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二十二章 亲自来援
    “就算是战死,也要杀了你。”钮文忠虽然感觉到自己和李璟之间的差距,但他知道,现在自己想逃走几乎是不可能的,李璟将所有的事情也算计好了,这次行动的主要目标也是自己,只要自己出了泽洲城,想要逃回去几乎是不可能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击败眼前的敌人,若是能将其击杀,或许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李璟听了之后,只是笑笑,这种言语他不知道听了多少次,但是最后都是自己击败或者击杀了对手。和钮文忠的厮杀,他同样是有种酣畅淋漓的感觉,紫阳劲他已经很久都没有突破的感觉了,到了他这种地步,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的修炼,使自己达到巅峰状态,举重若轻,举轻若重,举重若重,举轻若轻,各种境界的不断提升,擂鼓瓮金锤本身就是一个重兵器,什么时候能达到李玄霸那种天下无敌的地步,李璟不知道自己有生之年能不能达到,可是他要做的就是不断的进步。

    铁锤在他手中飞舞,哪怕对面是长枪闪烁,钮文忠的力量不如李璟,技巧也不如李璟,但有一样是李璟没有的,那就是必死的决心,长枪出击,所要针对的都是李璟必须要防守的地方,否则的话,就会被长枪刺中。所以李璟虽然能轻易的将其击杀,但是自己也会受伤,相比较这一点,李璟应付起来,反而更加的艰苦,更加让他专心致志的应付眼前的敌人。

    而栾廷玉在一开始还巡视左右,后来看着李璟虽然有些危险,但实际上,没有性命安危之后,立刻调转马头,领军剿灭战场上的败兵。

    在李璟率领骑兵杀来的时候,叛军实际上已经崩溃,漫山遍野都是叛军,栾廷玉、武松、张清等人赶紧命令大军四处围猎敌人。

    而在另一边,李璟振奋精神对付钮文忠,对周围的追杀已经不放在心上,双锤挥舞,面前也只有钮文忠一个敌人,一阵阵金铁交鸣声传来,战斗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双锤每次都是轻飘飘的挥出,但是所带来的声响却是极为巨大的,挥舞之后,钮文忠手中的长枪总是出现不规则的震动,根本就不能按照原本设计的道路,对李璟产生影响。

    “耶律巡,你能击败李璟吗?”在远处,普速完望着正在厮杀的李璟,脸上露出一丝思索之色。

    耶律巡摇摇头,说道:“郡主殿下,李璟将军的武艺超群,莫说是小人,就算是大辽境内也无人是大将军的对手,都说宋人懦弱,但是眼前的这两个人就是极为不俗,只是不知道,在宋朝,这样的猛将为何不用之,居然还有人成了叛逆。”

    “所以面对我们大辽,宋人只能是称臣。”普速完仰着脑袋,最后摇头说道:“宋朝皇帝不能用人,但是李璟却是不一样,他手下能征惯战者不少,日后必定是我大辽的大敌,若是能杀了此人就最好了。”

    “郡主,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耶律巡想了想说道:“一个连自己的皇帝都没有放在眼里,又哪里会轻易的改变自己的主意。更是让属下担心的是,李璟在夺取河东路之后想要干的事情。”

    “你认为他想干什么?”普速完有些担心的望着场中的李璟,不知不觉,李璟的双锤挥舞的更快,远处的长枪也是闪烁一道道寒光,光芒闪烁,普速完都已经看不清楚了。

    “针对是我大辽。”耶律巡有些担心的说道:“李璟在夺取河东路之后,下一个目标恐怕是要夺取我们大辽的云州。”

    “不可能,云州的兵马是何等之多,他焉能夺取云州?”普速完潜意识的说道。云州被大辽占据百十年,已经是大辽的领土,焉能被李璟所占据。

    “虽然还没有证据,但是属下更加担心此事,李璟雄心勃勃,未必不会如此。”耶律巡望着场中的李璟,他知道双方的厮杀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但是最后失败的绝对不是李璟,李璟已经掌握了全局,不出意外的话,战斗的结果很快就能出现。他又看了看周围,只见周围已经有不少的骑兵聚集在周围,顿时叹了一口气。

