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一十三章 无奈
    “再兴,记住了你现在是一军大将,不能轻易离开大营,我将大牛留在你身边。”黑暗之中,汾阳城门之下,数千骑兵已经缓缓出了城门,城门处,张孝纯、李大牛和杨再兴三人在城门处相送,李璟认真叮嘱道。

    “大将军放心,末将一定会坚守汾阳府,绝对不会让田虎踏入汾阳府半步。”杨再兴心中激动,更多的还是感激,小小年纪李璟就让他独挡一面,不仅仅是因为李璟身边无人可用,最重要的还是李璟信任自己。

    “很好。”李璟拍了拍杨再兴的肩膀,不经意间扫了张孝纯一眼,杨再兴仿佛有所领悟,点了点头。

    “大将军征战在外,一定要小心啊!”张孝纯在一边有些担心的说道:“整个河东路的安全都掌握在大将军手中,千万要注意安全。”

    “张大人,告辞了。”李璟笑呵呵的说道:“张大人就好生在城中安坐,等候本将军的好消息吧!”说着就扫了众人一眼,翻身上马,很快就领着骑兵没入黑暗之中。

    盖州原本属于泽州,在北宋末年,各种名头随意更换,连皇帝的年号也是如此。不过,不管怎么更换,盖州的主要防守力量还是位于泽州,首府为高平。位于河东路的东南部,太行山西南边缘,地处要冲,易守难攻,钮文忠乃是田虎手下有名的智勇双全者,一杆长枪杀的河东路无人能敌,阴险狡诈,若不是朱武就在身边,栾廷玉武艺再怎么强大,也不是钮文忠的对手。就算是有朱武在身边,也只能是勉强和钮文忠保持平衡。

    周村是泽州下面一个不出名的小村子,像这样的村子也不知道有多少,以前时节,周村的百姓倒是可以靠着太行山活着,毕竟太行山中山货众多,拿着弓箭,必定能有所收获,不仅仅能赚钱,还能吃上一点荤腥。

    不过,现在田虎占据了泽州,日子就变的不好过了,各种税收居然远在朝廷之上,泽州人苦不堪言,现在栾廷玉率领的征北军进攻盖州,钮文忠又开始征兵、征粮,泽州人逃入深山者甚多。

    “兴哥儿,梁虎那厮又来征粮了,这个时候哪里有粮食给他的。真是可恶,大家都是乡亲乡里的,何必如此呢?”周村东岳庙前的大树下,几个后生正围着一个粗壮的汉子说道。

    “梁虎这厮听说是走了泽州校尉曹洪之子曹熊的门路,做了泽州下面的一个小都虞候。”一个后生冷哼哼的说道:“这次征北军准备收复河东路,大军都已经打倒泽州高都了,啧啧,距离我们这里不远了。”

    “哼哼,大军已经迟滞在高都城下快两个月了,钮文忠这个人听说厉害的很,征北军不一定是他们的对手。”梁兴摇摇头说道。

    “兴哥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下午梁虎那厮就要收粮食,乡亲们哪里有那么多粮食。”一个年轻人露出畏惧之色。

    “兴哥儿,干脆反了吧!我们率领乡亲们去投军,投靠征北军,听说征北军的一部分兵马在汾阳府那边杀的田虎狼狈不堪,不如我们去投征北军。”一个年轻人生的黑面豹眼,忍不住大声说道。

    “就依靠我们几个人?梁虎那厮手下就有几十个人,我们哪里是对手?”刚才那个脸上有畏惧之色的年轻人不满的说道。

    “像我们周村这种情况的人很多,且不说周围村子,就是我们周村,也能聚集到几十个汉子,先灭了梁虎也不是不可能的。”梁兴眼珠转动,说道:“只是我们这边反了,以后想过这种日子恐怕有些困难了。”

    “哼,那就去征北军。”豹眼年轻人大声说道:“听说征北大将军武艺极为不俗,征北军上下每月的钱都堪比禁军了。若是能加入征北军那就好了。”

    周围的年轻人听了之后,双眼一亮,结果怎么样那是次要的,关键是能得到金钱,这才是最重要的,禁军一个月能赚多少,他们并不知道,但也知道,这钱财远在寻常的士兵之上,一时间众人双目都亮了起来。

    “那好。我们就干一番,反正,田虎此人凶狠残暴,钮文忠这些年拼命的压榨我们,我们这不是造反,而是迎接王师,消灭叛乱,加入朝廷的军队。”梁兴大声说道:“你们分头去坨村、范场、羊泉沟,邀请各个村子里的青壮前来,明天中午的时候都在这里集中,争取明天下午将各个村子的乡亲们送到山里去,后天,后天大家拿着家伙,先杀梁虎,然后击杀钮文忠的兵马,不要求多的,只要能灭掉其中的一部分就可以了。”

    “好,大家就听兴哥儿的,先干灭了梁虎再说。”豹眼男子笑呵呵的说道。

    “好,就这么决定了,我这就去见李夫子。”梁兴哈哈大笑,说道:“我们这些人冲锋陷阵倒是可以,但若是论脑袋瓜子灵活,恐怕还是李夫子,我们要请他来当我们的军师。”

    “对,对,我们村子里最聪明的人就是李夫子了。”豹眼双目一亮,众人也都点头。

    “你们都去忙吧!我去见李夫子。”梁兴双目中闪烁着常人没有的光芒,他感觉到自己的血液都在沸腾,告别了几个兄弟之后,就朝村尾一个茅草屋走去。

    还没有进入其中,就听见一阵阵清朗的读书声传了出来,梁兴双目中闪过一丝羡慕和失落,等了半响之后,才走了进去,却见几个童子正在读书,上首是一个相貌清秀的中年人,手上正拿着原本唐书,一边摸着胡须,一边看着书,神态倒是极为潇洒。

    “李夫子。”梁兴赶在滴水檐下朝李夫子行了一礼,模样却是极为恭敬。越是在这种贫困的地方,对读书人却越是恭敬。

    “兴哥儿。”李夫子看见梁兴,面色一愣,忍不住说道:“兴哥儿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了?莫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梁虎三天后来收粮,小子请夫子帮我们拿个主意。”梁兴恭敬的说道。

    李夫子听了之后,双目一眯,望着梁兴,最后沉吟道:“你都决定了?”

    “就算是拼着鱼死网破,也不能让贼子得逞。”梁兴惊讶于李夫子的智慧,但还是认真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