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二十七章 箭在弦上
    房学度来的时间很不巧,李璟的骑兵刚刚劫掠了一批粮草,望着官道上正在焚烧的粮草,房学度脸皮抽动,脸色却是差了许多,任何人看到这种情况,心情恐怕都不好。不过房学度还是忍住了。

    “李兄,多年不见,没想到你我是在这种情况下相会?”房学度望着李甫,面色复杂,拱手道:“恭喜李兄,贺喜李兄,终于走出来了。”

    “房兄,你不也是如此吗?只是这田虎就是你们关东盟选的人马?是不是太差了?”李甫笑呵呵的说道。双目中闪烁着一丝幽光,好像是在探寻着什么。

    “李兄以为田虎不行?”房学度哈哈大笑道:“更或者说,李璟才是心中的明主?”

    “最起码比你们的田虎好。”李甫摇头说道:“请吧!大将军已经等候多时了。房兄,看在你我相识一场的份上,我要提醒你,大将军的脾气不大好,有些话当说不当说,自己好生斟酌。”

    房学度拱了拱手,道了一声谢,才跟随李甫来见李璟,等见到李璟的时候,见对方年轻的模样,面色一愣,很快就平静下来,笑道:“晋王麾下房学度见过征北大将军。”

    “房学度?你来见本将军,可是田虎准备归顺朝廷了?”李璟似笑非笑的望着房学度,然后又笑道:“或者你前来,就是想跟我说,本将军要大难临头了?”

    房学度脸色顿时露出尴尬之色,很快就笑道:“大将军乃是聪明之人,想必也知道眼前的局势,大将军灭了田虎,固然可以升官发财,但是升官之后,面对的恐怕是朝廷的屠刀了,当今天子是不会让大将军执掌兵权的,朝中的奸佞也是不会让大将军继续活在世上的,大将军这次剿灭田虎,入河东,夺太原,踏阳曲,这一切都不是人臣应该做的,大将军认为朝廷的那些人会允许大将军继续留在人间吗?”

    “你很不错,能将我现在面临的局势说出来,只是,放在田虎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他要留下足够多的东西,不然的话,本将军又何必如此呢?”李璟点了点头,毫不掩饰自己的贪婪,说道:“粮三十万石,钱九十万贯,战马三百匹。”

    “不可能,就将是将晋王宫掏空也没有这么多。”房学度想也不想,大声说道:“大将军,干脆鱼死网破就是了。”

    “房兄,房兄,这漫天要价,坐地还钱啊!”李甫也为李璟的口气所惊呆了,但还是出来阻止说道:“房兄,大将军,既然大家都有共同的想法,什么事情都是可以商讨的。”

    “好,大将军,我军愿出粮两万石,钱十万贯。”房学度望着李璟,恨不得在李璟那贪婪的脸上抽上两个耳光,见过贪婪的,没有见过如此贪婪的,根本就是抢夺。

    “呵呵!”李璟嘿嘿笑了起来,指着房学度说道:“朝廷以后对我怎么样我不知道,只是征北军乃是我李璟一人所创,麾下兵马对我誓死效命,连田虎一个猎户都能占据五州,难道我就不能占据河东路?根本就不需要你们,房学度,你说呢?”

    房学度面色一变,只得改口道:“粮八万石,钱十五万贯。”

    “粮十万石,钱二十万贯,大军退出昭徳府。”李璟冷冰冰的说道:“若是愿意,我现在就去进攻晋宁府,放你们一条生路,若是不愿意,你我战场上见。”

    “好。”房学度见李璟的模样,知道李璟已经下定决心,不敢再分辨,赶紧点头同意,然后李甫又与他商议好了交易地点之后,这才放他离去。

    “大将军,这次田虎可是出了血了。”李甫笑呵呵的说道。

    “最后倒霉的还是老百姓。”李璟摇摇头说道:“这些钱粮最后还是不是落到老百姓身上吗?战争年代,最倒霉的还是老百姓。”

    “大将军,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李甫摇头说道:“只是现在我们进攻方向是哪里?难道真的放田虎归去?他手下的兵马可是精锐,一旦让其离开,以后想要进攻恐怕很困难了。”

    “先收了东西再说,这段时间将士们随我四处征战,都已经累了,连战马都没有好生休息,先找个地方休息一阵再说,索性的是现在整个河东路逐渐太平下来。”李璟想了想说道:“传我命令,让林冲领军进入昭徳府,将田豹赶出昭徳府,想必乔道清也会离开涉县的。”

    “洺州那里?”李甫有些担心的说道。

    “一个小小的张迪而已,梁中书如此连张迪都搞不定,那就没有必要留在大名府了,还不如回家算了。”李璟不屑的说道:“我的目标是河东路,可不是帮助他对付洺州的。”

    “是,我立刻让人传令下去。”李甫有些迟疑道:“现在关键的问题就是河东路和征北军的问题,若是朝廷借着机会肢解征北军,那该如何是好?”

    “不是给他们找了理由吗?林冲领军坐镇昭徳府,栾廷玉坐着晋宁府,高宠坐镇盖州,田虎还没有被消灭,若是朝廷来一下,田虎就会出兵。”李璟笑呵呵的说道:“我们要将田虎控制在我们消耗一部分力量就将其消灭,但是也不能太过于轻松了,养寇自重也是一门技术活。”

    “这?恐怕田虎要给气死了,大将军前面放了他一条生路,后脚就想着如何消灭他的有生力量了。”李甫面色古怪的望着李璟一眼。

    “叔父是怪我出尔反尔了?”李璟笑呵呵的说道。

    “那自然不是,对待敌人就不能老实。”李甫正容道:“更不要说此事关系到李家的兴衰成败,就算计策再怎么阴险狡诈,世人也不会说什么的!”

    “那就是了,叔父可以领部分兵马去交接粮草和钱财,田虎兵马众多,撤退肯定很慢,我到时候再去狠狠的咬上一口。”李璟笑嘻嘻的说道:“若是能让田虎只身逃走那是最好了,他手下还有乔道清和田豹的兵马,驻守一个威胜州绰绰有余。兵马再多,以后消灭起来就不大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