    战争已经快要到结束的时候,李璟的近卫骑兵已经出现在战场之上,曾经教导过这些骑兵骑术的耶律巡知道,自己若是暗助钮文忠,这些近卫立刻就会用手中的弓箭,将自己等射程马蜂窝。

    “钮文忠,你已经大势已去,还不如投降本将军,如何?”李璟轻飘飘的一锤,却是将长枪击歪,钮文忠脸上露出一丝不正常的红色,李璟终于发出了招降的信号。

    “哈哈,李璟,你就不要多费心思了,晋王麾下不会有贪生怕死之人。”钮文忠哈哈大笑,指着李璟说道:“不过,你李璟本事倒是不小,晋王最后肯定会败在你手上,可不知道你击败晋王之后,如何和朝廷相处,你虽然为征北大将军,却统领河东路兵马,听说已经将整个河东路都掌握在手中,朝廷又岂会让你这样的人留在世上,必定又会是第二个晋王。”

    “冥顽不灵,这个就不是你能考虑的事情了。”李璟听了之后,面色一黑,冷哼哼的说道:“先杀了你,至于朝廷的事情,也不是你能考虑的问题。”话音刚落,就见双锤轰然而落,一锤接着一锤,猛然之间,砸出了三锤之多。

    钮文忠也知道最后时刻到来,正准备和以前一样,攻其必救,可惜的是,他忘记了自己的力量已经消耗太多,一锤之后,长枪就被打了出去,勉强收了回来,挡在肩膀之上,却迎面就是两锤轰然而下,一锤将长枪击弯,另外一锤却是击中铁盔之上,钮文忠感觉头顶上传来一阵大响,脑袋发晕,只能静静的骑在战马上,鲜血却是从额头上流了下来,他脸上却是露出一丝轻松之色,最后轰然倒地。

    “可惜了,一员战将,坐镇泽州这么长时间,挡住了朝廷的进攻,最后还是会败在大将军手中。”栾廷玉骑着战马缓缓而来,微微有些感叹的说道。

    “他只是选错了对手而已。”普速完面色阴沉,骑着战马缓缓而来,若是按照耶律巡的猜测,李璟距离夺取云州的脚步又前进了一步。

    “收拾战场吧!取了钮文忠的人头,我们前往泽州,夺取泽州之后,李恪回军汾阳府,这个时候张孝纯在汾阳府也很辛苦。”李璟不理会普速完异样的语气。

    “哼!”普速完好看的鼻子皱了皱,她现在很是愤怒,但是面对李璟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是感叹自己倒霉,居然在回云州的时候碰见李璟这个煞星,还被对方生擒活捉,就算现在保住了自己的性命安全,可却失去了自由。

    “是。”武松等人不敢怠慢,赶紧去收拾战场不提。

    不过这边李璟刚刚处理战场的事情,看着大军在石末扎下大营,就见杜兴面色慌乱的闯入了大帐。

    “什么事情如此紧张?难道天塌下来了。”李璟笑呵呵的说道。他已经取下了笨重的盔甲,换上了普通的长袍,显得格外的轻松,望着杜兴,脸上多了一丝笑容,到现在为止,河东路的局势才算是真正的好转起来。

    “大将军,江南传来的消息,方腊册封大将军为晋王,主掌河东路,世袭罔替。”杜兴愤怒的说道:“甚至已经昭告天下,现在恐怕已经传到京师了。”

    “这种事情,朝廷也会相信?”李璟先是一愣,最后哑然失笑道:“今天方腊来一下,明天田虎来一下,后天辽国等等都来一下,朝廷也不知道要杀多少大将了。”

    “关键是,方腊还将百花公主许配给大将军了,而且方百花已经离开江南,有人说,已经见到方百花了。”杜兴目光中闪烁着一丝奇异之色,他可是知道李璟曾经见过方百花的,这里面有什么事情,就是杜兴也不敢保证。

