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零六章 柴二娘进京
    韦成看着自己的儿子一眼,微微叹了口气,李璟将自己的父亲家人都接到太原,亲信萧让、周渊都在太原建立征北将军府,这就已经说明问题,只是因为根基不厚,河东路暂时需要朝廷的支援,所以才会让自己的夫人去了京师,但真的到了一定的时候,一个女人难道能决定李璟的军国大事。

    只是他也看不明白,李璟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略,居然敢行割据之事,难道朝廷真的到了这种地步?他暗自思索了一番,才知道朝廷实际上没有可用之兵,李璟才会如此。他想了想,忍不住朝后望了过去,好像看见了远处中军大帐中的李璟,那个年轻人眼睛好像能看透人心一样。

    “连张孝纯都服软了,更何况是我。”韦成摇摇头,现在不管怎样,韦成已经办法选择,连他都能看的出来李璟野心勃勃,他很难理解的是朝廷为什么不知道李璟之事,或许朝廷现在就算是知道,也没有办法对付李璟。

    大帐之中,李璟看着手中的情报,对面的杜兴却是面色凝重,他禀报的是江南的情况,西军不愧是大宋的精锐,方腊和他的手下虽然骁勇善战,但面对西军,远远不是对方的对手,连杭州都给丢了。大军连连后退,被童贯夺取了杭州。

    “西军损失的多吗?”李璟皱了皱眉头,想了想说道。

    “损失了将近三万人。”杜兴赶紧说道:“重伤者更多,方腊手下大军抵挡的很激烈。”

    “若是这样下去,恐怕等灭了方腊,整个西军都要被打残。”李璟摇摇头说道。“虽然没有见过方腊,但也知道方腊这个人是一个狠人,他是兴兵造反,不成功就要死,所以不得不如此。”

    “的确是如此。”杜兴赶紧说道:“西军虽然作战凶猛,但是方腊手下军队也不差,激战了二十多天,才夺取了杭州城,整个杭州城几乎都给打废掉了。足见战争的激烈,公子,属下担心方腊抵挡不住童贯大军,杭州一战,方腊损失惨重,精锐兵马都消耗了许多。就算有我们的帮助,仍然是一样的,西军彪悍,方腊的军队还是差了一些。”

    “方腊底蕴不行,失败是迟早的事情,让他们帮我多拖住西军就已经不错了。”李璟摇摇头说道。实际上在柴二娘进入汴京的时候,他就注意到这个问题,不是他不想反,而是现在不能反,和方腊一样,自己的底蕴不足,手下的人才太少,柴二娘很显然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才会主动的前往汴京为人质,李璟也不敢辜负柴二娘的好心,所以才会奋勇厮杀,早日获取强大的力量,好让朝廷忌惮自己。

    “属下看来,就算是童贯击败了方腊,最后西军也剩下不了多少精锐。”杜兴双目光芒闪烁,他主管暗卫,自然知道李璟的一些阴司,这个时候还不知道李璟想干什么,他杜兴也不配掌握暗卫这个庞大的机构了。事情到了现在,他更加希望李璟能够前进一步。

    “你可知道马上打天下,但却不能马上治天下,若是没有文臣的帮助,就算你打下了天下又能如何?人心这个东西虽然是看不见摸不着,但的确是存在的,眼下民心在朝廷,所以我们不能轻举妄动。”李璟摇摇头,他现在夺取天下,固然力量不够,但是割据河东路还是轻松的很,可就是如此又能如何,当年忽必烈何曾的雄才大略,夺取了中原,最后又能如何,整个大元朝疆土自古至今没有哪个王朝能超过对方,也不过几十年就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李璟不奢求能夺取全天下文人之心,但是最起码自己的手下要有文人治理,能够帮助安抚地方,能够转运粮草,使得自己在前方不愁粮草,现在李璟手下有多少个文人。赵鼎算一个,萧让、周渊资历或许不行,但勉强算两个,至于公孙胜和朱武只能算是军事,擅长军略,在河东路的张孝纯只能算是半个,其他的就没有合适的了,治理一个河东路都很困难,更不要说整个天下了。

    赵宋养士百余年,到底还是有些用处,这些文人骚客虽然擅长内斗,但也不得不承认,宋朝的富有也是与这些官员治理有关系。劝课农桑,兴修水利,让那些武将门来干还真的不行。

    杜兴听了之后,嘴巴张了张,对于他来说,成立了暗卫,也不知道见了多少官员的龌龊,这些文官们表面上道貌岸然,实际上在背后都是一肚子的男盗女娼,指望这些人治理国家,还不如尽数将其斩杀。

    “公子,大宋朝变的如此,难道不是因为这些文人吗?”杜兴忍不住询问道。

    “乱世之中用其才,太平时节,用其德。乱世之中,我等处在弱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只要对方有一技之长,就能为我们所用;但是在太平时节,这样的人弱点就会无限放大,若是德行不够,将会对天下产生不利的影响,就好像是现在的蔡京就是如此。”李璟摇摇头,解释道:“我们北面有一个强大的邻居正在崛起,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只能是迅速发展起来,否则的话,日后我们就是亡国奴。”李璟语气幽幽,他想到了史书上的靖康之难。

    他很讨厌赵佶父子,哪怕现在自己是他们的臣子,可是赵佶父子的妻女却是无辜的,她们只是一群女子而已,是笼子里的金丝雀,就算是想处死,那也需死在中原,而不是被外族人凌辱而死,成为中原汉人最大的耻辱。

    李璟并不是一个绝对的大汉族主义者,但绝对是向往文明的人,最讨厌的就是用落后的奴隶制来摧毁比较文明的封建**。更不要说李璟这句身体还是一个汉人,更加不可能允许靖康之耻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面前。

    “属下明白了。”杜兴实际上还是没听懂,但还是装着听懂,反正他只是一个做事的,只要做好李璟安排的事情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