找赵桓吃相如此难堪。

    “荥阳郑氏郑多康。说起来,这个郑多康乃是东宫侧妃郑氏的兄长,啧啧,贤弟,这可是来者不善啊!我可是听说东宫内部太子妃和侧妃两人关系不睦,你现在娶了是朱家娘子,分明是站在太子妃这边,这个侧妃可不是省油的灯啊!”梁中书靠近李璟身边低声说道。

    任何地方都是有矛盾的,在东宫也是如此,太子妃和太子侧妃虽然只是一个称呼,但是地位上却是天壤之别,尤其是在赵桓登基之后更是如此了,皇后之位谁都想要,郑观音也是如此,否则的话,也不会变着方的找朱琏的麻烦了。

    “原来如此。”李璟听了之后,嘴角一笑,说道:“太子殿下有心了,知道我不会经常出现在东宫,所以就替我选了一个副手,倒是不错。”李璟心中的不屑更甚了,卸磨杀驴也就算了,还做的这么明显,吃相这么难看,难怪就算是做了皇帝之后,也成了别人的阶下囚,自己的亲人都成了金兵的玩物,现在还没有成为皇帝,甚至太子之位都没有坐稳,就开始如此,日后还了得。

    “贤弟,实际上,这太子之位是谁,日后皇帝之位是谁,对于我们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关系,贤弟以为呢?”梁中书很自信的说道。他背后靠着蔡京,在他看来,朝廷风云变幻,还真是与他没有任何关系,更不要说是东宫内部的事情,无论是朱家也好,或者是郑家也好,在最关键的时候,只是会找蔡京帮忙的。

    大家各自结成朋党,就算是赵桓不喜欢蔡家又能如何,最后还不是咬紧牙关认着吗?他认为李璟这个时候插足东宫是一个错误的行为。

    “梁兄自然是没有什么关系,可惜的是,娶了朱家女,有些事情就是注定了的,太子殿下可不简单,年纪轻就知道玩平衡了。”李璟苦涩道。

    “正因为如此,我才不用担心。”梁中书笑呵呵的说道:“有正就有邪。太子殿下若是一心用你,我就要小心了。贤弟,有些事情还是少涉足的点好,经商,赚钱,活得何等逍遥自在,何必去找那个麻烦呢?临走之时,为兄也是说说而已,真正的主意还是需要你自己来拿的。”

    “多谢兄长提醒。”李璟脸上露出一丝强笑,梁中书或许是有其他的想法,但是这一席话却是说的有道理,里面的事情,也不是任何人都会说的。

    “没事,没事。”梁中书扫了周围一眼,低声说道:“卢俊义已经逃走了,但是有一桩生意,贤弟可有想法?”梁中书朝北方望了一眼,李璟顿时知道,梁中书指的是来自北方的战马,这可是一个一本万利的买卖,在大宋境内,上等的战马都是稀缺之物,若是能垄断战马的生意,其利润丝毫不在香皂和琉璃镜之下,甚至作为一个新生的李家庄,迫切的需要得到这条通道,获取更多的战马。

    “嘿嘿,我就知道贤弟是一个做大事的人,等成亲之后,贤弟可以来此,为兄为你介绍一个大人物。”梁中书自从李璟救了大名府之后,倒是与李璟亲近了许多。

    “好,如此就有劳兄长了。”李璟也很惊讶,梁中书到底会介绍什么人给自己认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