    “什么,该死。”李璟听了之后,面色顿时变了起来,一纸诏书,李璟并没有放在心上,现在多了一个方百花,事情就大发了。朝廷猜忌不说,更重要的是日后的事情。随着柴二娘进入京师作为人质,最起码双方在一定程度上还维持着和平,但是现在方百花一旦进入河东路,朝廷肯定会让李璟杀了方百花,以表示自己的立场,只是自己会杀方百花吗?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知道方百花现在在什么地方吗?朝廷已经知道此事了?”李璟面色不好看,刚才的战胜钮文忠的喜悦消失了许多,更是生出了一丝愤怒,这种愤怒主要是针对方腊的,作为一个兴兵造反的义军,就算是有野心,李璟也是很佩服的,但是这种野心不能达成,就将自己的亲人送上不归路,最后还算计了自己一顿,这是让他很不满的。

    “六扇门的人肯定已经出手,毕竟朝廷的人不是傻子,一旦百花公主进入河东路,落入大将军手中,朝廷让大将军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不过,索性的是,百花公主经验丰富,到现在为止,还不没有收到百花公主被杀的消息,甚至暗卫的人也没有发现百花公主。”杜兴双目中露出一丝佩服来。

    无论是六扇门也好,或者是暗卫也好,现在都发展的极为庞大,前者存在百十年,后者借助李璟的钱财和柴家百余年的布置,几乎都是遍及天下,就在这种情况下,都没有发现方百花,足见方百花的潜藏手段是何等的厉害。

    “不要小觑了六扇门,现在的六扇门仍然是天下最强大的情报组织,他们想要寻找方百花,还是快的很。到现在都没有找到方百花,一方面是方百花的躲藏技术,但更重要的是,朝廷刚刚才反应过来,六扇门的力量还没有最大程度的发挥出来,很快,方百花必定会被六扇门所追杀。”

    “大将军,那我们?”杜兴迟疑了一阵。六扇门现在还是最大的情报组织,就算是暗卫,就算发展的再快,恐怕也不是六扇门的对手。

    “救,自然是要救的,但是绝对不能让六扇门知道你们的存在,让乔郓哥亲自出手,凡是见到暗卫的人尽数斩杀,绝对不能让朝廷知道我们已经出手。”李璟想了想,决定还是让暗卫出手。

    方百花不能死,一方面李璟也不希望一个美女就这样死在追杀之中,二来,方百花无疑是连接方腊的重要棋子,方百花还在自己的手中,方腊就会按照自己的要求对付童贯。方腊让方百花来找自己,一方面是为了让自己帮助他,但是另一部分,未免不是想着托孤,一旦自己失败,方百花在自己这边安全还能受到保证。

    “是,属下一定会保证百花公主的安全。”杜兴好像知道李璟做出的决定一样,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

    “还有,派人去告诉方腊,一旦战败,不必和对方硬拼,西军作战凶猛,硬拼他手下的那点人马肯定不是西军的对手,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既然硬拼不行,那就是打游击战,南方水网众多,山林也不少,打不过的话,就化整为零,躲入山林之中,西军擅长的是阵地战,对于山林作战并不熟悉,他们一旦躲入山林之中,西军也不能将他们怎么样。”李璟想了想吩咐道。

    将西军拖在江南,不仅仅使得朝廷手中无兵可用,不能对自己出手,更重要的还是应付未来的局势。赵佶好大喜功,一心想要收复幽云十六州,答应了金国,进攻辽国,还不是因为手中有西军这样的精锐,现在西军被拖在江南,也许能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

    当然,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子,李璟也不能保证,只能是尽人力听天命,能不能改变靖康之难,而且还能让自己获得最大的好处,这才是李璟追求的。

    “就怕躲入深山之中,粮道受到影响,最后只能流落为山匪了。”杜兴正说间,忽然感觉到一道目光望着自己,赶紧将话收了回去,心中更是惴惴不安。

    “那就支援他们一些粮草,不能让他们饿着肚子和童贯厮杀啊。”李璟笑眯眯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