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七十二章 逆者亡
    “行军打仗自然是有大将军做主,我等乃是读书人,哪里能知道军中之事,将军行军打仗,这里面使用一些手段也是很正常的。”王璞虽然刚正,但绝对不是蠢材,这些人想干什么,他心中也是十分明白的,正是因为如此,王璞才不会轻易松口。

    “虽然如此,但是那些士绅有何过错,听说李乔能攻入榆社,也是因为榆社城中的士绅帮助的缘故,此人倒是很好,攻入城中之后,翻脸不认识人,转身就将士绅全部斩杀,甚至抄家灭族,真是欺人太甚。”中年人面色通红,忍不住大声说道。

    “对,对,想那梁氏等人死的是何等无辜,且不说,他们是不是真的勾结贼寇,实际上,大家都知道,他们乃是奉了朝廷之命行事,哼哼,真的说起来,这征北大将军到底是谁,还真是说不准呢?”旁边有人大声喧哗起来。

    王璞面色一变,朝一边儿子王穆望了过去,王穆早就是面色苍白,心中更是暗自后悔不已,一开始他看见许多人都来给自己的老子拜寿,心中还是很得意,但是现在才知道,这个拜寿恐怕是有另外的心思,分明是想着让自己的父亲出头找李璟的。

    “诸位,今日是家父大喜之日,今日不谈政事,只谈风月,只谈风月。”王穆知道事情有些不妙,赶紧站起身来,笑呵呵的说道。李璟是什么人物,手握十几万大军,猛将如云,加上一个李乔这样的凶神恶煞,说抄家就抄家,说灭族就灭族,王家也是大户人家,也是有些地位的,但是在强大的军队面前,根本那就没有任何抵抗力。

    “王老先生乃是河东士林之首,为我等所尊重,此事老先生若是不能出面,岂不是让天下人认为我河东路无人?”中年人有出言说道。

    “邢严,你让老夫出面真的是为了榆社血案之事吗?”王璞双目迸射出冷光,望着中年人,冷哼道:“李乔将军在榆社是杀了不少人,但是这些人前脚是大将军手下的人,后脚又帮助田虎大军打开了城门,这就是附逆,不要想着是朝廷的命令,朝廷真的下了命令吗?田虎背叛朝廷多年,占据州县,也不知道少了多少无辜的百姓,那个时候,你们怎么没有人反抗的,现在因为一个莫须有的朝廷命令,就附逆田虎,吵架灭族自然是应该的。”

    大厅内众人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大家都是文化人,说话就是讲究说三分,留七分。榆社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甚至大家都曾经接过朝廷内部人的书信,甚至也有心作出其他的事情来,只是因为此处太原,李璟兵马环绕左右,虽然有心,但不敢异动。这些人今日找上门来,不就是想着在其他的方面对付李璟,或者说是拖其后腿。

    这些家伙最擅长的就是舆论,只是这舆论不是一般人可以玩的起,只有那些名望高的人才可以。王璞在士林之中很有威望,所以就成了众人首选,当然这一切得王璞同意才是。

    “王老先生,我等读圣贤书,当忠于王事,这里面的问题大家都知道,只是朝廷不好下诏而已,现在李璟不过是秋后的蚂蚱,只要诸位再加点力气,李璟必死无疑。”一个尖细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只见一个白面无须的年轻人从角落处站了起来。

    “你又是什么人?”王穆冷哼哼的望着对方,他发现这个人自己并没有什么印象,显然并不是河东路有名的读书人。

    “尊驾,今日是老朽的寿辰之日,不过是邀请一些亲朋好友来聚一聚,并没有邀请诸位,得蒙诸位来临,老朽感激不尽,不过,既然诸位已经来了,也喝了一杯水酒,这寿宴也差不多了。诸位,请吧!”王璞望着老者,目光中闪烁着一丝疲惫,说道:“老夫也只是想教书育人,至于其他的一切,老夫并不想参与其中,更何况,大将军来到太原之后,虽然时间很短,但是可以看的出来,太原已经有了大治的迹象,整个河东路虽然还有田虎之流,但相信不久之后,田虎也必定会被大将军所灭,百姓安居乐业,我等也能过上太平日子,这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吗?老夫就不知道为什么诸位想着让大将军离开这里?难道大将军离开河东路,诸位的日子就好过了一些?”

    王璞苍老的面容上闪烁着一丝愤怒,众人却是面色阴沉,有的人低着头不说话,有的人却是面有不屑,大厅内一片沉浸,半响之后才见一个中年人说道:“老先生,李璟得位不正,大家都知道这是朝廷的命令,谁不会违背的。老大人乃是士林之首,当忠于天子,太原王家的名声才不会受到影响。”

    “王家只需要有清名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嘿嘿,我看诸位不是为了朝廷,而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吧!老夫虽然年纪大了,但有些事情,老夫还是知道一些的。你们当中有的人放印子钱,有的人欺行霸市,有的人强行买卖田地,霸占他人田产,有的人更是可恶,居然与辽国勾结在一起,大将军来了,诸位大概也能听到一点风声,所以才会想着如何逼迫大将军离开吧!”王璞看的出来,今日若是不说出点狠话,恐怕这些人还会继续下去。

    “老先生,这话说的恐怕有些不妥吧!”白面无须者看的分明,顿时有些着急了。

    “送客。”王璞心中一急,既然已经翻了脸,也就不要留面子了,顿时冷哼哼的摆了摆手,径自进入内堂,哪里还会理睬这些人。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诸位,家父心情不大好,还请诸位恕罪,恕罪,改日我一定会登门赔罪。”王穆见自己的老父亲已经离去,赶紧朝众人拱手,脸上堆满了笑容。

    “哼,没想到士林之首的王璞也是一个胆小怕事之人,我等算是见识了。”刚开始说话的中年人家王璞不上当,顿时冷哼了一声,说道:“只是你们王家若是以为李璟能在这里站稳脚跟,那就是大错而特错了。走,我们走。”说着猛的甩了甩袍袖,转身就走。其他众人见状,纷纷叹了口气,紧随其后,出了王府。原本一场热闹非凡的寿宴就这样冷冷清清的落下了帷幕。