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声东击西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发誓,绝对不会去找你的麻烦。”韦氏心中惶恐了,李璟双目中的眼神,她见过了许多次,忍不住说道:“我是官家的女人,你,你可不能乱来,这是要诛九族的。”

    “诛九族?哼哼,谁让你儿子惹了我呢?诛九族,恐怕官家知道现在的情况。在诛灭我九族的同时,你也好不了哪里去,打入冷宫是次要的。”李璟一把抱起韦氏,扯掉她身上剩余的衣物,宛如是一个小白羊一样,扔在一边的床榻之上,就飞快的去了自己的衣服,扑了上去。

    韦氏早就被眼前的情况所惊呆,等到扑上来之后,才惊醒过来,正待躲闪,但是她的力气如何是李璟的对手,只听见李璟冷哼道:“你若是想让那些侍卫看见你我眼前的模样,你就叫出来。”

    李璟的声音宛若是冷水一样,让韦氏住了嘴巴,脸上露出一丝绝望之色。莫说是那些侍卫,就算是宫女见到眼前的情况,恐怕自己只有自杀一途了。她有大好年华,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岂能轻易去死。

    “本来不想伤害你,但是总得在你身上留点痕迹,免得你反悔。你我肌肤相亲之后,俗话说一夜夫妻百夜恩,你想杀我,总得顾忌一二吧!啧啧,没想到你这么隐蔽的地方有一个痣。”李璟恶魔般的声音在韦氏耳边想起,她感觉到一只大手在身上游动,居然带起了一阵火热。

    “你来吧!本宫就当做被狗咬了一口。”韦氏知道自己逃脱不了灾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冷哼哼的说道。只是很快就知道自己面对的不是一条狗,而是一头牛,一头强壮的牛。

    韦氏已经不知道自己换了多少了个姿势,也不知道自己遭受了多少次攻击,只知道身心疲惫,她恨不得找个地方将自己狠狠的睡上几天几夜,整个身子骨都酸软了,这是绝对是她遭受的最强大的进攻。但是她不得承认,李璟的强大,绝对不是赵佶能够比拟的,赵佶是一个书生,或者说虽然有些武力,但是顶多是一个常人,哪里和李璟相比拟。

    韦氏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只知道自己在休息之前,还和李璟在浴桶里荒唐了一回,她更是不知道李璟是什么离开,只记得离开的时候,自己还环抱着对方的脖子,虽然是一次,可是让她尝到了极乐的滋味,有种欲罢不能的滋味。

    等到第二天的起来,已经是半上午了,面对梳妆镜,她看着镜中的自己,面色红润,双目中多了许多光彩,浑身都充斥着欢喜,这是得到满足之后的情况,韦氏不知道自己多久都没有经历过了。她浑身还是酸软的,脑海之中却是想着昨夜的情况。想到自己的反抗到迎合,从被动到主动,想到那些羞人的姿势,韦氏忽然很想昨夜的情况能再来一次。

    “广平郡王今天来了吗?”韦氏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面色一动,对身边的侍女说道。自己身上的秘密都已经被李璟知晓,自己还陪着他胡天黑地一个晚上,想要动李璟是不可能,但是她总要知晓,和自己有一夜情缘的人到底是谁吧!在外面开府,手下有风波亭的赵构就是唯一的人选。

    “听说娘娘尚在休息,所以先去官家哪里去了。应该快要来了。”身边的侍女赶紧说道。

    “娘娘,郡王殿下来问安了。”这个时候,外面有内侍的声音。

    “快点让他进来。”韦氏心中一喜,就让周围的人退了下去,然后将赵构招了进来。

    “孩儿拜见母妃。”赵构这个人虽然阴狠了一些,但是对韦氏很尊敬,自己能封为郡王,韦氏在里面也起了不少的作用,更不要说封建礼教,一个孝字是做人最基本的准则。

    “构儿,起来吧!”韦氏看见赵构,就想起自己被李璟蹂躏,这里面就有赵构的功劳,顿时凤目阴沉了许多,说道:“构儿,你最近在外面是不是惹了什么人了?”

    赵构听了心中慌乱,赶紧低头说道:“母妃,儿臣在外面可是老实的很,左右不过是郡王而已,在家里多是温书为主,哪里去惹什么人?”

    “是吗?”韦氏声音顿时变冷了,说道:“你现在虽然是一个郡王,但不要忘记了,一个小小的郡王,莫说是那些太子、亲王之类的,有点时候就一个大臣也能要了你的性命,谦虚、谨慎,最好自己的本分,才是最重要的。知道吗?”

    “儿臣谨记母妃教诲。”赵构赶紧说道。

    “昨日在官家那里见到一个人,你可知道他的来历。”韦氏平静的将李璟的相貌描叙了一遍,到底是同床共枕的,李璟的相貌还是描叙的很清楚。

    赵构哪里不知道李璟是谁,而且还和对方有过节,听了韦氏的描述之后,当下咬牙切齿的说道:“母妃,若是没有猜错的话,此人乃是东宫左率府率李璟,据说是官家的记名弟子。和六贼来往甚密,是一个阴险狡诈之徒。”

    韦氏看着赵构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顿时知道,李璟绝对和赵构是有仇恨的。顿时深深的叹了口气,有些不满的瞪了自己的儿子,虽然知道,那种情况,李璟除掉占有自己,让自己顾忌一二之外,没有其他的办法,但是对赵构心中还是生出不满的。

    “糊涂,此人连六贼都不敢得罪,官家信任此人,你还与此人为敌,不是愚蠢是什么?”韦氏忍不住训斥道。虽然官家没有召见李璟,但是听赵构的描叙,能和六贼齐名,足见这个家伙的不简单,想来也是,一个敢睡皇帝女人的人岂是一个简单人物,最起码一个胆大包天是逃不掉了。

    “儿臣也没有办法,那李璟乃是东宫人物,和儿臣也不对付。”赵构无奈,只得将自己和李璟的矛盾和李璟的丰功伟绩说了一遍。

    “还真是一个狠人。”韦氏忍不住吸了口气。她心中暗自庆幸,自己还有几分姿色,否则的话自己恐怕只有被杀一途。

    “可不就是一个狠人嘛!”赵构赶紧说道。

    “行了,出了宫,什么事情都要小心一些。”韦氏知道了李璟的消息,也不愿意和赵构继续聊下去,摆了摆手,就让赵构退下去。

    “李璟,别让我见到你。”韦氏面带笑容,双目中却是闪烁着复杂的神色,是痛恨吗?可是李璟却给她来了快乐的巅峰,是希冀吗?想到自己遭受的耻辱,韦氏恨不得立刻让人去找李璟,将其灭口。可是现在不行了,且不说李璟的身份,让韦氏忌惮,就算李璟带来的冲击,恐怕一生都不会忘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